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经营管理 > 正文

下一个“千年大计”在哪里?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2月24日 03:06:29

原标题:下一个“千年大计”在哪里?

其实不管“千年大计”还是“万年大计”,都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从而特别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

人类文明迄今不过几千年,进入科技昌盛的工业文明时代也不过200年,真到一千年以后,人类可能早就集体移民太空了,一万年以后,人类文明还存不存在都不好说。

就像“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并不是平均每100年才出现一次,1998年那种级别的长江大洪水,在1954年和1931年也都发生过,至于“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更是遇上过好多回了。

抛开文字游戏,直击问题本质,从我们已经提出的两个“千年大计”来看,所谓“千年大计”,指的是从整个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看,最为重视的某些地区。

不同时代,国家最重视的地区都不一样。

建国后,最重视的一直是京津沪三个直辖市和东北工业基地。

后期,国家的战略重点逐渐转移到西北西南内陆地区的三线建设上。

1980年后,中央、媒体和全国人民的关注焦点开始向各个率先试验改革开放的经济特区转移,最开始是深圳、珠海、厦门、汕头四个特区,然后是海南特区,再然后是浦东特区。

到了2001年入市后,中国全面对外开放,“特区”二字含金量快速下滑,各地方经济的内生动力开始逐渐强过中央给予的政策扶植。

最典型的是天津滨海新区。

天津滨海新区

2005年,天津滨海新区纳入国家发展战略,成为我国第一个国家综合改革创新区,被定性为“中国经济第三增长极”。

80年代开放的深圳和90年代开放的浦东,当时都已摆脱泥腿子的面貌,深圳开始有了赶超广州的势头,浦东也有了国际金融和航运中心的雏形,为了南北平衡,所以中央落子天津,希望在北方打造另一个浦东,也合情合理。

但此时整个中国也已经不是泥腿子,天津再靠单纯的政策优势,已经很难再造经济奇迹——或者说,为了打造这个奇迹,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今天从纸面上的GDP看,滨海新区无疑是天津最骄傲的掌上明珠,但代价是天津整个城市本身的边缘化。

民国时代,北京(平)土气,天津洋气,当时的天津之于北京(平),的确类似于上海之于南京的关系,经济体量一点不弱于北京。但新中国成立后,北京重新成为首都,而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决定了各种资源都会自动往首都聚集。

天津街头西式楼房

到了2005年,天津的城市体量已完全不是北京对手,天津最明哲保身的发展策略应该是把城市未来的发展方向往西北方向引,也就是往海河上游的北辰、武清方向发展,对接大北京都市圈,而不是往东南方向跑到离开市区40公里外的大沽口,举全市之力重新打造一个新城市。

要知道,天津主城区到武清只有20公里,武清再沿京津高速去北京,到七环20公里,六环30公里,五环也只有40公里,完全可以承接大量北京产业和人口转移。

天津周边地图

今天很多天津本地人都吐槽,过去这些年,天津在全国各大城市的人才资本争夺战中越来越边缘化,越来越缺乏竞争力,就是因为天津妄图以京畿卫戍之城的逼仄格局,同时打造两个超大城区,导致滨海和主城区几乎成了两个互不相干的城市,两地之间缺乏协同,只有竞争,远不是上海浦东浦西,或深圳关内关外可比,结果是天津本就不多的资源,那头因为市场作用,被不断虹吸到北京,这头因为政策作用,被不断虹吸到滨海。

有个天津小伙伴提问,天津武定区,位于北三县和廊坊之间,未来戏份有多大?

我回复:“天津居然沦落到要靠廊坊和香河蹭热度了……”

廊坊、保定、张家口,环京城市无一不想拼命抱紧北京大腿,唯独天津,因为傲娇的历史、直辖市的特殊级别和临海的区位优势,总想把自己从北京的阴影下拉出来,如果天津不是挨着北京,天津把发展战略引向海边,从“海港城市”变成真正的“海滨城市”,或许能成功。

北京周边地图

可惜这个“如果”不成立。

同时期,上海受天津刺激,也在距离主城区40公里外的南汇嘴搞了个临港新城,2009年上海把南汇区并入浦东新区,打造大浦东战略时,我第一次去临港新城采访,就很不看好这个新城——虽然所有基建都是一流的, 但离市区实在太远,都赶上跑一次苏州了,简直就是鬼城。

临港新城标志性的人工湖“滴水湖”,乍一看还是很漂亮的

2012年,由于长期人气不足,主要靠强行迁过去的大学师生维持人流,临港新城改名“南汇新城”,战略降级,从独立新城改为和松江新城、嘉定新城等同一级别的“独立辅城”。

直到2014年地铁16号线开通后,临港的人气才开始逐渐提升,但决策者居然很可笑地把这条线设定为“观光线”,结果经常人满为患,挤都挤不上去,这些观光座椅后来全部拆掉。直到今天,临港的人气也还是不足。

上海没有北京虹吸效应烦扰,本身就是长三角都市圈唯一龙头,倾全城之力打造一个远离主城区的新城都这么吃力,何况天津?

天津上海尚且如此,那些没事跑到距离主城区好几十公里的荒郊野外,硬说我要搞一个高起点大手笔新城的二三线城市,它们的新城未来命运如何,反正我是挺担忧的。

而最近的一个国家级的重大政策扶植,就是2013年始于上海的自贸区。

但当时中央就说的很清楚,第一个自贸区落户上海,不是中央给上海的优惠政策,而是让你先行先试。后来自贸区在全国遍地开花,去年海南更是全岛都被辟为自贸区,但各个自贸区发展水平截然不同,沈阳、营口那边的自贸区,和前海的自贸区能比吗?

说了这么多历史,就想告诉大家,现在已是2019年,中国在可预见的10年内,就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对一个城市或一个城市群的发展来说,有政策扶持当然是大喜事,但不再可能靠天上降下来一个得天独厚的政策,就能一夜之间,鸡犬升天。

城市本身的基本面,才是最关键的。

当然,房价的确是有可能因此被恶炒一波,鸡犬升天,但这背后不是机会,反而是风险。

理解了这个大背景,我们再来看,下一个“千年大计”,最有可能落户何处?

从平衡地区发展,大家排排坐吃果果的角度预测,只有两个可能。

一个是大上海都市圈。

为了分散北京负担,京津冀协同发展而出台了第一个“千年大计”,为了平衡粤港澳三地经济,大湾区协同发展而出台了第二个“千年大计”,第三个千年大计落脚在江浙沪的协同发展,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生活在珠三角的小伙伴没必要黑长三角,长三角的小伙伴也没必要黑珠三角,两地各有优势,也各有短板。总体上看,以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和近14亿人口的庞大体量,打造两个世界顶尖的都市圈绰绰有余。

长三角最大的优势在于,长江中下游平原和长江经济带所带来的腹地经济远超珠三角。

而长三角都市圈目前的整体经济体量,也强于珠三角,哪怕加入港澳地区,大湾区也还稍弱一点。

这次大湾区提出的范畴是9+2,对比长三角的11个城市(上海+江苏5个+浙江5个),两地2018年GDP表现如下。

可以看到,大湾区是三驾马车并驾齐驱,广深港三座中心城市就占据大湾区经济体量的65%,而长三角只有上海一家独大,加上苏杭,三甲也只占地区经济体量50%。

长三角城市群

比如都是以出口导向的加工制造业为主,都有强劲的县域经济,但是被称为“上海后花园”的苏州经济体量是被称为“深圳后花园”的东莞的两倍多。

而跃上“万亿GDP”大关的大城市中,大湾区里只有广深港,长三角却在上海身后,跟着苏州、杭州、南京、无锡、宁波5座城市。

所以从地区发展平衡角度看,长三角强于大湾区,大湾区又远远强于京津冀。

但大湾区也有长三角永远无法企及的巨大优势,那就是在一国两制前提下,随着粤港澳一体化建设,广东省对港澳的影响会越来越大,反之,港澳在对外开放上的特殊地位,又会给广东9市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粤港澳大湾区

有人说从“珠三角”到“大湾区”,无非是玩文字游戏,这我不同意。

虽然从自然地理上看,珠三角天然包含港澳地区,但过去我们提到“珠三角”,一般指经济地理概念,不包含港澳。

另外经济地理上的“三角洲”概念,出发点在大河腹地,如果要对比腹地,珠江当然不能和长江比,但“湾区”并不强调大河腹地,而强调湾区内的各城市互为犄角,自成体系,是典型的外向型经济。

之前世界上的三大湾区(旧金山、纽约、东京),虽然背后也都有河流,但都不是那种世界级的大江大河(尼罗河、密西西比河、恒河、湄公河等),所以湾区经济面向的不是广袤腹地,而是全球市场。

未来长三角如果也搞一个“千年大计”,从地理上看,天然就不适合叫“大湾区”,因为长三角城市群是以上海为中心,包含北边的长三角和南边的杭州湾两部分,从政治上看,南边已经有一个“大湾区”了,你再复制一个,自己都觉得气场上矮人一截。

当然,也不可能直接叫《长三角发展规划纲要》,那相比“雄安新区”和“大湾区”的创新概念,就太没新意了。

我觉得更有可能的叫法,就是去年江浙沪三地开始联合酝酿编制的《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

虽然规划还没最终出台,但从已经流出的方案来看,未来的“上海大都市圈”将包含江苏省的苏州、无锡、南通和浙江省的嘉兴、宁波、舟山、湖州,“1+7”。

早在2017年国务院批复的《上海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中就提到,上海要“从长江三角洲区域整体协调发展的角度,充分发挥上海中心城市作用,加强与周边城市的分工协作,构建上海大都市圈,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

其实就算不把“上海大都市圈”作为“千年大计”,从国家战略层面去推进,只是地方政府自己协调,由于上海是长三角唯一龙头,对周边的苏州、嘉兴和南通一直有很强的吸附力,只不过牵涉到跨省的资源调度,各种阻力会大一点,推进速度相对慢一点。

一旦上升为“千年大计”,省和城市的地方利益就必须让位于国家战略意志,以上海为中心的地区协同发展效率会有进一步提高。

当然,就像既不沿海也不挨着珠三角的肇庆最终也被纳入大湾区一样, 最终“上海大都市圈”会纳入多少周边城市还不能100%确定,但目前提出的1+7方案成型的概率非常高。

苏州和嘉兴紧邻上海,南通、宁波、舟山则和上海隔江(海)相望,尤其是杭州湾南岸的宁波,历史上和文化上和上海关系极为密切,和杭州却各种不对付,这几座城市必然入围。

无锡虽然不与上海接壤,但在经济和文化上也一直更倾向于和上海抱团,而非南京。

唯一有点悬念的是湖州,因为湖州下辖的德清县和杭州非常近,距离杭州绕城不过10公里,余杭限购后,德清成了很多杭州人买二套房的首选,所以把湖州纳入的话,杭州肯定不是很情愿。

但如果苏锡都纳入,则湖州也只能一起纳入,这样才能保证环太湖都被纳入上海大都市圈,确保对太湖地区的发展进行统筹规划,确保太湖成为上海后花园。

这样的规模,要比传统意义上的长三角都市圈更小,更别说把扬州、台州甚至安徽都算进去的泛长三角了,目的是为了减少摩擦,在相对较小的范围内,进一步深化互联互通的一体化协调发展。

大湾区9+2的面积是5.6万平方公里,大上海1+7的面积是4.9万平方公里,人口都在7000万左右。

这种规模相对较小的方案,一方面保证了杭州和南京这两个省会发展的独立性,另一方面也给两个省会预留了一些完全听自己使唤的“小弟”(绍兴、镇江、常州),最大的输家应该就是常州了,苏锡常历来属于同一经济文化板块,但常州经济相对最弱,未来被上海“抛弃”,就真的很尴尬了。

另一个“千年大计”的可能性,就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第四级”。

前三极已毫无争议,但第四级一直没有明确说法,所以各地都在暗中角力,最搞笑的是我看到广西北部湾都在鼓吹我们是中国经济增长第四级…

其实中央认可的“第四级”只可能是已经确立的中西部地区的“国家中心城市”,从而维持沿海三级和广大内陆地区之间的平衡。

目前已定性的国家中心城市有9个,除了沿海的北上广津,还有重庆、成都、武汉、郑州和西安。

这些城市都在争取第四级,比较有竞争力的是成渝都市圈、大武汉都市圈(有时拉上长沙、南昌,也叫中三角都市圈)和大郑州都市圈(也叫中原都市圈,把河南中北部几乎都囊括进去),西安貌似没啥希望。

力哥个人一直认为成渝都市圈最有可能成为“第四级”,也是下一个“千年大计”在中西部地区最有力的争夺者。

成渝都市圈

武汉虽然自身很大,但对周边小城市的虹吸效应太强,不像长三角或珠三角的四处开花,各有特色,武汉距离长沙和南昌也都在200公里以上,还分属三个省,尤其是长沙经济也不弱,不太可能愿意唯武汉马首是瞻,三地很难形成分工密切,协同发展的第四级。

作为中国人口第一大省的省会,郑州在强省会战略指导下,近年崛起速度也非常快,而且也没有跨省协调问题,但整个河南的经济底子相对较弱,郑州本身的经济也还不够强,再说郑州位于四方通衢的交汇要道,把郑州立为“第四级”,一直和郑州暗中较劲的武汉、西安都会一百个不服气,而且郑州距离雄安较近,在华北平原上设两个“千年大计”,也不符合中央一贯的地区平衡战略。

把成渝立为“千年大计”,优点有三。

一是在西部,距离沿海三大都市圈都很远,能成为带动整个中西部地区发展的引爆点。

二是除了京津冀,这是唯一有两个国家中心城市的都市圈,其他都市圈都无法企及。

三是成渝之间距离不到200公里,虽然深处内陆,不像沿海都市圈能很方便地发展外向型经济,但相比武汉和郑州,更容易形成双核驱动的城市群效应。从大湾区规划设立“四个中心”的案例来看,不希望一城独大,虹吸四方,各大城市之间能协同发展,更符合国家战略意志。反过来说,正是因为成渝之间各种互相不对付,所以也更需要国家层面统筹规划,加强两地合作。

以上,就是我对下一个“千年大计”的预测,希望对大家未来的职业生涯规划和置业规划,能有所启发。

最后再次表达一下我旺盛的求生欲:祝愿伟大祖国繁荣昌盛,各地区人民都能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