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经营管理 > 正文

退盟不“断交”,南航抛开东航组建“天合伙伴”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12月25日 15:11:28

原标题:退盟不“断交”,南航抛开东航组建“天合伙伴”

(观察者网讯 文/一鸣 编辑/尹哲)在经过一年的“过渡期”之后,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航”)在平安夜正式公告了和天合联盟“分手”的消息。不过,“退盟”的同时,南航却继续保持着和原天合联盟大部分成员的的“伙伴”关系。

退盟“不砍”合作

12月24日,南航发布公告称,将于2019年12月31日完成离开天合联盟各项过渡工作,自2020年1月1日起正式退出天合联盟。

不过,退盟后合作却仍在继续。南航在其公告中称,通过双边合作方式与天合联盟成员航空公司继续保持原有代码共享合作,与天合联盟成员厦门航空、法国航空、荷兰皇家航空、达美航空、大韩航空、中东航空、捷克航空、中华航空、越南航空、欧罗巴航空、阿根廷航空、意大利航空、俄罗斯航空和沙特航空继续保持常旅客合作。

南航还给了这些航司一个好听的名字“天合联盟合作伙伴”,公告指出,南航明珠俱乐部会员乘坐“天合联盟合作伙伴”航班将继续享有里程累积、兑换及精英会员服务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航列出的14家“天合联盟伙伴”中并没有中国另一航司巨头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航”)的身影,其它没有被列入的天合联盟成员还包括墨西哥航空、罗马尼亚航空、肯尼亚航空以及印度尼西亚鹰航。

除了继续和部分原天合联盟成员保持合作,南航还与美航、英航、芬兰航、阿联酋航、卡塔尔航、澳航、日航等开展双边代码共享合作。南航与美航已于2019年3月20日起开展常旅客全面合作,与英航于2019年12月17日签署联营合作协议,常旅客合作也将于2020年6月上线。

南航“单飞”

在正式退出天合联盟后,南航并未如之前外界猜测的那样加入其他联盟组织,而是宣布启用“南航优享CZ Priority”服务品牌,取代“天合优享SkyPriority”,确保公司的金、银卡会员以及天合联盟伙伴Elite/ElitePlus会员搭乘公司的航班时享受的权益不变,包括优先值机、优先行李、优先登机、享用贵宾休息室等。

据了解,航空联盟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海外航空公司先后成立了星空联盟、寰宇一家和天合联盟。航空联盟普遍约定,同联盟成员航空公司在主要机场进驻同一航站楼运营,共用机场设施,如值机柜台、行李设施、中转柜台、休息室和办公区域等,共用航线网络及停机位。

展开全文

航线网络上,建立协调一致的定期航班,单张机票可搭乘联盟其他航空公司的航班,而且在对旅客服务质量上力求协调一致。

中国国航在2007年加入星空联盟,同年南航加入天合联盟,而东航则在2011年也加入了天合联盟。

虽然南航和东航同为天合联盟成员,但东航与联盟内公司法荷航、达美等合作更为紧密,实现了航线合作和交叉持股。南航在联盟中则显得单打独斗,为了提高自身在中美航线的竞争力,南航与美国航空实现跨联盟合作,2017年3月,美国航空以2亿美元购买了南航2.76%的股份,双方在中美航线市场份额占比达到20%。

2018年11月,南航宣布将不再与天合联盟续签合作协议,并设定从2019年1月1日起的一年过渡期,以确保对旅客和合作伙伴的顺利过渡。

今年6月,南航董事长王昌顺在股东大会上表示,“过去天合联盟对南航的贡献占5.1%,南航交钱是最多的,但享受的政策有限。”同时,联盟限制很严,在联盟内南航与美航、卡塔尔航空等进行协同合作不被允许。“退了后,我们国际化业务将发展得更快。”

当时南航副董事长马须伦同样否认了南航会加入其他航空联盟的说法,当时马须伦表示,“让我们多自由一段时间吧。”

此前,在首尔举行的CAPA航空会议上,南航国际合作部总经理吴国翔同样表示,南航“可能在未来几年内”仍将保持独立状态,不加入航空联盟。

据《南华早报》报道,吴国翔当时称:“南航是亚洲最大的航司,为了实现南航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将与多家航司建立双边合作关系。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南航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航司,在合作伙伴关系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弹性空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