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商旅 > 正文

比起野生动物大迁徙,这场水中大迁徙更是惊心动魄!

2018年01月15日 10:37:43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阿拉斯加是是美国最大的州、世界最大的飞地地区,原属俄罗斯,因火山、冰川、极光等为闻名于世。这里是北美洲遥远的西北角,是一片广袤的冰封雪覆的疆域。其东接加拿大,南临太平洋,西隔白令海峡与俄罗斯相望,北边即是终年封冻的北冰洋。差不多有一半的面积处在北极圈内,这里聚集着全世界半数以上的活动冰川,在每年6月至9月的夏季时段是赴阿拉斯加旅游的黄金时段,因为夏季是阿拉斯加最舒适宜人的季节。我踏上阿拉斯加不为别的,只为了这里一年一度的世界自然界奇观—鲑鱼大洄游而踏上这块神奇美丽的土地………

  自然界的一场水中大迁徙

  迁徙,是大自然很多动物生存的本能,鸟类、哺乳动物迁徙不少举世闻名,不过鱼类也迁徙,您很少听说吧?事实上鱼类不叫迁徙准确的说应叫”洄游”。不过鱼类中迁徙名气最大的非美国阿拉斯加大马哈鱼(又叫鲑鱼,俗称三文鱼。)莫属。鱼类的迁徙,是因季节、繁殖和寻食等因素导致周期性迁移。大马哈鱼类是洄游鱼类,绝对多数出生于淡水之中,不远千里迢迢返回大海成长繁殖,成熟后又义无反顾回到生育它们的故乡,一路艰辛,危机四伏,不少没有到达目的地便已落入天敌口中,但丝毫阻挡不了大马哈鱼类的生殖洄游。特别是北美的大鳞大马哈鱼洄游已闻名世界,海中的天敌海豚、虎鲸追逐杀戮不断,河流上游的棕熊不及待等待一年一度的盛宴,白头海雕、北极鸥虎视眈眈,可以说,大鳞大马哈鱼洄游堪与非洲大迁徙想媲美。

  在阿拉斯加,大鳞大马哈鱼被当地人称为“王”,大鳞大马哈鱼迁徙也是王者之旅。这是美国资源最少的一种鲑鱼,但又是五种太平洋鲑鱼中个体最大,价格最贵的品种。大鳞大马哈鱼产于北太平洋,分布在从美国和加拿大的育空河到我国沿海以及美国萨克拉门托河的海域,具有很高商业价值。大鳞大马哈鱼为产卵从海洋游入江河。鱼苗和幼鲑阶段时,在江河生活一两年,两三岁的成鲑便游回海洋。大鳞大马哈鱼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是生活在海水中的,最后再游回它们出生的河流产卵,完成生儿育女的使命。

  不过它在迁徙过程中天敌较多,不少大鳞大马哈鱼都成为水鸟、棕熊、狼、肉食性鱼类、海豚、虎鲸等猎物。大鳞大马哈鱼的洄游正是北美棕熊的一年一度盛宴,也是这些大型食肉动物最好的时光,成群的北美棕熊聚集河流附近,捕食逆流而上的大鳞大马哈鱼,北极鸥也趁火打劫,白头海雕更是轻易捕食到肥美的佳肴,北美的狼群也抓住这难得的机会美美捕食这些珍贵的美味,可以说,大鳞大马哈鱼的洄游让北美育空河一下热闹起来,生机勃勃,成为一道最靓丽的风景。

  走进“熊之国”--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之行无论是坐豪华邮轮走马观花的享乐派,还是背包帐篷,“深入不毛”的探险族,人们都把“看熊”两字挂在嘴边。可以说,没有看到熊,等于没到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在美国被被戏称为“熊之国”。在该州第一大城安克雷奇一下飞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如“哼哈二将”矗立在候机厅里那两只一白一棕,高近3米的巨熊标本。在这片面积达160万平方公里(同中国的新疆相若)的高纬度的大地上自由自在地生活着3万多只熊,而全州人口不过区区60万。 “熊口”和人口之比高达1:20,为美国各州之冠,想来在全世界也是名列前茅。阿拉斯加共有三种熊:棕熊,黑熊和北极熊。棕熊的足迹遍布全州,黑熊和北极熊则以北冰洋沿岸为“楚河汉界”其南边的广袤山地森林和苔原都有黑熊出没,而北面的皑皑冰原则是北极熊称霸的王国。

  观熊,即在自然环境中观察完全野生状态下的熊的活动,从来都是阿拉斯加旅游最刺激的“卖点”,最经典的莫过于入夏之后交溪流边看熊捕鲑鱼了。旅游手册提及的观熊地点有好几处,其中位于卡特麦国家公园的布鲁克斯河由于发现频道在那里拍下了“跃鱼入熊口”的奇观而名噪一时。不过游客大批慕名而来。

  来到阿拉斯加后,我终于确定了目标,那就是深藏在阿拉斯加东南部峡湾航道东侧的安安溪。该地被权威的旅游丛书列在阿拉斯加观熊胜地的首位。我别无选择地调整了整个阿拉斯加行程来迁就安安溪之行。在耐心的等待几天后,我终于登上峡湾航线的渡轮,清晨航经阿拉斯加首府Junerau,傍晚时分靠上了沐浴在夕晖中的的码头。这是一个依山傍海的的宁静小镇,居民仅2300人,不通公路,对外交通全靠每天途径这里的渡轮和客机各两班。次日早上坐上汽艇,导游是一位壮实的中年女士,一身越野便装,脸上挂着淳朴的微笑,只有她手里提着的那枝枪筒闪亮的猎枪才提醒我们一个激动人心的旅程将要展开。阳光在白云间时隐时现,快艇在倒影着青翠岗峦的平静的水面上犁出三道不断延伸的雪浪,站在艇尾的甲板上,峡风卷着引擎的吼声和纷扬的水沫扑面而来。感觉不象在海上,而是在长江边的小三峡。经过几番“山穷水尽,峰回路转”,大约一小时之后,汽艇慢慢地靠向一处石滩,石滩后面高耸的云杉林下闪出一块醒目的黄色航标,一座深棕色的小木亭和一位头戴宽沿帽身着墨绿色制服卫士模样的青年人映入眼帘:安安溪到了。

  踏上安安溪,周围的一切都那样清新纯净,纤尘不染,连空气都沁人肺腑地清甜。几乎见不到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仿佛置身伊甸园。抬首仰望,一棵棵挺拔的云杉在半空中伸展着姿态飘逸的横枝,丝丝缕缕的松萝如仙翁髯须垂挂枝头;环视四周,柔枝细叶,疏影横斜的蕨类植物优雅地点缀在林间;俯身细察,厚厚的青苔如一张起伏的巨大绒毯,细如针尖的嫩芽在斑驳的阳光下纤毫毕现。潺潺水声和咿呀鸟鸣,引导我们的目光穿过杉林,隐隐见到右边一个天光云影的小湖上白鸥点点。

  从小径拐过一个弯,紧贴着那条名叫安安溪的溪流向前延伸。这回可以看清溪谷有大约二三十米宽,溪水呈现一种少见的墨色,水面处处泛起淡淡的黑光,不时有一片恍惚的黄光闪过。我想,现在正是鲑鱼洄游产卵的高峰,那黄色的该是鱼群了吧。我举起照相机对准水面,将焦距收到最近,半按快门对焦,取景框里的画面顿时清晰了。哇,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那染黑了整片溪水的竟是一大群挨挨挤挤靡集蠕动的鲑鱼,露出水面的点点黑光全是一条条攒动的鱼脊,而只有那黄色的闪光才是鱼群稀薄处露出的溪床。此时的安安溪与其说是水的溪流,不如说是鱼的溪流。“过江之鲫”完全无法形容“鱼溪”的壮观。一股腥膻刺鼻的气味将我的思绪拉回安安溪的小径,一摊新鲜的黑色熊粪端端的落在木板小径的中央,仿佛提示着此处主人的身份。“停止”,导游扬手发出了指令,前面大约十几米处,一头壮硕的黑熊正从右方不疾不缓地迫近小径。虽然人多势众,又有护卫,毕竟是第一次同熊在野外近距离遭遇,多少有点紧张。我举起相机,在黑熊越过小径的时心跳手抖地按下快门,我知道那是一张聚焦不准的照片。

  大约半小时,我们行完了800米长的林间小径,登上一个围着护栏的木板平台,平台建在溪边的斜坡顶上,凭栏俯视,整个溪谷尽收眼底。上游宽阔平缓的河床在此处被两岸的峭壁收束至宽仅十米的激流,浑黄的溪水咆哮旋转,在累累的巨石间跌宕而下,形成了斜长约30米,落差十多米的跌水瀑布。瀑布下的波峰浪谷间一条条黑色的鲑鱼昂首摆尾,奋力跃起,如鲤鱼跳龙门。下游河床展宽,水流稍缓,溪岸散布着了两三米见方的巨石。巨石之间的孔隙就是熊们来往溪边的通道了。导游介绍,安安溪生活着大约40头黑熊和几头棕熊,黑熊捕鱼是司空见惯的,有时也会见到棕熊的踪影,最幸运的是目击母熊带着幼熊的场面。我们祈盼着能赶上好运气。

  果然,不一会儿,黑熊们就先先后后赶赴“鲑鱼宴”。在瀑布下50米左右的河段里,每只黑熊似乎都有各自钟情的捕猎点,好象在餐桌对号入座。溪畔伏击是黑熊捕鱼的主要方式。它们有的潜伏在溪边的石隙中,有的站在临水的岩石上,都紧盯脚边的滚滚鱼流。它们瞅准时机,两只前爪“噗通”扑入水中,伸出长嘴一下子咬住鲑鱼,然后淋漓地甩出水面。

  不过,并非所有的黑熊都是成功的“渔夫”,我们曾经眼看一只黑熊在溪边“爪忙脚乱”地折腾了几乎二十分钟还是一无所获,最后总算是侥幸地用熊掌拍住了一尾搁浅在石缝中挣扎的鲑鱼。黑熊一旦得手,大多会匆匆离开溪边,钻入石缝或树丛,好象唯恐它“熊”来分肥。有趣的是,观熊平台下的一角竟被一头黑熊当作秘密餐室。我们眼看着它口中横衔着一条鲑鱼一路上坡,悉悉索索地穿越我们脚下一板之隔的平台,来到一棵大树和平台桩脚之间的隐蔽处。只见它一屁股坐下,自顾自捧着鲑鱼埋头大嚼,完全无视近在咫尺游客们的脚尖和对准它狂拍的长枪短炮。

  如果说黑熊有股“盗匪之气”,那么棕熊的登场就显出“贵族派头了”。棕熊的身躯比黑熊高更大,背部鼓出一个显眼的肉峰,一身油亮的棕色皮毛显得华贵不凡。棕熊捕鱼不是在近瀑布的溪边“守株待兔”,而是到下游稍远的溪水之中“探囊取物”。有时,棕熊会站在浸没四肢的浅水中,一探头就从眼前如传送带般川流不息的“鱼流”中衔起一尾活蹦乱跳的大鱼来。有时,棕熊干脆直立或泅浮在深流之中,只把半个脑袋露出水面,一张口就用利齿直接叼住游过嘴边的肥鱼,易过在自家的雪柜中拿取食物。我曾经数过,有一头棕熊在30分钟内竟连续擒获11条鲑鱼,平均不到三分钟一条。棕熊吃鱼就也不象黑熊那样藏藏掖掖,而是即刻在在溪流中间或溪边的岩石上“旁若无熊”地将捕获的鲑鱼破膛开肚,“就地正法”。

  熊鱼相博的精彩瞬间展露无遗。饿“熊”扑食的一刹那,目光如炬,牙尖爪利,水花四溅。鲑鱼的生命力极其旺盛,即使不幸落入熊口,也必然翘首摆尾竭力挣扎,就是膛破肚开,甚至身首异处,鱼尾还在啪啪地颤动。如何享用在口中挣扎的湿滑鲑鱼,熊自有一套章法。它首先衔住鱼头或鱼尾,将鲑鱼的一端垂放在岩石上,用一只前爪按住,然后吐出另一端,再用另一只前爪按住。如果发现猎物是雄鱼,它就会扫兴地拨入水中。如果是雌鱼,就咬开鱼腹先舔食那一团肥美的鱼子,再撕开整张鱼皮吞下,最后咬下鱼头。吃到得意之处,熊常常摇头晃脑抖落一身水珠。大半截粉红的鱼肉常被弃置,成为久候一旁的海鸥你争我夺的战利品。

  熊的挑剔其实是并不同于人类的“食不厌精”,而是应对严酷自然环境的选择。阿拉斯加一年中有8-10个月被冰雪覆盖,气温会降到摄氏零下50度,熊的冬眠期长达4到6个月。要想挺过漫漫寒冬,熊唯有在入冬前吃得腰肥肚圆,积蓄尽量多的脂肪,所以在“鲑鱼大餐”中脂肪含量最高的鱼子和鱼皮成为首选。不过,假使它们那些生活在阿拉斯加中部和北部以野果为主食的同类们目睹如此“奢华”的吃法,恐怕一定会感叹“同熊不同命”吧。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