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人民币离贬值还很远

华股财经 2008年07月21日 11:34:2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张燕
字号:T|T
    近日,麦格理证券中国经济研究部门主管许保罗(PaulCavey)就经济增长、货币政策、热钱流动、人民币升值速度等多方面问题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电话专访。

  货币政策仍然较松

  《第一财经日报》:自去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美国经济的坏消息频传。美国5月份失业率从5.0%大幅飙升至5.5%,创下22年最大单月升幅。如果美国经济走向衰退,会不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外部冲击,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会不会因此放缓?

  许保罗:担心增长速度放慢是多余的,出口增长率下降会影响到东部的一些省份,但是由于较松的货币政策,国内需求可以维持在较高水平。出口的确会出现一些变化,可是一定情况下通胀会拉动经济,会带动国内的需求,因此没有必要担心中国经济会变弱。

  2003年,中国60%的固定投资增长集中在东部,现在60%集中在中西部。固定投资的引擎与出口关系不大,和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关系密切,而由内需拉动的中西部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迅速。

  《第一财经日报》:今年1月至5月居民消费价格同比涨幅介于7%~9%之间,远高于4.14%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实际利率为负将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许保罗:负利率会刺激中国的经济,有些人认为通胀很高,很担心中国经济下滑,其实应该相反,负利率刺激经济的增长,这并不是因为经济基本面很好,而是因为货币政策太松。最初,通胀其实会拉动经济增长,因为利率跟不上通胀率,从而刺激经济增长。从历史经验来看,中国控制通货膨胀的政策反应存在时滞。在这样的情况下,负利率会存在一段时间,经济增长比较强劲。

  《第一财经日报》:今年央行已经五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至6月底存款准备金率达到17.5%。另一方面,今年利率一直维持不变。你如何评价升息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抑制通胀的效果?

  许保罗:货币政策还是不紧,货币政策还是比较宽松的。中国要控制通胀最重要的手段是升息,但是因为已经有很多热钱进入中国,升息很困难。存款准备金率对于抑制通胀有贡献,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通胀是太多钱追求太少的东西,是一种货币现象。货币可能通过银行贷款产生,也可能是消费者开始花钱。在贷款方面,管理层主要采取的是行政手段,行政手段可能短期有效果,但是时间一长效果就会减弱;在消费方面,负利率鼓励消费者花钱,除了提高利息,政府没有很好的手段来控制他们花钱。

  人民币离贬值还很远

  《第一财经日报》:自2005年7月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已经达到了17%。人民币的长期缓慢升值吸引了大量热钱流入。你认为人民币以什么样的速度升值,才能减少对热钱的吸引力?

  许保罗:如果有人认为人民币会升值,那么会有更多的热钱进来。到现在为止,缓慢升值是会鼓励更多热钱进来。如果升值比较快,他们没有机会去投资。人民币升值速度面临两种选择,第一个选择是人民币不升值,另一个选择是人民币升值很快,“中间道路”很难,因为那样很多人看到有机会赚钱,他们也有时间去投资,所以就把热钱汇进来。既然中国选择了升值,速度必须比较快。

  《第一财经日报》:热钱通常被定义为具有很强的趋利性、流动性的短期资金。你认为未来什么因素会让这些热钱流出?

  许保罗:未来热钱流出是不能避免的现象,总有一天它们会离开,问题是什么让它们离开。第一种可能是,人民币升到大家认为足够的程度,没有钱可赚;第二种可能是,如果国内通胀比较高,公司成本增加,中国竞争力变弱,投资者对中国的信心降低。无论是哪种情况,热钱流出是必然的,不管资本管制有多严格。

  《第一财经日报》:近期越南经济状况让人担忧,越南5月份通胀率超过25%,贸易赤字也在不断扩大,越南盾出现了贬值的迹象。中国与越南的经济有没有相似之处?现在国内有一种说法,人民币存在贬值压力,你对这种观点怎么看?

  许保罗:中国和越南存在一些相似地方,但是差异也比较大。越南更像1994年的中国,而不像2008年的中国。越南经济是明显过热,通胀很高,贷款增长率很快,贸易赤字在不断扩大。有的人根据越南情况认为人民币也会贬值,不只是国内的人而且国外的人也会这样想。现在中国人开始投资海外,人民币的确面临一些贬值压力,问题是中国距离这一天还很远,不是明天,也不是明年,因为中国的基本经济情况仍然良好。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