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企业改制:阵痛过后重获生机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18日 10:39:38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罗寿博
字号:T|T

  改革开放之初,内蒙古一批“能人”抢得先机,开始了自主创业的历程。但回顾内蒙古的一些企业从诞生到发展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得益于与“公”沾边的最早开始实行转制的一批企业不仅生存了下来,而且发展壮大,有的甚至成为知名企业

  内蒙古企业改制:阵痛过后重获生机

   不同性质的转制

   1988年,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上,当企业承包经营制开始在国有企业实行时,时任原伊盟乡镇企业处领导干部的张双旺毅然辞职下海,从承包伊盟乡镇企业开始,从实践到摸索,从失败到成功。到1990年10月,伊盟乡镇企业公司正式更名为伊盟煤炭公司,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1996年9月,正式组建成立伊盟煤炭集团公司。从最初的5万元的承包费、21个人,张双旺和他的公司用了9年的时间,完成了企业经营性质的转变。

   同一时期,原伊盟羊绒衫厂也为企业的改制画上了句号。1982年王林祥出任原伊盟羊绒衫厂厂长,他以补偿贸易的形式从日本引进技术和设备,开创了内蒙古易货贸易的先例,同时结束了原绒出口的时代。1991年,王林祥毅然成立了以羊绒衫厂为龙头的集团公司,结束了无毛绒出口的历史。20多年过去了,伊盟羊绒衫厂已发展成为跨行业、跨地区、跨国经营的鄂尔多斯集团。

   实际上,就在鄂尔多斯集团改制成功的时候,内蒙古还有115户国有大中型企业在发生亏损。内蒙古开始对亏损企业实行外引内联,兼并重组。据统计,这一时期先后有呼和浩特市制药厂、乌海化工厂、查干诺尔天然碱化工总厂,分别被吉兰泰盐化集团、伊化集团、鄂尔多斯羊绒集团兼并重组后走出困境。严重亏损、扭亏无望的内蒙古第一毛纺厂、第二毛纺厂等45户企业,依据《破产法》实施了破产。呼和浩特亚华水泥厂、友谊服装厂通过与香港企业合资,实施股份制改造,实现了扭亏。集宁拖拉机制造总厂、原伊克昭盟纺织工业和扎兰屯面粉厂采取抵货返租、资产置换等形式走出困境。

   发生在鄂尔多斯地区的企业转制行为具有典型意义,用内蒙古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姜月忠所长的话说,1987年到1990年,以建立企业内部管理责任制为重点,内蒙古开始推行承包经营责任制和厂长、经理负责制的时候,内蒙古的大多数国有企业人浮于事,竞争力不强。

   1958年建成的原内蒙古第二毛纺织厂从建成的那天起,就是一家典型的国有企业,1982年以补偿贸易的形式引进成套反映当时世界先进水平的毛纺织染色设备和先进技术。后来“二毛”又“嫁接”了一个合资企业??内蒙古青松制衣有限责任公司,“青松”是典型的“三资企业”,“青松”当时注册资本为445万美元,其中,“二毛”占40%股份,日本3家企业占49%股份,一家香港企业占11%股份。“青松”30%的原料由“二毛”提供,产品以外销为主。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次合资办厂,迅速使“二毛”的主体性质发生了改变:那时候“青松”不到500人,创造利润1000万元;而“二毛”职工超4000人,创造的利润仅仅为130万元。后来,“二毛”又倾其所有与日本一家企业创办了“青鸟”毛纺织有限公司,之后,“二毛”整个折股投入与日本方又建了一个合资辅料厂,生产“仕奇”牌西装。事实上,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二毛”破产,“青松”已名存实亡。但作为知名品牌,“仕奇”向外拓展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呼和浩特市委书记韩志然在一次公开场合上说,内蒙古的几大毛纺厂,通过企业改制,一批企业被兼并,一批企业倒闭,一批企业生存了下来,这符合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也与改革开放企业转制的大环境相适应。

   转制在摸索中前行

   从1979年到1982年的4年间,内蒙古国有企业在尝试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方式失败后,于1982年6月开始以规范国家与企业的分配关系为核心,实行两步利改税改革。通过改革,这一时期企业的自主权有所扩大,利润留成和多种形式的经济得到建立。但也出现了国家和企业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

   据了解,这一时期的“利改税”是对企业的实现利润,采取先征收一定比例的所得税和地方税,税率达到55%,然后对税后利润采取多种形式在国家和企业之间进行分配。第一步利改税实行后,内蒙古起始就有3091户国营企业开始打破企业吃国家“大锅饭”的局面。但企业自负盈亏的目标却难以实现。于是,1984年11月开始,实行第二步利改税,为完全以税代利时期,从国家角度试图理顺并规范国家与企业的分配关系,但由于体制改革不配套等原因,难以做到平等税赋。特别是调节税的设置反倒使第一阶段改革中的“苦乐不均”和“鞭打快牛”的问题更加突出。

   从包头市原达茂旗稀土选矿厂的改制过程我们就可窥见很多企业改制的端倪:诞生于1989年的这个稀土厂,先后经历了承包制、股份制改造、拍卖等一系列改制过程,期间,承包经营责任制度以“包死基数,确保上交,超收多留,欠收自补”为基本内容,它使企业的权责利紧密结合,能够调动一定的积极性,但在实际操作中,企业出现了“以包代管”现象,最后“肥了方丈穷了寺”。

   同样的情况在其他企业发生后,国有企业被正式推向市场。随后,内蒙古企业改革主要围绕公司化改革、企业集团组建、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优化资本结构城市试点、资本运营城市度等五项企业改革展开,目标是建立“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

   然而,一批劳动密集型企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1996年,内蒙古第一毛纺厂曾经被列为内蒙古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试点单位,在完成了改革试点方案后,“一毛”的深层次矛盾并没有得到解决,直到2000年内蒙古从280户国有大中型企业中确定的70户企业全部完成了公司制改造,初步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后,国有企业的一些深层次矛盾才慢慢得以解决。当时的呼和浩特、包头、乌海、赤峰4个工业城市,通过兼并破产等形式,冲销银行呆坏账准备金40亿元,降低了企业负债率近20个百分点。

   紧接着,内蒙古电力二次厂网分开后孕育了3家资产超过百亿的电力企业,中海油重组,天野化工、包钢和二冶公司分离重组等一批关系地方经济发展全局的重大问题相继得到解决,标志着内蒙古国有企业改革发展跃上一个新的台阶。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