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凳子山村小:八年前村民们的重要决定润泽着它的干渴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15日 14:59:21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孩子们这样喝水,不会让水洒出来

  常年缺水的云南省禄劝县则黑乡凳子山村,其实是有两个水源点的。

  一个在四组,有两三个月都是干涸的。其他时候,一天24小时不断也只能接不到30公斤水。

  另一个水源点在凳子山村小座落的三组,水量比一根筷子粗一点,除了最旱的时候,平时倒是很少断流。

  但是,所有的村民都宁可每天到四组排队等候,甚至翻过一个山头到邻村找水,也绝不会打三组那个水源点的主意。这一切,都缘于八年前村民们的共同决定――这里的水再旱都不能动,全部要留给村小的孩子们!

  8月9日,浙江在线爱心小分队将网友捐赠的物资送到了凳子山村小孩子们的手里。同时,从凳子山村小校长鲁明的口中,我们听到了八年前这样一个感人的决定。

  虽然,这些水尚不能完全保证学校的正常运转;虽然,旱季时孩子们仍然因为没水喝而嘴唇干裂……

  孩子们聚集在小操场上,前面便是浙江在线爱心小分队带来的网友捐赠文具

  孩子们领到了网友捐赠的学习用品

  前些天难得的一场大雨冲垮了边坡,从昆明前往禄劝县则黑乡的公路塌方。绕行了40公里、颠簸了近9个小时后,8月8日晚7点多,浙江在线爱心小分队终于将网友捐赠的爱心物资运抵云南省禄劝县则黑乡凳子山村。

  9日一大早,孩子们聚集在了村小简陋的小操场上。

  操场分为内外两部分,中间一道围墙相隔。

  内操场是孩子们升旗仪式、开校会以及上体育课的场所。

  外操场没有硬化,却是孩子们最常光顾的地方,那里有一张水泥砌成的乒乓球台,还有学校唯一的一个水龙头。平时渴了,孩子们就会到这里来喝水,水流拧成比筷子还细的一线。

  “不能开大,开大了水会从嘴巴边边漏出来,浪费!”8岁的男生尤超说。

  书包、作业本、铅笔、橡皮,以及跳绳、羽毛球拍,一一分发到孩子们手中。每个孩子接过东西,都会举手敬个礼,说声谢谢。

  满眼都是孩子们快乐的笑脸,满耳都是叽叽喳喳开心的讨论声。

  8岁的罗华军,抱着领到的书包作业本站在第一排,眼睛骨碌碌直转,脸上是包不住的一脸笑。

  今年几岁啦?“嗯……嗯……我高兴得忘记了!”罗华军一呲牙,乐了,旁边的同学指着他,哈哈大笑。

  领到了铅笔盒、书包,孩子们很开心

  村小的孩子们对水特别“抠门”

  凳子山村小在凳子山村三组,总共只有三个年级,多的时候有100多个孩子,少的时候只有40多个。孩子们在这里读到三年级,就会转到相距八九公里的则黑乡完小接着念。

  村子离乡上的完小距离不算太远,但山路直上直下,崎岖难行,很多孩子都选择住校。因为对水特别“抠门”,洗脸水通常只打盆底浅浅一层,洗完两次脸还不肯倒掉。在10个村的孩子中,凳子山出来的学生普遍被认为“很好认”,“一看就晓得”“就是要懂事些”。

  这确实是凳子山村小孩子们的共同特点。

  校长鲁明告诉记者,学校的水是从一个大水窖引过来的,像这样水量充沛的季节,基本能保证日常饮用。稍微旱一点的时候,采取分时供水,早上9点和下午5点分别供一次。在每年初冬最旱的时候,还是难免断水,要靠各种力量来维持学校的正常运转。

  13岁的李德辉很懂事。旱季学校断水,有好心人从昆明送来瓶装水,学校给孩子们每天发一瓶,他只抿几口,有时候甚至盖子都没打开就全部带回家。“家里还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两个姐姐。带回去,和他们一起喝。”

  12岁的男生尤鹏说,学校停水的时候,父母会让他带水上学,一般是小矿泉水瓶装半瓶。可是,他经常一整天都喝不完。――是舍不得喝吗?尤鹏羞涩地一笑,细长的眼睛眯得弯弯的:“也不是。反正就是……嗯……我不觉得口渴。”

  11岁的女生尤梅说,体育课上过手特别脏,老师会打一小盆水让大家洗手。一盆水很多同学轮流洗。水脏得不见底了才会新换一盆,而这脏水也不能随便倒掉。“操场边上还有苹果树、还种有很多花,它们也需要喝水。这是老师教我们的。”

  浙江在线爱心小分队的记者和村小的孩子们聊天

  八年前召开了一次重要的村民小组会议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惊讶地发现,虽然全村1900多号人常年面临断水的威胁,在这样的季节仍需要三天两头驮水,但村小的水窖却仍然有一半多的存量。

  这里面,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早在八年前,饱受缺水之苦的热心村民向村民小组提议,全部到较远的山背后去驮水,这个水源点有限的一点水全部供应给村小使用。“娃娃们莫得水吃,太造孽了。”

  组长请来了村里的支书、主任等村干部,在村坝子里召集了村民小组会议。大家全票通过,将水源点列为村小专用。“娃娃们重要!再别法(方言,意即没有办法),都不能让娃娃吃亏。”村支书李选泉回忆起当年的一幕,黑红的脸膛因为激动涨得更红。

  很快,水源点的胶皮水管连接到了村小的水窖里。从那以后,村民全部都自觉地遵守着这个约定。哪怕是在旱到要靠社会力量捐水来维持的关头,也没有人打过水窖的主意,反倒不断有村民偷偷将从几公里外驮来的水,分一桶倒进村小的水窖里。

  “可以说是从全村人嘴巴里省下水,来保证村小的用水。”鲁明说,即便如此,每年还是会有断水的日子,“再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一口井,是解决孩子们困难的根本办法

  “其实,我们村有地下水,本来还想,是不是全村村民集资,打一口深井。”村委会主任张洪春说,邻近的卡租村打井的时候,他们把技术员请过来勘测过。

  对方肯定地告诉他们,水是能打出来的,但是因为地质条件的限制和村子地下水的实际水位,可能要打下去200多米才能有稳定出水。按当地打深水井1000-1500元/米的市场价格,估计得花上20多万。这还不算铺设管网等配套设施费用。

  这个数字,对年人均收入只有1000来块、完全没有集体经济的凳子山村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可是,要解决凳子山村小的孩子们乃至全村村民饮水困难,一口井,似乎是一个唯一的治本之道。

  钱!钱从哪里来?凳子山村的孩子们在干渴中盼望。

  你能帮助他们吗?或许,少吃两顿大餐,少K一次歌,少买两件衣服,或许凳子山村的井就能往下掘进一米,孩子们的甘泉梦想也能更近一步。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