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克华劫款不能用于民事赔偿 赔偿只能指望其遗产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16日 14:52:31 来源:
字号:T|T

  还原周克华的人生

  消极:娶妻、生子都拒绝宴请,这一点与他父亲的人生轨迹重合

  纠缠:从偷盗猎枪到购买手枪,从被拘留到劳教,从罚款释放到被抓……

  节俭:连买餐巾纸都考虑价格和数量,狱中只吃免费伙食从不加菜

  无情:妻子车祸重伤,他提离婚玩失踪,背喜爱的幼子的书包买犯罪物品

  隐蔽:随身携带睡袋,脏了就去江里洗澡,嗜好栖身墓地

  据周克华前妻称,周克华嗜枪如命,有空就擦拭枪弹,其曾对前妻称,如果打电话时警察在,“由我与警察说,不会连累你和儿子”。从故乡到故乡,周克华走向覆灭。8年3省10案10条人命,六成“爆头”,重庆人周克华以一种令世人惊惶难测的方式,暴露了其凶残的本性。

  2012年8月14日清晨,在距离自家20公里的地方,4声枪响,“爆头”而亡,周克华再次以令世人毛骨悚然的方式,证明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从故乡到故乡,从“爆头”到被“爆头”,罪行累累的周克华终于走向了覆灭。

他与罪恶纠缠的开始

  第一次与警察不光彩地面对面:

  16岁因调戏妇女被拘留

  步入少年的周克华,有了新爱好读书。书的类别多为武侠和侦探,甚至包括《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这使得人们普遍相信,周克华日后较强的反侦察能力,正来自于少年时代的这些爱好。

  为了克服自己体弱多病的体质,他开始以常年冷水澡、四季裸睡的方式寻求改变。这一努力很快得到了回报。他瘦弱的身体,开始“相当有劲”。

  1985年中学毕业,周克华未考上高中。闲了一年后,16岁的他来到了渝中区牛角沱江家友巴渝建筑公司打工。

  也就在这一年的3月,周克华因调戏妇女,被当时的江北县龙溪镇派出所治安拘留14天。

  这是周克华平生第一次与警察不光彩地面对面。

  第二次与警察不光彩地面对面:

  23岁因偷盗猎枪被劳教

  1987年开始,周克华在井口江边码头给货车上河沙。这是周克华长大后的人生中,一段极其难得的相对平静生活

  只是,这种平静仅持续了4年。

  1991年9月,周在沙坪坝井口半边街盗窃猎枪一支。两年后,他携枪跑到了武汉,被抓获后劳教两年。

  周克华二度与警察面对面,结局从拘留变成了劳教。

第三次与警察不光彩地面对面:

  婚后因购买手枪被抓

  劳教解除后,周克华青年时代最后一缕阳光也散尽,他开始变得消极甚至阴暗。就连娶妻这种大事,他也拒绝请客。

  1996年,他的人生轨迹再次与父亲重合,以不宴请的方式,迎娶了妻子徐某。1998年他的儿子诞生时,他依旧未请客。

  或许,那时的周克华,已开始有意疏远社会和人群。

  婚姻,显然没有将周克华导入正常的人生轨迹,相反激发了他内心的某种阴暗。结婚次年夏,周克华远赴云南文山,购买了一支五四式手枪被抓。最后由妻子缴纳罚款后方被释放。

  从偷盗猎枪,到购买制式枪支,显然,在周克华的内心深处,已经勾勒了一幅不为人知的隐秘而阴暗的人生图景。

  周克华此后的人生,与警笛、警察和监狱产生了似乎永远扯不断的纠缠。

  周母否认其子给过钱

  得知死讯发呆手抖

  14日13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周克华的家里。门口有一男一女两名政工科民警,而且还拉起了警戒线。

  记者随后在周克华家隔壁找到一间小屋,这间小屋非常黑暗,没有灯,唯一的光源是从开着的房门中射进来的光线。而周克华的母亲就坐在这间屋子里,她穿着蓝白色的汗衫和黑白相间的裤子;接受采访时,她始终用一把扇子遮着自己的面部。在交谈中,周母说自己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儿子了,也记不清楚他最近一次回来看自己是什么时候。当被问到儿子回来有没有给她带过东西或者钱时,周母摇头否认,“没,没有给过钱。”得知周克华的死讯时,她足怔了有20秒钟,握扇子的手微微抖了几下。

孤僻的周克华

  在乡邻眼中

  体弱多病,很闷,家庭背景复杂,父母没完没了地争吵

  1970年2月6日,大年初一,沙坪坝区井口镇二塘村坪上组,外来户周正喜喜得贵子。

  这孩子,便是周克华。

  周正喜非本村人,早年被下放到本村“改造”,从此再难回城。低调、内敛、甚至孤僻是乡民们的集体评价,这种孤僻甚至到了村里红白喜事皆不参与的地步。文革期间,就连娶媳妇也没办一桌酒席。妻子陈世珍此前离异,再婚时已有两个孩子。

  复杂的时代背景、复杂的婚姻结合、复杂的家庭成员,这样的家庭注定了婚后的争吵。村民们对这个低调家庭唯一较深的印象,就是两口子没完没了地争吵。

  “华子”、“华儿”在大家习惯性的称呼中,襁褓周克华慢慢长成少年周克华。乡民们惊奇地发现,这个体弱多病豆芽菜似的小儿,像极了他的父亲。不爱说话,不爱跟同学玩,也没什么玩伴,没事就闷在家。

  1982年7月,这棵小学成绩并不好的豆芽菜,却有些意外地考上了沙坪坝二塘中学,周克华开始了他的少年时代。

  别样的周克华

  在狱友眼中

  冷、静、精,只要有空,就静静地看军事、枪械类书籍

  2005年10月,周再次因携带五四式手枪,被云南警方查获,最终获刑3年。曾经的狱友、云南籍的肖军(化名)对当年这位目光阴冷的同监室友,印象深刻。

  “瘦、结实、腰板直,性格不温不火,但看得出是那种藏得住事的人。”肖军当时的直觉就是,此人将来要做“大事”。

  “他在监狱里太平静了,只做自己的事,不和人交流。”另一狱友刘克雄(化名)牢牢记住周克华,是因为周说自己入狱是因为在缅甸买了只手枪和子弹。但周家里还有另外一支手枪,出狱后他还会去缅甸。

  冷、静、精,这是众多狱友对周克华的评价,周在狱中绝无出格行为,因此获得减刑。但平时只要有空,就静静地看军事、枪械类书籍。生活上节俭到连买餐巾纸都要考虑价格和数量,只吃免费伙食,从不单独加菜。

  狱友们谁也不曾想到,当年这个冷、静、精的黑瘦室友,已于入狱前的2004年4月至2005年5月间,在重庆犯下3起持枪抢劫案,打死3人,打伤3人。

  曾经的羸弱少年背影已经远去。

凶悍的周克华

  在前妻眼中

  嗜枪如命,几乎枪不离身,平时有空就擦拭枪弹

  2008年3月19日,周克华家乡重庆,两声枪响过后,驻渝某部营区大门口,一位哨兵倒下,一支81—1自动步枪被抢,举国震惊。事后证实,该案出自周克华之手。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周克华开始了后来被形容为“末路疯狂”的连续作案,其情只能用冷血和血腥形容。2012年8月10日9时34分,在沙坪坝区凤鸣山康居苑中国银行储蓄所门前,周克华手中的枪再次响起,一死两伤。

  出生于重庆的周克华,又回到了他的出生地。但是,他却以血腥的方式,震惊了他的家乡。

  周克华的前妻说过,周嗜枪如命,几乎枪不离身,平时有空就擦拭枪弹。而周克华自己也说:“枪比生命还重要。”周克华曾试图扮演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角色。他曾教前妻:“如果给你打电话时警察在,由我与警察说,不会连累你和儿子。”

  但另一方面,周克华却早在2002年春节后,就向妻子提出了离婚。而当时,正值妻子因与他一起经营中巴车出车祸重伤入院不久。离婚不成,周克华便离家玩失踪。离婚后,儿子跟着母亲生活。现在,周克华的儿子已经是中学生了。同村的老人陈启芳说,那个孩子的成绩好,“作文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全班读。”

  无情的周克华

  在亲友眼中

  非常喜欢儿子,却背儿子的书包进商场买犯罪物品

  在亲友们的叙述中,周克华非常喜欢他的儿子。但令人难以捉摸的是,他在今年年初悄悄返渝时,却背着儿子的双肩书包出入商场购买犯罪物品,让幼子的书包成了罪证之一。周克华平时看不起打工仔,极度自负地认为自己靠着枪能获取巨额财富。警方的一系列调查证实,8年10起惊天巨案,依旧不是周克华的最终目标。就在周克华被击毙的前一天,警方还获悉,周克华扬言,要在重庆“干一票大的”。

  悍匪揭秘>>

  在缅甸当过雇佣兵

  8年时间,10条人命,是什么让周克华如此冷血、残忍?据相关人士透露,周克华在缅甸当过雇佣兵。长沙芙蓉南路“12·04”农业银行案案发后,长沙警方根据现场提取的相关物证,加大了对犯罪嫌疑人的侦查力度,并派出工作组前往云南、四川、重庆及中缅边境进行调查访问,获取了犯罪嫌疑人2004年前曾在缅甸参加过雇佣军的重要信息。

  随身携带睡袋

  根据长沙市公安局的通报,周克华在长沙作案时,在阜埠河路“帅帅网吧”上完网后,会前往附近几百米开外的天马山墓地中睡觉。

  据湖南警方介绍,周克华带了睡袋,睡在树洞中,脏了就去湘江洗澡。周克华在长沙屡次作案后,警方曾对天马山进行数次搜山,但都没有找到线索。“因为他反侦查能力很强,他的栖身地有3个树洞,他每天早上起来,将睡袋等物品藏在树洞里,用树叶和土掩盖,很难发现。在他逃离长沙后,我们再次搜山,因为树洞上的树叶腐烂、泥土被雨水冲开,我们才发现这个地方。”

  据附近居民介绍,天马山上有上千座坟墓,所葬多为附近居民。上山的小路众多,但离阜埠河路最近的小道就在师大天马学生公寓与湖大一栋教学楼之间。记者发现,这条小路与“帅帅网吧”仅相距400米左右,从此处上下山极为方便。据湖南警方透露,周克华经常上网,看有关自己作案的相关报道。

善后分析>>

  劫款不能用作民事赔偿

  赔偿只能指望周克华遗产

  据江苏熙典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罗利军介绍,劫款和赔偿款是分开处理的。警方追回的劫款,能确定来源的部分,应直接返还给相应受害人;不能确定来源,无法返还给相应受害人的,将在办案机关的主持下,按比例分割给各被劫受害人。

  劫款是非法收入,必须返还给被劫受害人,不能用于民事赔偿。也就是说,10条人命的赔偿金,唯一的指望就是周克华的遗产。

  假如周克华被活捉,受害人家属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向他主张赔偿。现在刑附民诉讼已无从谈起。周克华是成年人,他的犯罪跟家人没有关系,除非他给家人留下了遗产,受害人家属才能起诉其家人。即便起诉家属,赔偿也仅以遗产金额为限,怎么分割给众多受害人家属,由法院决定,一般是按比例分割。如果周克华没有任何遗产,受害人家属就找不到被告了,诉讼也就无从进行。

  目前看来,众受害人得到赔偿的可能性是较小的。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