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烧掉老板多年心血 为还工人工资留原地打工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17日 14:09:20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一把大火烧尽多年心血 服装厂小老板留守原地打工还债

  不跑路,不换手机,每月只花300元

  面对种种质疑,他只说了一句“相信我,我一定会把钱还上”

  本报记者 吴佳妮 文/摄

  昨天,本报报道了温州苍南83岁的“诚信老爹”吴乃宜,2006年,因为一场台风,他失去了3个儿子。6年来,他始终坚持“子债父还”,以微薄的收入替儿子们偿还当初买渔船的借贷款,感动了众多的人。

  在杭州,也正在进行着一个真实的还债故事。

  他打工9年,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服装厂,可一场半夜大火,烧光了他全部家当。山穷水尽之际,这个安徽“小老板”没有跑路,而是变卖所有的设备,甚至老家养的猪。工人们领到了部分工资,也收到了“小老板”开出的欠条。

  但是,还债的日子,并不是一句“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就能挡过所有的痛苦和矛盾。

  大火烧光所有家当 他打下欠条承诺先还工人工资

  去年11月14日凌晨4点多,江干区五堡四区的一幢小楼突然火光冲天。这一带是服装加工厂聚集地,堆放着大量极易燃烧的面料。瞬间,大火吞噬了一楼,并向二楼蔓延。

  小楼外墙被浓烟熏得漆黑,而小楼外的弄堂里,围满了刚从二楼宿舍中逃出的员工,不少人惊魂未定。其中一个安徽小伙,穿着睡衣,默默地盯着肆虐的火苗。他就是这家服装加工厂老板谢力。

  去年1月份,他租下这幢小楼,办起了服装厂。这场大火,把他辛辛苦苦打工9年积攒下来的积蓄一扫而光,还欠了一屁股外债。

  “办厂的时候,从老家借了6万块钱。”谢力说,“那场火把堆在仓库里的一批预存面料全部烧光了,大概有10多万元;还有20多个工人等着发工资,又是10多万元。”

  任谁碰上这种事,恐怕没人不生出跑路的念头。工人们也是这么想的,几个人一商量,轮流值班,死死盯住谢力,生怕他从眼皮底下溜了。

  “其实我真的不会跑。”谢力无奈地说,以前打工也碰到过跑路老板,他最恨的就是这种人。

  火灾发生后,谢力第一时间给家里打电话,让老母亲把老家的几头猪都给卖了。又厚着脸皮,去找那些能说得上话的朋友,挨家挨户筹钱。“说起来,真的脸皮也不要了,人家说没钱借给我,我说连50块钱都需要!”

  去年11月16日,在当地劳动局的主持下,服装厂里的20多台机器,拍卖筹集了14500元,当场全部分给工人。谢力还当场打下欠条,承诺“一定会将工人工资全部还上。”

  传说他又开厂当老板 其实是打工烫衣服 每月只花300块钱

  大半年过去了,谢力如今在哪儿?

  记者找到了当初的房东王大伯。事发当晚,王家的小面包车和越野车都被烧得一塌糊涂,损失了二三十万,还不包括房屋损失。

  王大伯曾说: “他在外打工不容易。我们只要求他出钱把房子修修好,其他的就不去逼他了。”

  可是,这大半年来,王大伯却越来越不信这个小伙子了。“听说他又开厂当老板了!为什么还不还钱?”

  真的如王大伯所说的那样吗?

  记者多方打听,终于在五堡新区一家小小的服装加工厂找到了他。30岁的谢力瘦瘦小小,正光着膀子蹲在地上,替前来提货的客户整理货物。

  五堡新区离五堡四区很近,走路大概10多分钟,谢力每天的工作就是熨烫衣服。

  “从上午9点钟开始干活,一直要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谢力说,“只要有活来,就没有休息。”

  熨烫间是一个3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一个专业的熨烫机和一张熨烫桌,占了房间大半空间。一张凳子放在桌旁,不是拿来坐的,而是用来搁烫好的衣服。

  这两天杭州的天气,又闷又热,而站在这间熨烫车间门口,只要蒸汽熨斗一开,一股热气就扑面而来。记者一直站在外面,跟谢力聊着,因为小小的熨烫间就像蒸炉一样。

  谢力烫衣服的动作很麻利,一件衣服10秒钟搞定,“这大半年来,我不知道烫了多少件衣服。就算工厂放假,我也在外面打零工熨衣服,两毛钱一件。”

  谢力的妻子,也在同一家服装厂干活。现在服装厂效益不好,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一个月5000块钱左右。“我老家有两个孩子,还有老母亲,每个月要寄800元生活费回去。除去房租,我们两个的月开销,也就300块钱。”

  遭遇种种误解和指责 他只说了一句“相信我,一定会把钱还上”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