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遭杀 蛇蝎妈与继父杀女弃尸惦记判死刑否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22日 09:56:15
字号:T|T

    留守儿童的小琳,跟不少小候鸟一样,难得跟母亲见面。这个暑假,她很开心,因为母亲接她到宁波团聚了。

    哪知道,十多天后,孩子的尸 体被人发现丢弃在宁波鄞州区的一条河里。当时,因身份不明,警方还发布了协查通报。

    昨天,警方从云南带回了杀人嫌犯。让人想不到的是,戴着手铐的那对男女,居然是小琳的亲生母亲李某和继父周某。

    头上裹着校服的小女孩,被发现死在河里

    8月2日上午9时许,宁波鄞州区高桥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在高桥镇通途西路塘东桥下河里发现一具1.2米高的小女孩尸体。

    经现场勘查以及法医初检,小女孩系他杀。女孩除了身上的日常服装,头部还裹着一件春秋季节穿的深色校服。

    小女孩是谁?为何被杀?这件春秋季节穿的校服又是怎么回事?案情扑朔迷离。

    专案组民警围绕死者身份、现场物证、群众目击等各方面开展缜密调查。可是,让人棘手的是,这案子一点线索也没有。既查不出女孩的任何信息,本地失踪人口库上也没有相符合的人。

    同时,由于案发现场比较偏僻,在监控、寻找目击者等方面的侦查也难以获得突破。

    两天后,鄞州警方发出协查通报,征集破案线索。

    小女孩失踪多日,家人难道不担心,不报警吗?

    案情扑朔迷离,线索一再中断  死者身份不明,突破口在哪里?

    经过细致分析,民警将目光锁定在那件裹在女孩头部的深色校服上,通过校服便可以找到女孩的学校。可一查,又发现在宁波根本没有这样款式的校服。

    随着调查深入,民警发现,这件校服是山东省寿光市的小学校服,全市很多小学都是用的这种校服。

    民警立即赶往山东。女孩的那件校服,是“120”型号,排查重点就定在这一身高的女孩子身上。

    但是,打了几百个电话,也没有发现有女孩失踪。

    既然打电话不行,那就一个个面访。

    在寿光全市,穿“120”型号校服的女生共有900余人,在学校帮助下,民警将这些女生全部召集起来,接受民警询问。

    当专案组张警官和一名女生面谈时,心细如发的他发现了一个小细节:女孩的校服不是“120”型号的,而是较大的“130”型号。

    “你发了‘120’型号的校服,为什么却穿着‘130’的?”

    “原来的校服我穿太小了,所以我自己买了件新的。”

    “那原来那件校服在哪里?”

    “我送给好朋友小琳了。”

    “小琳是谁?”

    随着这关键的一问,侦查员终于揭开了谜案的面纱。

    只因嫌女儿是累赘,亲生母亲痛下杀手

    经查,8岁的小琳一直寄养在姑姑家,7月中旬随母亲到了宁波。

    小琳的母亲李某及同居男子周某此前暂住在高桥镇,已于7月底离开宁波回了周某的老家云南。

    很明显,李某和周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8月16日晚11点,民警在云南当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在云南华宁县盘溪镇将犯罪嫌疑人李某、周某抓获。

    民警说,他们赶到时,李某和周某正参加喝朋友的喜酒,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杀了自己的亲人。

    经过审讯,犯罪嫌疑人李某、周某交代,他们之所以会残忍杀害仅仅8岁的小琳,只是觉得这个“拖油瓶”是累赘。两人合谋,用校服将孩子闷死后,又弃尸河中。

    心如蛇蝎的母亲一直念叨:我会不会判死刑

    李某来宁波打工三年了,居住在鄞州高桥合心村的一间出租房。跟众多打工族的出租房一样,屋子里堆满了东西,有些凌乱。

    昨天下午,几辆警车来到村里,住户们围了过来。当李某走下警车时,邻居们一阵惊呼。

    此时的李某面无表情,双脚沉重。当走进曾经在宁波的“家”时,李某显得有些激动。

    周围居民说,平时和李某“夫妻”俩接触不多。

    “那个孩子来了有10多天,一直管男的叫爸爸。有一天,我还看到孩子在大太阳下做作业。”一位邻居说,过了几天,那个女孩就不见了,连两个大人也不见了,“我们还以为他们回家了。”

    “虎毒不食子,连自己孩子都下得去手,这女人怎么这么狠……”邻居们议论纷纷,唏嘘不已。

    发现孩子尸体的塘东桥,离李某的住处有10分钟车程。

    当民警带着李某走下警车,指认现场时,李某突然情绪激动起来,双手不停地颤抖。

    她瘫跪在地上,不愿意再往前走,还不停说:“我会不会判死刑,我会不会判死刑……”

    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某、周某已被鄞州公安分局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查之中。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