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李杰:钓鱼岛形势复杂 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24日 11:00:29
字号:T|T

  “海洋总战略问题”亟待解决

  李杰(中国海军研究所研究员、大校):我觉得钓鱼岛问题非常难,要用非常长的时间解决,非常复杂,一定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一时喊打可能很痛快,但要考虑到后期的问题,可能还需要从长计议。

  我们确实要以高度的战略来考量这个问题,要深入分析,要科学、深入。比如钓鱼岛和冲绳的问题,有很多人认为这两个问题应该分开处理、分开对待、分开研究。因为钓鱼岛问题绝对是属于台湾省宜兰县的问题,不要把它和冲绳的问题牵涉到一起。无论是从法理或者是历史上,如果分开谈这两个问题,可能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只有通过很深入的研究,要对法理和历史有比较透彻的了解,才能更有利于钓鱼岛问题的解决。我们要制定总体的战略,但下面各个层面的,包括历史问题、法理问题、文化问题,甚至是军事问题,要有总体的战略考虑,要搞细、搞科学、搞深入。

  现在,我们在海洋问题上没有具体战略,没有具体的应对机构,这恐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钓鱼岛问题必须有切实针的机构,研究解决办法。媒体的宣传报道是需要的,也需要做更多具体深入细致的工作,各个层面要分清楚。

  我们要不战而屈人之兵,首先要有战胜的可能。政府的执法部门的力量要强于对方。我们的部门确实存在各自为政的情况,各个部门之间确实有自己的利益和长期形成的问题,这需要长期的工作或者是进一步的沟通和各部门的协调,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

  目前来看,渔政、海监、海事等部门的海上执法力量在逐步增强,对钓鱼岛问题和南海问题的解决可能会比较有利。我们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加大各部门间的硬性装备和软件装备的建设和执法力度。比如,在我们黄岩岛和南沙问题上已经全部采取战备常态化的巡逻,钓鱼岛问题上比较可行的方案也是常态化巡逻,包括渔政和海监的船只要定期巡航。保钓联盟的行动是非常重要的,但由政府部门出面可能会更有利于钓鱼岛问题向有利于我们的方向解决。

  建议从服务管理入手体现主权的管控

  郑明(原海军装备部部长、少将):我的想法是做点实际的事。日本人就在那里,你进入领海他都不同意。我们该怎么办?我是搞技术工作的,说点技术层面的事。我建议要从服务管理入手去体现主权的管控。我们可不可以探索先对海岛进行生态环境的控制。我听社科院的同志讲,钓鱼岛上放了一些野羊、野牛,这几年泛滥了,把草坪都啃坏了,是日本的右翼分子放上去的。首先,我们就要做生态环境的保护调查等等。

  此外,是对海洋灾害的监测和预报。可不可以在海面上围着钓鱼岛抛一些浮标,它就可以自动地对海洋洋面进行监测,而且对灾害情况进行简单分析。海洋局就得管这个事。完了以后,我们就服务于世界,不只是中国、日本能享受这些预报。总之,控制管理要有实际行动。

  第二个建议,我觉得海军的力量和准军事力量,即渔政、海监、海事、海关、水警,大家都说“五龙”,我在环球网采访时提到,这些力量没有超过日本,我们绝不能认为自己已经够强大了,希望研究国家关系的学者在宣传的时候有所考虑。我们的海军力量是绝对薄弱。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陆海统筹”的方针很明确。陆海统筹这个方针和其他几个统筹,首先是指导经济工作,但绝不只是经济工作。在钓鱼岛的问题上,陆海统筹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整个保卫钓鱼岛的研究工作,应当是非常有组织的。日本最近好像也要成立相关组织。我们更应该由政府牵头,大学教授来参加。我觉得,要把学术界组织起来,才能让保卫钓鱼岛的研究和实施更有效、有序。我看了很多人的文章,很受启发,但偏于零散。希望政府的主管部门在实施的时候认真听一听学术界的真知灼见。

  最后,文化工作要跟上。需要文艺作品、美术、各种影视作品,文化战线也不能站在钓鱼岛之外。

  彭光谦(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少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要把自发的、零散的、无序的行动有序化、组织化。自发变成自觉。其次,要把它放在国家战略全局的高度来权衡统筹。要站在维护国家战略利益的高度,站在应对美国全球战略东移的角度,进一步分化美日。

  军事上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要进一步发展军事力量,特别是海上力量。同时,在军事力量为后备的情况下,可以采用多种手段,一些非军事行动也可以进行。有些科学考察、环境保护,完全师出有名,想拦也拦不住,可以多做文章,体现我们的实际存在。当然,对于日本的挑衅行为要坚决打击。日本要是敢派兵上去,我们就敢进行导弹袭击。我们还是要后发制人,有理、有力、有节。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