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艾滋针"事件追踪:被感染概率非常低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27日 11:19:28
字号:T|T

太倒霉了,碰上了这种事,女朋友也分手了。”8月21日晚,市民小徐在五道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后座右腿被扎了一下,后发现车内有个带针头的针管,针管内还残留着不明液体。第二天小徐拿着针管到权威部门检测,发现针管内液体呈HIV阳性。昨天下午,乘出租车被针头扎伤、怀疑“感染艾滋”的男子小徐到了东升派出所,该出租车的白班、夜班两名司机也一同到场,接受警方调查。据悉,海淀刑警已介入该案,对出租车内测量、拍照。而小徐一周后还要抽血化验,至少3个月后才能确定是否感染HIV病毒。

■打车坐在后座被针扎

“太倒霉了,碰上了这种事,女朋友也分手了。”小徐说,8月21日他从南京出差回北京,坐地铁到了五道口,出了地铁站以后已经是晚上9点40分左右,他打了一辆出租车去找女朋友,上车后坐在右后座位上,行驶中他右腿翘个二郎腿,没想到突感刺疼,他赶紧喊“我被扎了”。司机停车后,小徐从出租车右前座椅椅背面放杂志的小盒子里掏出一个一次性的针管,针管还带着一个针头,针管内有残留液体。小徐称针头从盒子底部伸出扎到了他。

从当时小徐手机拍摄的视频中看,该白色针管塑料材质,长10多厘米。小徐担心有传染病,让司机带他去医院,先去京北医院,后去的北医三院,均称无法检验,有医生曾建议他先打球蛋白。

第二天小徐将针管送朝阳疾控中心检测,发现针管内液体呈HIV阳性,担心感染艾滋病的小徐到位于顺义的地坛医院分院诊治,开了2500多元的药品阻断病毒传染。“吃了这药恶心、呕吐、头晕。”小徐说。

■司机表示不知怎么办

出租车司机龚师傅介绍,当时乘客在后座说被扎了,他立即就停车,发现是一个针管,不知道什么时候车上有这么个东西。“21日下午我接车时没在车上发现针管。”司机说,他当时已拉了四拨客人,无法判断是谁遗留的,只记得小徐之前的乘客是个学生,但坐在了前座。

出租车司机说,车上没有监控摄像头,乘客现在治疗暂时自己垫付药费和检测费用,将来怎么说还真不知道。该出租车所属的华泰出租车公司的一位值班人员表示,小徐到公司来过,说在车上被针头扎了,但公司无法判断针头的来源,“他说是车上的,但怎么证明?谁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带上去的。”出租车公司的人员表示,没有办法证实针头的来源,怎么承担责任,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没有办法可循。

■被感染的概率非常低

前天上午,小徐再次到地坛医院,向医院感染中心主任医师伦文辉咨询:“我现在心理压力太大,担心自己会被感染。”小徐表示,前天下午经过医院抽血化验,他目前身体没有问题,没有感染,但这个化验只是证明他以前没有携带HIV病毒,不代表被针扎了以后不会被感染。记者看到,小徐的右腿膝盖上方,有个红点儿,他说是当时被针头扎的。

地坛医院的医生伦文辉介绍说,地坛医院从1996年到2006年十年间先后有17名医护人员发生了艾滋病的“职业暴露”,其中医生7名、护士8名、检测人员2名。他们有的是在处理刚为艾滋病患者抽过血的针头时扎到了手;有的是在为艾滋病患者进行脑脊液穿刺时,脑脊液溅到术者的眼中;还有的是外科医生为艾滋病患者手术缝合时被针刺伤手。经过及时处理和预防性用药,他们没有发生一例感染。“这说明艾滋病并不是一碰就可能被感染上,但也不是说就此我们就可以不去预防了。”

伦医生安排了小徐一个星期后的化验,他说三个月以后才能彻底肯定其是否被感染,不过他认为,针头扎伤本身的感染概率极低,而且事后小徐已经服用了阻断药物,因此从整体上看,被感染的可能性不大。

■海淀警方已介入调查

昨天下午1点30分左右,小徐来到了东升派出所,与他同时被警方约来的还有当时的出租车司机龚先生和该出租车的白班司机。警方在派出所内对龚先生和小徐进行了四五个小时的详细询问,一直到下午6点多才出来。“警察问得很细,每个细节都精确到分钟。”小徐说,警察对他态度很好,每一个细节都问到了。小徐说,海淀刑警目前已经介入了调查。

记者了解到,昨天下午,警方也对那辆华泰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进行了现场勘查,警察用尺子量了后座的尺寸,并拍了照片。

■文/本报记者 李华良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