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克清与朱德的半世纪情缘:从一个点头开始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10日 10:11:34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红军战士康克清

  半世纪情缘从一个点头开始

  康桂秀于是说:“他这样的军长可真少见。我们家乡的那些挨户团团长,一出门就地动山摇,前后的保镖、随从一大帮子人,可够威风的。而我们的朱军长,虽是个那么大的官,能打仗,又留过洋,有学问,可一点官架子都没有,每次见着我们这些小兵都有说有笑的。”曾志问:“如果要你同他结婚,你愿意吗?”康桂秀惊住了,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曾志亲切、温和地说:“你放心,朱军长是个好人。这几个月你也看到了,他对若兰大姐多好,感情多深呀。若兰大姐牺牲后,朱军长精神上很痛苦的。你和他结婚后,可以从生活上帮助他,给他安慰。”康桂秀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衣角,过了好久才说:“可我不像伍大姐。人家伍大姐能打仗,又有文化,字写得那么漂亮,还能讲那么多的道理。我……”“你也可以学,可以进步呀。”曾志最后说:“当然,这事还得你自己拿主意,我现在有些事先出去一下,你再认真考虑考虑我的意见吧。”

  曾志走后,康桂秀的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当晚,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不错,朱军长是个好军长、好领导。可好军长、好领导与好丈夫是两码事。自己与他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论年龄,自己还不满17岁,他已是43岁的中年人;论水平,自己思想幼稚,理论、文化知识都很差,现在也才粗通文字,他早已是个成熟的军事家;论地位,他是军长,自己不过是个普通的红军女战士。这样大的差距……康桂秀几乎一夜没有睡着,但第二天早晨起来吃过饭,她还是照样去做宣传群众、组织群众的工作。

  尽管康桂秀拒绝了曾志的建议,但是,后来在朱德亲自找她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之后,她便被朱德的经历深深地打动了,也被朱德的人品所吸引。朱德说:“虽说我们彼此有些差距,但如果能走在一起,我会好好帮助你,你也可以给我许多帮助。我们会成为很好的革命伴侣,你能答应我吗?”康桂秀被朱德这番真诚又恳切的话所感动。她抬起头,只见朱德真诚地看着自己,她的心开始动了,红着脸,低头坐着。朱德像讲故事一样平静地叙说着自己的经历,康桂秀静静地倾听着,她的心底渐渐涌上了一股暖流,但少女的矜持使她一直沉默着。见此情景,朱德和蔼地说:“看来你是不好意思回答。能不能这样,只要你不表示反对,不摇头,就表示同意,可以吗?”康桂秀一动也不动,没有任何表示。“那么,我再问一遍,你能答应同我结婚吗?”朱德问后,康桂秀仍然一动也不动,没有任何表示。朱德的脸上露出了喜色:“那么,你答应了?”康桂秀脸颊绯红,终于微微地点了点头。

  就是这微微的一个点头,决定了她一生的命运;就是这微微的一个点头,开始了她与朱德长达近半个世纪的相随相伴的情缘。

  后来,康克清回忆说:“我同朱老总在结婚前,没有谈情说爱。我们相互间的真正了解、相互体贴和爱情是在结婚以后发展起来的。他在思想、政治、理论、文化和工作上给了我多方面的帮助,我以后的许多进步,都同他的帮助和熏陶分不开。我能给予他的却很有限,多半也只是生活上的照料和帮助。在结婚的当天晚上,我对他说:‘我有自己的工作,还要抓紧时间学习,希望你在生活上不要指望我很多。’他不但支持我,还说:‘干革命就不能当官太太,当官太太的人就不能革命。我有警卫员照顾,许多事我自己都能干,生活上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只管努力工作、学习吧!’”

  攻克吉安的第二天,吉安周围成千上万的工农群众手举红旗,兴高采烈地拥进城内。城内的工人和贫苦群众也纷纷走向街头,欢迎红军入城。这时,身为第一方面军总部特务团三连指导员的康桂秀为自己改了一个名字。其实,在参加红军后,她一直觉得“桂秀”这个名字太女孩子气。如今,当了连指导员领导着一个连的男兵,仍然叫这个名字,更觉得不合适。正巧,康桂秀在吉安遇到当年万安游击队的负责人、带领她投奔井冈山参加红军的刘光万,就对他讲了自己的想法。

  刘光万一听,说:“好!这名字改一改好!”他想了一会儿就说:“那你就改名叫康克勤吧。勤俭的勤,意思就是要克勤克俭,既勤劳又节俭。”康桂秀想了想,说:“这个名字不错,好听,只是勤字笔画多,写起来费事。我又觉得一个人光勤快还不够,还应当对自己要求更高一点。这样吧,把勤字改作清字,写起来比较省事,而且表示我在清清白白地做人,沿着一条清清楚楚的正确道路前进。你看怎样?”刘光万连连点头:“太好了。那你改名叫康克清吧!”当晚,康桂秀与朱德讲起改名的事,朱德表示同意,笑着说:“好嘛,这名字的改动,说明你思想上又成熟一些了嘛。”

  第二天,康桂秀就按照规定的手续,把改名字一事向组织上打了一个报告,组织上同意了。从此,康克清这个名字,伴随着她行进在漫长的革命道路上,伴随她一直走到人生的终点……

  1931年元旦刚过的一天,康克清走在回家的路上,精神特别振奋,脚步轻盈,嘴里还哼着一支自己即兴编的无名小曲。原来,这一天,她在总部副官长杨立三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回到住处时,正好朱德也在。他看到妻子满脸喜色,就问:“今天你这样高兴,有嘛子喜事?”康克清有意不说:“你猜猜!”朱德摇了摇头。“告诉你吧,我入党了!”朱德一听,也十分高兴:“真的吗?值得庆贺!”“入党后,我应该怎么样做呢?”康克清问。朱德坚定地说:“一句话,凡是对党有利的,就要不怕牺牲自己。也就是,做任何事情,都不能使党受损失。”康克清回味着这简短的话,感觉沉甸甸的。

  1934年10月,由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中央革命根据地(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遭到失败,红军第一方面军(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 一想到红军和苏区人民经过千辛万苦、千难万险创造出的中央革命根据地将要不得不放弃,一想到将要告别这片被烈士鲜血染红、被战火烧焦的红土地,朱德的心情十分沉重,对“左”倾教条主义者在军事上的瞎指挥表示愤懑……

  过了几天,中央终于下达了“准备出击”的命令。虽没有明说突围,但康克清心里清楚,该摆脱坐以待毙的局面了。她问朱德:“是不是他们开始接受教训了?”朱德苦笑了一下,说:“博古还是博古,李德还是李德,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变化。” 余玮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