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曙明:羽球“消极比赛”需要“官方说法”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18日 10:00:19
字号:T|T

如何看待 “消极比赛”,如何认识其中是非?这些将关系到运动员今后的选择,也关系到未来中国体育人的形象。在这个问题上,一个明确的“官方说法”,绝非可有可无。

日前,中国羽毛球队主教练李永波接受央视专访,在伦敦奥运会后首次就“消极比赛”发表看法,表示世界羽联取消运动员比赛的处罚太过草率,同时称竞技场上“金牌是惟一标准”。

奥运会期间,羽毛球女双运动员于洋、王晓理因消极比赛被取消参赛资格,引起轩然大波,也引发不小争议。当时,李永波和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向全国观众道歉。李永波的说法是:“没有践行奥林匹克那种全力以赴,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刘凤岩则表示:“我感到很内疚,很痛心。愿意接受国家体育总局对我的批评和任何处分”。

如今,奥运会已结束一个多月,无论李永波的“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还是刘凤岩的“愿意接受任何处分”,都并未“如约而至”。当然,如果二人当初表态是顾全大局的违心之论,那么,公众并不要求他们一定要兑现。事实上,比个人不兑现承诺更让公众不满的是,直至今日,有关部门对事件是非未作任何表态。

明确是非的意义在于:如果这种比赛方式没问题,下次可以接着来;如果这么做不对,那么,就该告诉运动员,怎样做才是对的。是非不明确,运动员以后面对类似情况仍将无所适从,仍可能收获来自观众的更大嘘声。

李永波面对央视的表态,是对之前表态的彻底“翻案”。这样的态度转变,究竟是代表他个人还是代表羽毛球队甚至乒羽中心?这一问题必须搞清楚。因为他讲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对羽毛球运动甚至整个中国体育,可能产生误导。

比如,以规则漏洞为由为消极比赛辩解,他列举了足球、田径等项目的“消极比赛”状况,并表示所谓“消极比赛”并没有固定的方式。我只想:即使这算消极比赛,消极的程度也有太大差别——发球就下网,直接给对方送分,相当于将篮球往自己的篮里投。而对如此恶劣的“消极”,李永波解释只是:“你不发落网了,你发过去肯定人家不接。”

再比如,他说的“竞技场上金牌是惟一标准”。竞技场上,金牌当然是重要的标准,但绝非“惟一”。一旦金牌成了惟一,那么,为了拿金牌不择手段,因为拿了金牌“一俊遮百丑”,都会被认为是正当的选择。但我们真的需要伴随着全场嘘声的金牌吗?置嘘声于不顾眼里只有金牌,是在弘扬还是亵渎奥林匹克精神?大是大非的问题,不应因羽毛球队包揽奥运金牌而被“屏蔽”。

完善规则不留漏洞让人钻,当然必要,但面对漏洞我们如何选择,同样重要。如何看待羽毛球“消极比赛”,如何认识其中是非,这些将关系到运动员今后的选择,也关系到未来中国体育人的形象。在这个问题上,除了李永波的说法,一个明确的“官方说法”,绝非可有可无。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