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为用手机上网勒死姐姐 称手法从电视上学来(图)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24日 13:59:10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9月13日晚,魏修明一家在家中吃晚饭。本报记者孙明摄

    记者孙明文/图

    问题真的发生了。8月27日,大儿子雄雄(化名)勒死了女儿芬芬(化名)。

    雄雄未满14周岁,不承担刑事责任,交由魏修明监管。

    电视上学的狠招

    那本是一部普通的手机,可以打电话、发短信。成为惨剧发生的导火索,就是因为它可以上网。

    出事前两三天,芬芬的同学将这部手机放在魏家充电,说好过几天来取。

    后来,接到姐夫电话,魏修明才得知家中的惨剧。

    9月13日晚上,魏修明从警局领回了儿子,雄雄说,他行凶的手法“是从电视上学来的”。

    妈妈离家出走

    魏修明今年43岁,妻子小他10多岁。早年,他在十堰城区打工时认识了城里的妻子。

    魏修明为了孩子,也四处打听妻子的消息,可一直没有找到。

    在他离家打工时,女儿芬芬带着小弟弟上学、生活。魏修明定期给女儿寄钱,通过孩子的姑妈中转。

    从10岁开始,芬芬成了家里半个大人。平时跟小弟弟在学校寄宿读书,周末在家照顾弟弟。

    为了吃菜方便,芬芬还在楼下的一小块菜地中种菜。在魏修明眼中,女儿从小懂事,为这个家吃了很多苦。

    叛逆少年盼母回家

    远在十堰城区的雄雄,由外公外婆带大,接触的却是另外一片天。对这个儿子,魏修明寄予了很大希望,“可他很不争气”。

    雄雄说,他从小学6年级开始喜欢上网,那时感到学习压力大,周末会跟朋友一起去网吧玩游戏。

    “外公外婆年纪大了,对他的约束不够严厉”。魏修明发现,从去年暑假起,儿子在外婆家的抵触情绪越来越严重。他感觉儿子沉默寡言性格的养成,与父母不在身边有很大关系。

    “他的小姨从东莞回来,无意中说起孩子妈也在东莞,孩子听到了。”魏修明与妻子的关系破裂后,曾向姨妹打听过妻子的下落,对方都推托称不知道。

    现在说妻子在东莞,魏修明感觉被欺骗。“雄雄也曾在电话中告诉我,希望我把他妈妈接回家。”

    得知母亲的消息后,雄雄对小姨和姨父有了敌意。“有一次吃饭,他故意往菜中掺了零食中的防腐剂。”幸好被外婆及时发现了。

    最终,雄雄做了一件让外公外婆难以容忍的事情,让他们对他下了逐客令。

    他私自拿了外公9000元钱,花了1000多元买了手机,还买了个300多元的掌上游戏机。到9月13日,他手上只剩2000元。

    外婆家住不下去,经常在学校惹事,魏修明只好将儿子带回了老家南化塘镇。

    回到老家,儿子也不能让魏修明省心。“他还跟姐姐争做老大,比哪个年龄大。”魏修明记得,儿子与姐姐弟弟在一起打扑克牌的场景。分别多年,3个孩子凑到一起,说说笑笑,让魏修明感到很幸福。

    “去年,我也曾考虑过回老家,买了个三轮车,在老家做零活,顺便照顾孩子。”三轮车买了,但生意不行,他只得再次到深圳打工。

    5月份,魏修明回过老家,暑假即将到来,他安排孩子们的生活

    “连续两个暑假,女儿带着弟弟,回乡下老家,跟奶奶一起上山采药材,一次可以卖两三百元。”今年暑假,雄雄也回到了奶奶家,只在那里呆了两天。

    “脚扎破了,就回到镇上了。”芬芬带着小弟弟,在奶奶家呆了近10天。

    雄雄一个人在家,家中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发时间,只能上网。

    案发后,魏修明有个遗憾,早年雄雄看到周围的小朋友暑假能够到父母打工所在地玩,很羡慕,也跟自己提出过,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行。

    “在他身上,缺少太多的关心。”魏修明反思过。

    魏修明曾经跟几个孩子说过,只要能够考入高中,他再苦再累,都会供他们读书。对于大儿子,魏修明本打算等他再大一点,学个驾照,找一份工作。

    远行的哥哥

    继续留守的弟弟

    从公安局将雄雄接回家后,魏修明一直在反思。他也注意到,经历此事后,儿子似乎比以前懂事多了。

    一场大雨,楼顶又开始漏水,魏修明这几天一直忙着修补房顶,雄雄则在家为父亲做饭。

    悲剧发生前,儿子很少做家务,一切都由姐姐操持。在魏修明看来,儿子的转变是因为对姐姐的愧疚。

    魏修明心里盘算着,雄雄留在在镇上读书是不可能了,众人异样的眼光,孩子肯定无法承受。他担心时间一长,再生出什么事端。他向警方保证过要好好监护孩子。

    雄雄在公安局表示出的忏悔,令魏修明几度想掉泪。儿子回家后,他一直在慢慢地引导孩子,希望他能尽快走出来。

    与父亲聊天时,雄雄看到父亲手上沾有泥灰,主动帮父亲抹掉。魏修明看着儿子,眼神复杂。

    一切都平静下来后,这个家庭依旧要面对现实,要继续过日子。

    带着儿子外出打工似乎是目前唯一的出路。“随便给他找点事做,还不知道人家收不收,年纪太小。”

    小儿子带不走,还得继续留在老家读书。

    “周一到周五住校,周末回奶奶家。”小儿子平平年纪虽然不大,姐姐不在的日子,却也能洗衣做饭,自己照顾自己。

    魏修明放心不下,修房顶时,平平悄悄地爬到4楼顶,找爸爸要钱买参考资料。

    看着平平在高高的楼顶上,踩着薄薄的石棉瓦,魏修明大声呵斥,要其下去。

    晚饭后,他耐心告诉儿子危险所在,最后越说越激动,声调高了许多。平平则低着头,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被父亲批评完了,小儿子自己端来一盆凉水,简单地洗过脚,上床睡觉。

    “从学校到他奶奶家有20多里,周末要有人送他去。”镇上的“摩的”不少,魏修明用往返30元价格谈好一个车主,周末接送儿子上学。

    平平还不到8岁,魏修明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