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党员公职人员:揭秘云南吸毒公职人员的双面人生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时事聚焦 > 正文

吸毒党员公职人员:揭秘云南吸毒公职人员的双面人生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4年12月24日 21:25:36

 

  芒市芒海镇赶集日,当地与缅甸仅一河之隔。在这里,一颗麻黄素的价格大约只需要5元

  被“双开”后,张斌对未来显得茫然无知

  “累犯”张斌被“双开”前,吸毒时间长达16年,数次被纪委劝诫谈话,但他并未收手;

  佟继文担任6年乡武装部长,家人对他的吸毒史毫不知情;

  每月3000多元的俸禄无法满足“官二代”赵骅的毒瘾,他频繁向朋友借钱,无力归还……

  2014年12月9日,云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通报称,该省德宏州41名吸毒党员、公职人员被开除党籍,其中公职人员有9名。芒市芒海镇政府职工张斌、陇川县王子树乡政府武装部长佟继文、瑞丽市畹町招商引资和对外经济合作办公室科员赵骅被点名通报。

  通报只是揭开了公职人员吸毒现象的冰山一角。一份当地警务系统调研报告显示,2005年,德宏州的2万多名吸毒人员中,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比例为0.4%,约92名。有知情人士指出,实际情况可能远比可知的糟糕。

  2014年12月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深入三面接壤缅甸的德宏州,在503公里的中缅边境线上,走近这些故事,揭秘吸毒公职人员的双面人生。

  吸毒16年,已记不清父亲的祭日

  2005年,中共中央打响首轮“人民禁毒战争”之前,云南省德宏州已是中国禁毒的“前沿阵地”。

  这个位于雄鸡地图上鸡脚位置的边陲重地,北、西、南三面都与缅甸接壤。特殊的地理位置,让德宏州成为境外毒品流入境内的主要通道。

  在芒市芒海镇,平地上的集镇荒凉,缄默,紧紧贴着国门口岸,河岸的对面是缅甸“勐古经济特区”。

  毒源近在咫尺。“河水浅,跨着就能过。”村民说,由于越境便利,对面缅甸区域内存在不少的“毒品工厂”,导致芒海镇的新型毒品曾一度处于半公开化兜售状态,但近年来收敛不少。

  禁毒“攻心战”发生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芒海镇政府,这个坐落在远离口岸高坡上的行政机关,“禁毒防艾”的宣传标语被贴在大院内最醒目的位置。

  每一个机关人员对这个宣传标语耳熟能详。在芒海镇政府工作17年的张斌也不例外。他的办公室在宣传栏的正对面,挑开窗帘就能看见硕大的白底蓝字。

  但即便如此,他仍未能经受住毒品的诱惑。

  41岁的张斌未婚、独居。1996年退役后,他曾向往成为一名警察,最终因家人担心安全而放弃。1997年来到芒海镇后,事业编制工人张斌曾在兽医站、林业站、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任职。他的工作是下到芒海镇的每一个村寨,统计农机使用的数据。

  “压力太大。”在回应澎湃新闻时,他这样解释吸毒的原因,而毒品可以“让生活的苦闷得以释放”。

  16年前,张斌开始吸“卡苦”。“卡苦”又名“朵吧”,是一种用鸦片汁和芭蕉丝、蛤蟆丝或芹菜丝等拌在一起的毒品,多用于水烟筒吸食。

  张斌初试并不好,抽了6片后,他吐了一夜。

  “卡苦”价格高昂,常吸者每月大约需要6000元的毒资,这让月收入仅2200元的张斌无法承受。

  2000年后,张斌曾一度成功脱毒,直到2005年又开始复吸时。那时,他开始用麻黄素代替了高价“卡苦”。

  新型毒品麻黄素在当地显现了惊人的价格优势。据一位村民介绍,一颗麻黄素的价格甚至不到5元。

  张斌吸毒在当地已不是秘密。“吃麻黄素的人,嘴巴里面是黑的。”一位熟悉张斌的村民说,她也曾好心劝说,问他为何有个好工作还要碰毒品。

  这个将衬衣扎在西裤里的农机统计员每每被问及类似问题,都会显得惊慌失措。他尴尬地朝她笑了笑,露出黑牙:“那个好玩。”

  尽管麻黄素价位低廉,但代价不菲。

  长期吸食毒品使他语速极慢,搜索记忆时会突然陷入恍惚,他还常语无伦次,对时间感难以把握。

  尽管已深陷毒瘾的泥潭,在被“双开”之前,当地纪委还是给过他一次翻身的机会。

  镇政府的同事都知道他吸毒。芒海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副主任小普就坐在张斌的对面,他曾不止一次地陪同芒海镇党委书记、纪委书记找张斌谈话。

  “每年我们都要签‘禁止公务人员吸毒’的责任书。我们曾多次要求他承诺不再碰了,但似乎收效甚微。”小普对澎湃新闻说。

  2013年6月底,镇纪委领导要求张斌回到遮放镇老家休息半年。“让他把毒彻底戒干净以后再回来上班。这实际上是给了他一次机会。”

  张斌对于戒毒信心满满,并承诺“10天便可戒毒”。然而,未及回到单位重新工作,2013年8月2日,他就被遮放镇派出所的民警抓了现行。

  那次被抓让张斌委屈。“我一个人不会碰这个东西,那天是跟朋友喝多了酒,他们又(把麻黄素)拿了出来。”

  这已不是张斌第一次被警方抓获。小普介绍,张斌数年前在附近一个叫中山的地方就曾因吸毒被抓,随即被送往云南省第六强制隔离戒毒所。

  被抓数日后,张斌的父亲在遮放镇突然离世,老人生前患有心脏病和心肺衰竭。张斌一度认为,是自己的丑事让父亲难以承受打击。

  聊到父亲时,张斌的悲痛难以掩藏,但他又无法清晰回忆起父亲离开的日期。

  张斌说,他在强戒所先被关了15天,后来又去做工,“给衣服穿珠子,每个月发30块钱。”40多岁的他动作太慢,又被指示去厨房煮饭。

  今年7月,表现良好的张斌被提前放了出来,但等待他的是“双开”的消息。

  现在,张斌在遮放附近的山上暂时做小工,前途茫茫:“不敢再吸了,但谁说得准呢?”

  被“双开”后闭门不出,妻子不离不弃

  王子树乡是陇川县海拔最高的乡镇,虽距离县城只有68公里,但道路崎岖,驱车单程需2个多小时。陇川县王子树乡政府武装部长佟继文的仕途在这里戛然而止。

  2014年2月13日的凌晨1时,他在一间出租屋里被抓获。与他一起吸毒的朋友,是陇川县水利局的公职人员,外号“老强”,也在此次通报人员之列。

  在他吸毒被抓之前,妻子赵静一直被蒙在鼓里。她此前虽有听闻,几次盘问,佟均否认。

  赵静说,丈夫的家庭条件十分贫寒,退伍后受边疆政策惠顾,通过函授拿到了大学文凭,迎娶了青梅竹马的她,并顺利进入陇把镇林业站工作。

  2008年,他通过选拔考试,调任王子树乡党委成员、武装部部长,属当地决策层。

  在赵静和她母亲眼中,现年36岁的佟继文年轻有为,上进且爱读书,“肯定会有很好的前途。”

  没有信息显示他吸毒的准确原因。多位当地村民告诉澎湃新闻,佟继文考入王子树乡后,与一名有吸毒史的女子交往甚密。

  但在赵静看来,当地有一种说法:“这些东西可以治病”,佟继文可能是想依靠毒品来缓解自己的糖尿病。

  澎湃新闻走访当地发现,“吸毒治病”的说法屡见不鲜。甚至有人认为,吸毒不仅可以治百病,还能提高性能力。

  吸食毒品后的佟继文显现出与张斌相似的性格特征:“很怪,有时很暴躁,有时又很安静,有时候语无伦次。也不像以前那样周末准时回家。”赵静回忆。

  佟继文被行政拘留7天后,在家休养了8天,又返回王子树乡政府继续工作。“单位也没说什么。”赵静说。

  直到今年6、7月份,佟继文被宣布“双开”。

  一份王子树乡公务员信息公开栏显示,佟继文的工作时限截止到2014年5月1日,职务为“原武装部长”。

  此后,佟继文选择自我沉沦,终日闭门不出。

  一名在乡政府附近开店铺的老板介绍,佟继文“既抽‘卡苦’,也抽麻黄素。”麻黄素在王子树乡当地的价格同样低廉。

  王子树乡组织委员李云超称,此次吸毒党员、公职人员的整顿工作中,王子树乡另有4名农村党员、1名乡政府职工被处理。“佟继文的被抓,来自社会上的线索。”

  在被“双开”后,佟继文几乎从未与妻子主动联系,但赵静仍没有放弃对他的挽救。

  唯一的难题是,半年来,佟继文似乎并未走出晦暗。

  “我没有想过离婚,但他现在破罐子破摔。这种情况,能把毒戒掉吗?”赵静感到无助。

  “官二代”染毒后借钱度日

  瑞丽市畹町镇与缅甸九谷市仅一河之隔。站在中国一边的河岸上,甚至能听见缅甸边民的谈话声。畹町的禁毒形势同样严峻。

  赵骅,亦在此次被通报处理的公职人员行列中,他曾有着优越的家庭出身。

  据他多年的同学王丽(化名)介绍,赵骅的父亲退休前是当地一行政单位的一把手,母亲则是当地一小学校长。

  赵骅同样吸食在当地能够容易获取的麻黄素。王丽回忆,赵骅吸食毒品的时间可能达10年以上。

  月收入3000多元的赵骅,仍需要向朋友借钱度日,但难以归还。

  出事后,赵骅的母亲搬至在芒市工作的女儿家,赵骅目前仍在接受强制戒毒。位于畹町繁华地带的自建房已人去楼空。

  赵骅事前供职于瑞丽市畹町招商引资与对外经济合作办公室。办公室主任杨保红告诉澎湃新闻,赵骅主要负责对外调货物进行检查和验票。2013年年底,赵骅因吸毒被当地警方抓获。和张斌、佟继文不同的是,经当地政法委将此情况通报至当地纪工委后,赵骅随即被清除出队伍。

  杨保红介绍,赵骅是单位第一个被查处的公职人员。“2005年以前,毒品在畹町当地党政人员内部很流行,现在少了很多。”

  当地专门出台文件清理吸毒公职人员

  云南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此次通报给德宏州当地造成难以遏制的负面影响。

  多个信源表明,此次公布当地吸毒党员、公职人员的人数和处理结果,亦非德宏官方的本意。“应该是省纪委接到汇报后,通过官方网站公布于众。”

  “此前也经常有吸毒公职人员被清理,一般零星见于党政机关的内部通报。”陇川县一名政府工作人员说。

  此次云南省纪委所通报的,并不是德宏州第一次对党员、公务人员吸毒现象进行集中整治的成果。一份当地警务系统调研报告显示,在中共中央号召打响第一轮“禁毒防艾人民战争”的2005年,德宏州时有2万多名吸毒人员中,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比例为0.4%,约92名。

  “这是已经掌握的数据。实际数据可能远远超出。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很多吸毒人员十分隐蔽,公职人员会更加注意保护自己。”一名云南缉毒警察告诉澎湃新闻。

  针对当地长期存在的公务人员吸毒现象,瑞丽的纪委退休官员李周春曾于2010年撰文批判。他在文章中透露,在瑞丽,“一些单位的吸毒者,少的一名,多的三四名”。

  一些当地政界人士认为,德宏公职人员遭遇毒品侵蚀已刻不容缓,“需要制定严厉的防范措施和惩处条例。”

  澎湃新闻走访德宏州多县、镇发现,当地政府曾在2014年数次组织过全员尿检,各地时间并不统一,但查获情况未知。

  2014年5月,当地出台了《德宏州对吸毒中共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处理办法》,对党员干部中的吸毒人员进行清理,“可以推断问题的严重性。”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