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阿迪等知名运动品牌藏毒门 消费者很无奈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消费热点 > 正文

耐克阿迪等知名运动品牌藏毒门 消费者很无奈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1年09月05日 21:33:31

  最近,世界知名运动品牌刮起了一场“涉毒风暴”,李宁、耐克、阿迪达斯等等统统没有逃脱舆论的追问。

  风波源于一份报告,8月23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报告称,包括耐克、阿迪达斯、李宁、匡威、H&;;M、优衣库、Kappa等在内的诸多跨国与本土品牌产品包含“环境激素”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这类激素可能导致性早熟,并在一定程度上会抑制雄性体征的发育。

  服装“含毒”,看起来虽然有点惊心,却绝对不是个案:8月初,在北京启动的“关注童装安全行动”上有专家透露,广东省童装5年的平均合格率只有6成左右,甚至多次抽检都抽出偶氮等致癌物质。

  毒素来自印染环节

  一件服装的产生,通常包括成纱、织布、湿法处理、成衣加工等工序,其中,包含染色、清洗、印花和织物整理在内的湿法处理,是大量使用化学品的环节。虽然,这个过程中使用的化学品大多无毒无害,但是仍有少部分具有潜在危害性。

  据瑞典化学品管理局估计,仅在印染过程中使用的物质即超过10000种,其中约3000种为常用物质。从绝对量上讲,由于所用的化学品的数量非常大,因此纺织品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有毒有害物质也非常多。

  这些有害物质的细微残留物会存留在新生产的服装和鞋类上。

  比如,在中国多次检出的不合格童装中,“偶氮”超标是最突出的问题。偶氮直接源于偶氮染料,这类染料能分解产生20多种致癌芳香胺,经过活化作用改变人体的DNA结构引起病变和诱发癌症。

  中国服装(000902)协会副秘书长谢青解释说,童装T恤上面要印制一些图案,一些童装企业制作好之后,拿到印染企业去印染的时候,印染厂运用的染料往往含有偶氮,结果就造成了超标。

  “童装的安全问题有时候不是出现在生产企业,而是出现在印染企业,这无疑是童装品质控制的一大瓶颈。”谢青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由于服装行业利润偏低,在不影响外观品质的前提下,很多工厂采购面料时都降低了标准,低成本面料必然造成低品质产品。绿盒子童装总裁吴芳芳就曾表示:“童装内销的行业利润率只有5%~8%,工厂在面料采购的环节上自然是价格越低廉越好。”

  穿衣服也能影响发育

  如果说偶氮染料及危害已广为人知,那NPE这类的化学物质则是刚刚浮出水面,不但消费者对此知之甚少,政策方面也存在空白。

  与偶氮不同,NPE的危害是源于其分解物。辽宁大学化学学院教授常怀春介绍,NPE是聚合物,本身不是危险品,但NPE在自然环境的一定条件下会反应生成NP(壬基酚)。这是一种内分泌干扰物、致癌物,被称为环境激素,对生殖系统具有毒性,会影响生物的性发育,NP还能通过食物链在生物体内不断蓄积。

  “用最通俗的话来讲,NPE摄入量和性早熟有正相关;同时,试验证明,这种环境激素能导致雄性鱼类雌性化。科学家在对小白鼠的试验中发现,长期摄入NPE的母鼠产下的雄仔睾丸要比正常情况下小很多。”绿色和平项目主任张凯说。

  “实际上不仅是NP、还有我们熟悉的双酚A、邻苯二甲酸酯等化学物质都属于环境激素,又称内分泌干扰物,这类化学物质对人体危害的机理类似。”已研究环境激素十余年的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史江红副教授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说。

  通俗地讲,这些环境激素能够对人体和动物体内的正常激素功能施加影响,从而影响内分泌系统、生殖功能系统等。被世界各国列为“环境激素”的化学物质约有七十种。其中有四十多种是农药,其中的六六六、DDT、硫丹等目前已被禁用。此外,塑料增塑剂、工业化学品、激素类药品中也存在大量的“环境激素”。

  服装领域的环境激素也不少。NPE广泛存在于纺织品的生产过程中,而整个行业都缺乏技术手段立刻彻底杜绝NPE的存在,导致很多服装都含有NPE的残留量。哪怕是知名的服装品牌,也无法避免来自上游的“面料、辅料、印染”等环节。

  绿色和平报告称,在中国、英国、阿根廷等全球18个国家采购了15个服装品牌的78件样品,其中包括运动服装、休闲服装及鞋类。这些样品的产地涉及中国、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泰国等13个纺织品生产国。

  绿色和平称将这些样品送至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检测,结果表明,包括阿迪达斯等在内的2/3的样品被检测出含有NPE。

  消费者很无奈

  对于这些知名品牌的环境激素风波,近日,记者走访一些大型卖场,被点名的耐克、阿迪达斯、李宁等品牌专柜销售人员均表示,并不知道所谓的“NPE”或“环境激素”,他们也未获得有关上级的任何通知。

  根据各地媒体报道,这些服装品牌的销量并未因此受到影响。一位市民的说法也许反应了消费者的无奈:“若这是普遍问题,担忧也无济于事,市场已被这些品牌占领,如果买一些不知名品牌的产品,反而还更不放心。”

  在卷入有毒物质漩涡后,受波及的企业纷纷发表声明,其中,阿迪达斯声明称:“我们的NPE浓度远远低于指标值,从而证明我们所实施的政策是有效的。所检测的大部分阿迪达斯产品并未检测出NPE(9件检测样品中的5件均不含有NPE)。阿迪达斯一直严格坚持NPE浓度为100ppm的标准。”

  而李宁公司则声明,中国目前没有要求要检测NPE指标,欧盟REACH标准规定的是每千克含有的NPE不得超过1000毫克,被抽查的4件李宁产品NPE含量分别为680毫克/千克、9.8毫克/千克、7.1毫克/千克、2.8毫克/千克,均符合欧盟REACH标准。

  对于几大品牌公司的回应,张凯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说,欧盟法规的规定是禁止使用高于0.1%(1千毫克/千克)的化学制剂,而这个量是为了防止化学制剂的污染,其本身是不允许添加的,“这些公司实际误读了标准,把化学试剂的标准误认为是最终产品的标准,这两者的区别是一个是产品使用的试剂,一个是最终成品,欧盟规定的是使用过程中而非终端产品。”张凯说。

  2005年,欧盟于颁布《REACH法规》,禁止其在纺织生产行业中的使用。中国政府也在今年年初将NPE和NP加入《中国严格限制进出口的有毒化学品目录》,但对于其在国内的使用和排放,还没有出台相应的规定。

  此前,绿色和平在2010年发现长江流域的野生鱼类体内富集了包括NP在内的环境激素类物质,这被认为是NPE大量应用于纺织工业的结果。“虽然通过洗涤的方法可以将衣服上残留的有毒有害物质冲掉,但这些有毒有害物质进入环境后,会长期存在,并且能通过食物链再次危害人体健康。”张凯说。

  源头淘汰才是解决之道

  由于国内相关法规的缺失,出现了出口企业和内销企业执行两套标准的现象。

  以环境激素邻苯二甲酸酯为例,自从欧盟标准颁布之后,出口欧盟的玩具便基本不再使用含有邻苯二甲酸酯的增塑剂。而国内没有像欧盟那样说不能在玩具上用,出于成本考虑,内销的玩具仍大量使用邻苯二甲酸酯。国家质检部门的警告通常也是发给出口产品的。

  在NPE上,由于内外有别的规定,出口和内销的服装也有差别。

  “现在我国对服装的检测上是存在内外有别的。”谢青介绍,目前,服装企业出口和内销是两条线的检验,到国外是海关检测,而国内则是工商行政部门检测。当然,执行的标准也不同,出口是按照欧盟的标准,而内销是按照国内的标准。

  实际上,邻苯二甲酸酯、NPE都存在替代品,但价格却有很大差别。比如含邻苯类的增塑剂,其每吨价格大概14000元,不含邻苯类的增塑剂每吨价格则在两万元上下,而纺织企业在洗涤和印染工序中使用NPE也会大大降低成本。

  这场服装涉毒危机已经让一些大品牌开始了自发的推动产业链“净化”的行为。李宁公司政府及对外公关事务部总监张小岩在8月26日媒体见面会上表示,公司决定将NP、NPE等列入化学品控制名单,然后推动供应商在各个环节中严格遵守这一要求。这意味着李宁公司的二级供应商在向一级供应商供货时,会被强制要求出具第三方证明,说明产品(比如染料)中NP、NPE的含量达到欧盟标准。

  但是,李宁这样的品牌企业虽然有示范作用,却难以替代监管的作用,也不能够让整个行业的企业都这样自觉。在服装含有化学成分方面,监管和执行一直都是难题。

  比如,我国《国家纺织产品基本安全技术规范》早就作出规定,禁止使用可分解芳香胺类染料,但是童装依然多次查出偶氮超标。张凯认为,只有源头淘汰才能根本解决这一问题。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