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消费热点 > 正文

1.76亿摄像头监控着你的生活,安防产业正在闷声发大财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06月26日 15:20:08

  

 

  今年5月,山东威海的一家无人便利店,有人按下了紧急报警按钮键。

  警方到达后,却发现店内没有人,调看监控后才得知,原来是一名小偷,想用钱包卡住门窃走商品,结果操作失误被锁在店内,最后只能利用紧急报警按钮逃走。

  再往前翻看监控记录,竟发现这名小偷近期多次作案。但因为是无人超市没有及时被处理,如果不是这次失误,东窗事发可能要推迟到一周或一个月之后,员工前来补货时才能发现异常。

  在这家十几平米的无人便利店内,安装着3个高清摄像头,但在日常运营中,根本没人会去看这三个监控。

  这是一个尴尬而确实普遍存在的问题。

  中国是全世界视频监控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在公共和私人领域共安装了1.76亿个监控摄像头。

  而且,一线城市已经实现了监控摄像头100% 全覆盖。预计三年内,这个数字会增加到6.26亿。

  在技术方面,中国也不输海外,安防巨头海康威视,还是今年俄罗斯世界杯视频监控设备供应商之一。

  

 

  可是,一线100%覆盖、全国1.76亿摄像头,哺育出的,是超过6000亿元的安防监控市场和海康威视、大华这样的巨头企业;还有计算机视觉领域,这个由商汤、旷视等不断刷新全球AI公司融资纪录的公司领衔的独角兽乐园。

  但在不断增加的摄像头数目和不断精进的人脸识别技术背后,是小偷明目张胆的多次偷窃,是“出了事情再看”,是调看监控时才发现摄像头早就坏了的困窘。

  “这个行业有巨大的金矿没被人发现”,视在科技创始人兼CEO陈玮说,这位拥有二十年行业经验的数字化视频监控开拓者,曾被称为“中国数字化视频第一人”。做过硬件也卖过软件,但是现在他想做的,是视频服务运营。

  “并不是说做一款更牛的摄像头,把人识别出来就算是成功的解决方案了。”

  那什么算成功?激活沉睡的1.76亿摄像头。

  在这片独角兽乐园里,还存在着一片小兽成长的无主之地。

  1

  用上我们的系统之后,他们罚款收入六位数

  在热火朝天的餐厅后厨,一名小厨师忙里偷闲,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手机屏幕亮起。

  “叮”,主管的手机同时收到了这名小厨师,拿出手机全程的图片和视频。

  这就是视在科技的运营应用最为普遍的场景:企业内部管理。

  在企业现有的摄像头内,接入整套行为识别系统,通过视在云服务平台,前端摄像头将抓取到的海量视频信息汇聚到运营管理中心,通过大数据算法、智能分析系统的处理,结合去重、切片、智能过滤等技术,将监测到的关键信息汇总成报告,通过视在APP推送给企业管理人员。

  

 

  这些关键信息被称之为“异常行为”,在企业内部管理中,异常行为不仅包括玩手机、吸烟等违规行为,还包括仪容仪表管理、在岗与否抽查和突发聚众反馈,而且还能完成标准化的门店自动巡视。

  而对于监管区域复杂、监管内容多样的连锁门店来说,除了员工行为,监测信息还涵盖门店卫生、陈列布局、仓储收银、公共安全和监控设备质量。

  “有一家连锁健身房,去年安装了我们的系统,他们的罚款收入竟达到六位数。”

  目前,全国已经接入上万个摄像头,其中应用最广的是餐饮行业。因为这个行业很难标准化,从业人员素质普遍较低,整体业态滞后,而且卫生问题频发。

  一开始,视在被国内一些知名餐饮连锁品牌拒绝,对方说“我们靠的是企业文化、对企业的认同来管理员工,而不是用摄像头去监控员工,这是很low的企业才做的行为。”

  但是,后面爆发的几次卫生问题让其中一家餐饮企业陷入危机,没过多久,它就在全国300多家门店全部应用了这套系统。

  

 

  餐厅门店内监控

  这不是企业文化的全线溃败,而是大部分企业不得不承认的痛点所在:管理太难,成本太高。

  比如机场有一个典型的低频场景:在特定区域,所有人必须穿上条纹的反光背心,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确保安全。这项工作之前是通过人力来完成的,现在只要在原本的摄像头里接入视在运营服务即可。

  “我们可以用20%的成本替代80%的人力”。目前陈玮所用的收费模式和SaaS产品类似,收取服务费,一家拥有16个摄像头以内的门店,一个月几百元。

  但是陈玮觉得,SaaS其实还是在卖产品,这是软件服务商的一套打法,而他更希望自己成为运营商。“他们其实只是想得到我的结果,我并不用为他提供任何软件形态的东西。他也不需要做任何的input,我只是给他我的output。”

  陈玮把这形容为“授人以渔,不如授人以鱼”。当用户只想要鱼的时候,你递给他一根钓鱼竿,还不如直接喂他一条鱼,这才是互联网时代的玩法。

  2

  1.76亿摄像头装给谁看

  “这些摄像头装了给谁看?”

  在锌财经的采访过程中,陈玮反复提出这个问题。他觉得国内的摄像头生产商,不明白用户的真正需求是什么,只是一味地追求摄像头安装数量。

  比如在一些较为敏感的区域,幼儿园。近年来幼师虐童案件高发,360公司也曾高调地向幼儿园赠送摄像机,但实际上噱头大于实际作用。

  

 

  “这些摄像头送了、装了给谁看?给家长看,还是给校长看?他们怎么看得过来?”

  很多计算机识别领域的企业,也试图将这些监控视频利用起来。前段时间,杭州市一家中学引入“智慧行为课堂管理系统”,通过安装在教室里的组合摄像头,收集学生的课堂表现,包括阅读、书写、听讲、起立、举手和趴桌子6种行为,以及害怕、高兴、反感、难过、惊讶、愤怒和中性等数种表情。

  这件事引发的争议无数,细究之下,这是一套前端算法就能做的事情,但是这套系统真正的意义在哪里,通过收集学生的反应和表情评价整堂课的教学质量,这个逻辑是否可行,产品设计者和学校都不清楚。

  没有人关心整个过程,大家都只想要结果。那给摄像头装上“大脑”,才算是真正把这个摄像头激活了。陈玮觉得,未来学校能应用的场景是防止校园霸凌,但是“校园霸凌基本上发生在隐蔽的空间,所以要实现并不容易。”

  这套系统还能应用于老人市场,比如老人异常情况,摔倒或是突发疾病,可以识别并且直接联系救护车。

  但是,陈玮又补充了一句,“养老院可以,但是家里可能就不行了。”

  这项黑科技进不了家门的主要原因,是隐私。这也是视频监控行业对巨大的C端市场,只敢遥望不敢近身的原因。“C端这块我觉得是可以探讨的,目前我们还没有去碰,毕竟这是一个量很大,但不确定性也很高的一个市场。”

  

 

  联想看家宝家用监控

  除此之外,这套系统还没做到完全的智能,比如偷窃行为的识别。陈玮说:“偷窃并不是普遍行为,它是非常隐蔽的。”

  深度学习需要有模型去分析和学习,但偷窃行为没有明确的行为模型和特征,所以很难判断。

  “其实国外企业损失最大的不是外盗,而是员工的内盗”,陈玮在澳洲做过一套关于员工内盗的识别系统。

  “我们把整个交易过程跟视频监控系统打通进行分析:首先,交易过程是否异常?内盗通常发生在退款、退货的过程中,也就是假退款,真偷钱。我们把退款的行为标记出来,然后检测当时对面有没有人?有顾客的概率是多大?我们把全部的视频截出来,然后进行智能筛选。”

  一家中高端女装品牌,在门店安装了这套识别系统,一周后,就抓到了一名店长。

  不过这套系统在国内却没有市场空间,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现金支付的一整套行为被彻底颠覆。

  问题在于,技术可以标准化,但是商业现实却是丰富多样。

  陈玮端起手边的咖啡举例:“商业的最后就像一杯咖啡,除去奶泡,除去巧克力粉,其实真正喝咖啡的人关心的是咖啡的成分,而不是浮在上面的奶泡。”

  3

  商汤和旷视并不是AI安防产业的全部

  “国内的人工智能行业确实处在泡沫之中,他们都是实验室出来的,不懂客户。”

  陈玮觉得,即使现在AI安防行业看起来一片繁荣,前有商汤、旷视这样的“CV四兽”,后有银河水滴、第四范式、腾讯优图这样的崛起新势力,但这些头部企业并不能代表AI安防产业的全部。

  

 

  他觉得当前的AI行业投资人都过分重视团队和技术,而忽视了技术的落地前景。算法再牛逼,无法落地,也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陈玮有自己的一套AI观:人工智能只有符合这3个AI , 即可实现的智能(AVAILABLE INTELLIGENCE),可接受的智能(ACCEPTABLE INTELLIGENCE), 和最重要的一点, 可消费的智能(AFFORDABLE INTELLIGENCE) , 才算的上是真正落地的人工智能AI。

  “我们现在做的一套模式,机器行为识别率能做到百分之九十这个水平,再往上走,我也不想做了,因为我觉得商业价值不高。”

  在陈玮看来,人脸识别的赛道已经陷入了“囚徒困境”:追求无限接近100%的技术提升,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场景的复杂度太高,永远也无法实现100%。

  头部企业用疯狂烧钱进行技术竞赛,用做实验室的一套方法来办企业,但是进入真正的商业江湖,必须要转换视角,当他们以现场管理为导向的时候,才发现,85%到90%的识别率完全可以满足所有的商业诉求。

  

 

  人脸识别

  陈玮举了一个例子:比如餐厅为了防止饭菜里出现头发,要求每位厨师都带好帽子。实验室里的科学家考虑的是,如何做到最大程度的精准,甚至会模拟出戴帽子的最佳角度,但商人会考虑的是,即使5000元一路的识别系统再完美,也不如用不是精准机器识别,但同样有效发现问题的500元一路的系统。

  因为遗漏的损失对餐厅的影响,可能只是每个月多退两个菜,放在4500元的差价前根本不值一提。

  这就是商业逻辑,简单粗野。

  陈玮用BAT举例:B是科技公司,A、T是互联网公司,A做企业服务,T做个人服务。陈玮觉得这个行业内大部分企业都想做百度,而视在想做天猫和淘宝。

  “和目前的AI企业相比,我们更重落地,和运营的厂家相比,我们又有AI技术,其实现在也没有什么运营厂家,讲真话,我觉得蛮少的,或者说,在这个业态里面,目前大家都在谈的是解决方案,跟他们来比的话,或者跟厂家来比的话,我们不卖产品,我们卖的是服务。”

  

 

  现在视在的定位是“视频分析服务运营商”,力争做中国商业视频运营里市场份额最大的公司,至于三年内的短期目标,陈玮说是“一百万以上的规模的用户数”。

  用户和数据,这才是这片无主之地上真正的金矿。

  “如果我手上一百万商家,每个商家有十几个到二十几个摄像头,那我手上就有一千多万个摄像头,等服务期到了,我跟客户说你所有的摄像机我给你免费,打包提供服务和设备,一个订单就是一千万个摄像机。”

  “这就是运营商的力量。”

  飞议

  

 

  ●中国有发展AI的优势,大量数据、大量急需解决的问题、以及庞大体量的实体经济发展,都是促进这个产业发展的关键,但发展过程中也遵循二八定律,两成的头部企业占据了八成的资源和空间。创业型企业的发展机会,应该在AI落地化过程中寻求巨头的互补空间。软件和硬件都有巨头,那么选择提供服务也是一条生存之路。

  文章 ∣ 崔艳

  责编 ∣ 美丽

  摄影 ∣ 黄硕

  手绘 ∣ 瑞兰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