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帝的餐厨垃圾生意:试水地沟油流向实时监测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12日 10:08:59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上海万帝的餐厨垃圾生意:试水地沟油流向实时监测

  上海万帝环境技术有限公司的油水分离系统主要有两处创新:一是油水分离率达到99.76%,另一个就是地沟油流向实现了 实时监控。

  荷兰航空已实现地沟油“上天”,将其作为航空燃料,而中国仍在为如何避免地沟油“上桌”回流而烦恼。

  8月下旬宁波特大地沟油案的开庭审理,不仅仅让中国人为食品安全捏了一把汗,更是牵扯出了一系列的药企误用地沟油的丑闻。

  现阶段还没检测“地沟油”的有效方法,除了加强监管体系、提高利用“地沟油”进行违法交易的成本,使用GPRS等科学技术手段锁住“油口”,实时监测地沟油流向,被视作努力的方向之一。

  2012年6月12日,随着上海第一条餐饮企业“地沟油流向监控系统”示范街在浦东碧云社区建成,主攻餐厨垃圾治理与利用的上海万帝环境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万帝)开始为外界所知。

  实际上,早在2008年前,国内就已经有类似的设备,俗称隔油池。上海万帝创始人、董事长朱明扬称,隔油池油水分离率只有30%。而碧云社区安装的“地沟油流向监控系统”中的油水分离机油水分离率已经达到99.76%,分离出的废弃油脂可直接送到地沟油末端处理厂进行生物柴油的提炼。

  油水分离率达99.76%

  据统计,不包括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等内部食堂,上海有着约6万家餐馆。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废管处特等废弃物管理科的相关人士向早报记者称,上海市每天从地沟油处理来的净油有60吨。

  为了治理地沟油,政府已出台一系列政策和文件。2011年10月,上海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餐厨废弃油脂从严监管整治工作的实施意见》,这份被业界称作“23条”的文件,带动了油水分离设备产业。

  据上海万帝董事总经理张健介绍,自上海出台治理地沟油“23条”后,各家企业闻风而动推出了各种油水分离设备,从上海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二十几家设备供应商提供的设备来看,价格高至十几万元,低至几千元。

  “有的号称‘无动力’式油水分离器,其实就是‘老式隔油池’,用镀锌板或者不锈钢拼凑的敞开式隔油池。这类产品在发达国家早已被淘汰。”朱明扬说,万帝的高效油水分离机,采用高分子亲油方式,油水分离率经国家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高达99.76%。

  张健一再强调,万帝的油水分离系统主要有两处创新:一是油水分离率达到99.76%,另一个就是地沟油流向实现了实时监控。

  在碧云社区一家中餐厅后厨里,早报记者看到,工作人员把收集到的餐厨垃圾(剩饭剩菜)倒进和油水分离机相连接的漏网里,餐厅经理薛海江按下绿色按钮,这台占地不到一平方米的小型“工厂”开始运作。

  “经过这台设备处理后的餐厨垃圾变干了,处理成本也大为降低,最主要的是,后厨环境变得更卫生。以前剩饭剩菜一箩筐地倒进垃圾桶,到处水滋滋油汪汪的。”薛海江说,基本10天左右,这台设备就可以出一桶油。

  由于烹饪方式的不同,碧云社区另一家西餐厅经理赵栋称,他们一个月最多可以收到两桶油。

  张健说,一桶油有30升。

  地沟油实时监测

  从外观来看,万帝的油水分离机比普通的老式隔油器显得灵巧。一台机器只需耗费几个灯泡的电力,就可自动完成油脂、残渣、废水的分离过程。餐厨垃圾中的水直接排到下水道,分离出的废弃油脂进入带锁的储油桶。

  由于设备采用全封闭智能化设计,万帝油水分离机无需像老式隔油器一样要人工清挖。

  在万帝上海总部的会议室里,早报记者看到,经过油水分离机处理过的废弃油,外观和食用油几乎无异,只是颜色比未使用的食用油要深一些。

  “离心式技术油水分离率高低要看设备精密程度,油水比重不同,油浮在水上,通过离心旋转,油进入到另一层面,而这往往会带出10%的水分。”朱明扬称,万帝已经摆脱离心式技术思路,高分子亲油方式利用一种新型材料,这种材料的特性是,只吸附油而不吸附水。

  万帝的创新还在于,实时监测废弃油脂的流向。

  “为什么地沟油容易出现问题?首先,到底产生了多少废弃油脂,这个不容易搞清楚。第二个,废弃油脂的用途是什么,这也不是很清楚。第三,废弃油脂被不法商贩利用的流向也是不清楚的。如何能知道餐饮企业产生废弃油脂的量和走向?我们就想到把物联网技术运用到治理地沟油领域,后来也是碰巧知道政府要在废弃油脂电子信息管理上做出突破。”张健说,之所以可以突破监测瓶颈,和政策不无关系。

  在餐饮企业安装终端油水分离机,在市政有关部门建立废弃油脂流向监测系统,在机器和储油桶内置GPRS,万帝综合利用物联网技术、无限短波技术和射频识别技术(RFID),实现了对废弃油脂的实时监测。

  “原来的监管主要是靠人,通过人管理地沟油成本很高,人管理的伸缩性也很大,最难掌控,而高科技管理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这些问题。”朱明扬说。

  碧云社区目前有20多家餐饮企业安装了万帝的高效油水分离机,这条被称为上海第一条餐饮企业“地沟油流向监控系统”的示范街,每个星期可以收到10桶左右的油。

  朱明扬称,2008年,万帝油水分离机分离率就已经接近90%,而那时国内普遍使用的隔油池只有30%的分离率,并且设计漏洞直接导致“捞地沟油”黑色产业的诞生。2011年8月,万帝高效油水分离机实现99.76%的油水分离率,超出日本现有水平。

  万帝年利润2000多万元

  万帝的研发中心目前位于日本东京,制造工厂位于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营销中心在上海。2011年,万帝的年利润为2000多万元人民币

  “我们在上海新桥有自己的2栋大楼,一栋全部用于技术研发,另一栋可商务使用。”朱明扬说,公司已经把日本的研发中心知识产权移到上海,新桥的研发大楼月底或可使用。万帝在日本有7位专门从事餐厨废弃物处理与利用研究的技术人员,在上海有八九位研发人员,郑州制造工厂约有200名员工。

  1992年,本科毕业于郑州大学的朱明扬赴日留学,在日本多摩大学从事废弃物处理和利用的专业学习。一方面受专业学习影响,朱明扬看到了环保产业未来的前景;另一方面,受日本的环保氛围所感染,他决定在环保上开启自己的事业。

  早在把技术产业化、公司运作之前,在多摩大学学习技术的朱明扬就开始结合餐厨垃圾处理技术,研究起项目来。1996年,技术和资金都到位时,朱明扬根据实际情况成立了自己的全资公司,创始资金为1000万日元,由其自筹。包括他自己,公司共有四名员工:一人管理行政和财务,另外三人从事技术研发。

  “当时公司人不多,将近十几二十年前,我们国家的人力资源和国外人力资源是没法比的,日本的人力资源成本很高,创业的时候只能请几个人。”朱明扬说,公司规模虽不大,但另外2个技术人员都是长期从事餐厨废弃物处理技术工作的。

  2008年,朱明扬回到中国,开始对中国市场进行调研。

  “市场调研以后,我们发现国内餐厨垃圾处理这一块儿很让人吃惊。一是,技术非常落后,工艺非常陈旧,就是简单地打捞浮在泔水上的油。二是,管理方式粗放,没有详细的规定,政策很少,产业定位更是走错了方向。在此之前,餐厨垃圾都是直接拉去喂猪。后来有些处理厂把餐厨垃圾经过简单加工做成猪饲料。”朱明扬发现问题后,通过有关渠道多次向有关部门提交报告,建议禁止用餐厨垃圾做猪饲料。

  “这犯了一个产业方向上的错误,用泔水做饲料有可能发生同源性传染和食源性污染,有很大危害,发达国家早就不允许做。国家政策不明确,在产业技术方向上就走反了。”据相关人士透露,当时有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饲料厂得到政府重视,给这种泔水饲料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生物蛋白饲料。朱明扬再次给有关部门递交了一系列报告,戳穿了“生物蛋白饲料”的美丽外衣。

  根据万帝公司网站资料,万帝的报告内容,被国家相关文件部分摘用:“对餐厨废弃物进行资源化利用,生产沼气、工业油脂、生物柴油、肥料等产品,可从源头上治理用‘地沟油’加工食用油的非法行为,避免将餐厨废弃物直接作为饲料进入食物链,也可有效解决餐厨废弃物直接排入下水道或通过城市生活垃圾收运处理系统进行填埋或焚烧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问题,……也是解决餐厨废弃物引发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本性措施。”

  中国废物资源化产值“2015年将达2万亿元”

  资源放错了位置就成了垃圾,而垃圾放对了位置也可以成为资源。在朱明扬看来,包括餐厨垃圾在内的有机废弃物如果放对地方,就是一种资源,是可以循环利用的。

  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废物资源化科技工程“十二五”专项规划》(下称《规划》)显示,近年来,中国废物资源化产值以每年10%~20%的速度增长,2010年实现产值超过1万亿元,约占节能环保产业总产值的60%以上,预计到2015年中国废物资源化产值将达到2万亿元。

  作为上海的高新技术企业,自2010年起,万帝就开始获得上海市的创新基金支持。万帝看到了废弃物资源化的前景,油水分离设备只是其诸多技术中最为显眼的一项,它还拥有数十项自主知识产权。

  据朱明扬介绍,餐厨废弃物处理与利用技术领域主要有固体和液体分离技术,油水分离技术,大型餐厨垃圾处理智能分拣技术,万帝在这三大领域都有自己的知识产权。

  “有机物的处理是通过厌氧的形式,但是有的建筑物垃圾混在里面,不能发生变化,智能分拣技术就是将无机物和有机物分选开来的技术。”朱明扬说。

  《规划》敲定的餐厨废弃物资源化的技术方向是:“十二五”期间重点研发餐厨垃圾源头油水分离与在线监控技术、垃圾杂质分离技术,高效制沼气与提纯净化技术及装备,利用餐厨垃圾生产饲料无害化处理技术与装备,餐厨废油催化制备生物柴油深加工技术与装备。

  油水分离机市场价“在五六万元左右”

  “城市化速度越快,人们生活的附加物,不管是生活垃圾还是餐厨垃圾,就延伸得越多。我们的研究主要针对有机废弃物处理。”朱明扬介绍说,在发达国家,未来有两大主力新兴产业,一个是能源,一个就是环保,“自然资源有限,能源需要挖掘,但也可以考虑用现有资源转化。”

  据朱明扬称,在发达国家,利用餐厨垃圾制作肥料不再是技术出路,已经不主张农田使用,而是少量用在植物花卉上。中国的餐厨垃圾量很大,如果用在农田上,危害将很大。

  “有机废弃物处理和利用是比较偏的一个专业,而中国的饮食文化决定了餐厨剩余物量特别大,比其他国家都突出,废弃油脂应该有更好的出路。经过油水分离机分离后的废弃油脂可以提炼生物柴油,或者高标号的燃油,比较粗制(品质较差)的可以做成工业油脂。固体(残渣)这一块,通过厌氧发酵技术形成沼气,可以发电。这一项技术,发达国家走得已经较好,通过对沼气提纯做成甲烷气,再做成甲烷燃料电池。日本的市政车有的已经使用甲烷气和甲烷燃料电池。”朱明扬说,如果可以走得再远,甲烷燃料电池将来还可以应用到太空。

  中国当前废弃物资源化的水平与国际还有一段差距,《规划》称,德国利用射频识别(RFID)技术,建立了区域层面垃圾清运及计量系统,提高了垃圾回收、运输与处置效率,而中国“十一五”期间才开始探索RFID技术在垃圾计量监测的应用。

  此外,中国废物资源化的效率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美国每年回收利用社会废物再生资源达到1.25亿吨,规模与中国基本相同,但单位废物资源化产值是中国的4倍。

  朱明扬说,政府在治理地沟油上有三大技术瓶颈:高效的油水分离技术,废弃油脂流向监控电子信息化管理和地沟油检测方法。前两项,万帝基本突破。

  2011年,万帝净利润达到2000多万元,朱明扬预计今年可达到四五千万元,在上海的单机总销售额要达到2000万元。据张健透露,上海大大小小的餐饮企业已经安装500多台万帝油水分离机,除了碧云社区,虹桥迎宾馆、东郊宾馆等也安装了油水分离机。

  在碧云社区试点安装的油水分离机市场价在五六万元左右。朱明扬称,为了让餐饮企业可以承受,公司采纳了政府和客户的建议,把设备的实时计量和恒温保存的功能降了一些,目前在上海推广的主要是两万元左右一台的油水分离设备。 

  7月6日,作为上海高科技创新企业,万帝参加了科技部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且代表上海张江高科(600895)技园区入选“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建设20年成就展”。

  作为一家节能环保高新技术公司,万帝将自己定位为设备和技术的供应商,为政府提供市政管理服务的服务商。

  实际上,上海正在形成废弃油脂油水分离、收运和处置为一体的产业。“23条”明确要求,新开办的餐厨废弃油脂产生单位必须安装油水分离器或隔油池等设施,原有大中型餐厨废弃油脂产生单位要在2012年6月底前全部安装,2012年12月底前上海市所有餐厨废弃油脂产生单位全部安装。

  文件带头,企业跟进提供设备,利用物联网高新技术对地沟油进行实时监测,收运单位收集废弃油脂后交由末端处理厂,上海正在形成自己的模式。

  上海中器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中器)和上海绿铭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绿铭)是上海仅有的2家地沟油末端处理企业。上海中器技术工程师杨建斌向早报记者透露,包括财政局、质监局和发改委在内的上海市有关部门正在评估一个项目,从源头的油水分离设备生产到提炼出的生物柴油的应用方向,政策性的鼓励,这个项目涵盖了整个地沟油资源化应用环节。

  上海中器参与了上述项目。杨建斌称,这个项目一方面是为了改变末端企业亏损局面,另一方面也是作为全国的推广模式去做的。

  “我们要把上海这种模式作为全新的治理地沟油的模式做好,成为全国的一个好样板。”朱明扬也表示,现在作为设备和服务供应商,他们会配合上海市政府的步骤,做好试点推广工作。

  收运和末端处理市场

  朱明扬透露,万帝在上海以外的地区已经提供了全产业链的技术服务,业务范围覆盖北京、辽宁、山东和江浙地区,至少为三个城市提供设备、收运和末端处理的全产业链服务。

  “只要上海市政府批准,我们也可以进入收运和末端处理领域。”朱明扬说,这只是政府一句话的事情。

  上海目前的地沟油管理机制力求杜绝地沟油回流餐桌,但不可避免的是,收运处置场对郊区环境造成了二次污染。

  “收运企业把油收回去后,还要经过简单的处置。我们的油纯度已经很高,而处置场处理后的油纯度顶多能达到80%左右。我们每台设备相当一座小工厂,只需要放在厨房里,通过这种设备出来的油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几了,等于把郊外会造成二次污染的收油企业的工厂分解了,既节约土地资源,也保护了环境。”上海现有18家废弃油脂收运单位,朱明扬对将来进入废弃油脂收运及末端处置领域信心满满。

  据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废管处特等废弃物管理科工作人员透露,上海每天产生的地沟油净油有60多吨,都分给上海中器和上海绿铭进行生物柴油提炼。

  有意思的是,餐饮企业免费将地沟油提供给收运企业,而收运企业却是卖给末端处置企业的。

  上海市市容环境卫生行业协会网站数据显示,上海市5月份的废弃油脂指导价为4980元每吨。如此计算,上海每天废弃油脂可产生的经济效益大约为30万元。

  《学习时报》9月初援引调查机构的数据称,中国每年有450万吨“地沟油”,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地沟油”储备国,市场潜力颇大。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