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肾病医院涉嫌违法售药 药监局难辞其咎

华股财经 2012年10月12日 09:02:37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石家庄肾病医院涉嫌违法售药 药监局难辞其咎

曹记英家中剩余的“高级药”和“5中药”

石家庄肾病医院涉嫌违法售药 药监局难辞其咎

患者家中邮购的石家庄肾病医院生产的“高级药”

  一个布袋,里面包着一些中草药,外面套上一个高档的硬纸盒,封口处贴上“高级”二字,可找来找去没有名称、没有批号、没有生产地址、没有生产日期,更没有注意事项,这是石家庄肾病医院“高级药”的几大特点。

  与此同时,该医院的另一种院内制剂,正式获批前却可以长期在不告知患者的情况下进行临床用药试验,在明知违法的情况下却长期邮寄卖药,在药监部门多次监管下却不被处罚。

  石家庄肾病医院的临床制剂拥有众多“特权”。

  三年都退不掉的“高级药”、“5中药”

  44岁的山西运城人曹记英三年来只想做一件事:把自己从石家庄肾病医院邮购的“高级药”和“5中药”退还医院,把本应给19岁儿子曹煜斌正规透析治疗的费用要回来。但是经过了三年的努力,这件在她看来不难的事情却一直没有做到。

  “真没想到,把假药退了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这是今年6月,三年维权无果的曹记英见到记者说的第一句话。

  曹记英儿子曹煜斌患有尿毒症,需要常年透析。为治病,她把家里房子卖掉带着孩子辗转北京、石家庄、郑州多地治疗却不见好转。

  2008年,在北京给孩子看病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曹记英认识了在北京参加星光大道年度总决赛的程艺辉,程艺辉把有着音乐天赋的曹煜斌带到了总决赛现场。

  在那期节目里,主持人毕福剑鼓励煜斌发挥音乐天赋,虚弱的煜斌在现场唱了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感动了很多观众,曹记英也因此得到了不少好心人的资助。

  “看到了广告说这家医院是全国治疗肾病最好的医院,我们就拿着这些善款来到了石家庄肾病医院继续治疗。”谈起这家最初车接车送,拍着胸脯保证看好儿子病的医院,曹记英极度后悔,“真不应该随便给儿子看病,如果坚持正规治疗也就不会浪费这些人们的‘好心’了。”

  曹煜斌在石家庄肾病医院接受的治疗,是用一个草药包敷在后腰肾脏部位,再用一个机器反复振荡,医院说这种“纳米渗透疗法”,治好了全国各地相当多的慢性肾衰竭和尿毒症患者。住院期间,医院每周都组织患者和家属看健康讲座,内容都是全国各地的患者在这里治疗后的恢复情况。

  本来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却在这家服务态度“非常好”花费却相当高的医院里花光了所有的钱。曹记英想要带着儿子回家,医院不同意出院,后来曹记英四处借钱,筹到了两万多,又买了三个月的药,才带着儿子回了家。

  维权没有结果,反而在药监局挨了打

  在家里,孩子每天坚持使用了这种药,可一直不见好,而且有恶化的倾向。直到两个月后的一天,正在用“纳米渗透疗法”治疗的曹煜斌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困难,拨打110之后送到了当地医院的急诊科。经过了这次抢救,曹煜斌身体大不如前,而曹记英也不敢让儿子再使用这种药了。

  望着家里堆积如山却没有任何疗效的“高级药”5中药,曹记英决定联系医院退掉这批药。经过多次协商,医院同意退掉2个月的药物。当她把药寄还医院之后,医院却并没有像之前承诺的那样退回药费,钱不给了,怎么联系也联系不上了。

  于是,从2009年8月至今,曹记英在石家庄肾病医院、石家庄市药监局、河北省药监局乃至国家药监局四处维权。在维权过程中,她发现石家庄肾病医院给儿子用的药,竟然都没有正规名称、没有批号、没有生产地址、没有生产日期,还没有注意事项和不良反应须知。

  多年的上访维权让曹记英把药品管理的各项法律熟记于心,他向记者展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其中第四十八条明确规定,这属于制售假药,医院的这种行为是违法的,但是药监局明明知道却不管不问,还任由医院胡作非为。”曹记英哭诉着。

  从2009年起,曹记英数次前往河北省药监局和石家庄市药监局反映石家庄肾病医院制售假药的问题,但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2010年5月20日下午,就是在石家庄市药监局办公楼三楼,石家庄市肾病医院办公室主任刘璞推搡殴打了她,并扬言出门掐死她。无奈之下,她只得报警。

  关于此事,当时在场的石家庄市药监局稽查处副处长吴书华告诉记者:“只是简单推了一把,踢了一脚。”而在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青园街派出所2011年6月27日出具的证明明确记录:石家庄市肾病医院办公室主任刘璞与曹记英发生肢体冲突。

  “我在石家庄市肾病医院挨过打,在政府部门石家庄市药监局挨过打,在交涉中多次受到医院的威胁。”提到和医院的交涉经历,曹记英依然不寒而栗。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