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道交通项目贷款需求4000亿 银行热情不高

2012年09月12日 10:07:29
字号:T|T

  近日国家发改委连续批复涉及多个城市的轨道交通、公路建设、港口航道改造、市政等基建项目,据估算项目总金额超万亿元。这样的举措,对促进经济增长不言而喻。受此影响,沪深两市9月7日当天放量大涨,但如何解决如此大量的基建融资需求,备受业界人士关注,是采取银行贷款、发行债券,还是采取信托或资产证券化方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展开调查。

  9月5日,国家发改委共批准了全国19个城市25个轨道交通建设规划项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已公布总投资情况的23个项目共需要投资8418.15亿元。其中地方财政负担的资本金从25%~50%不等,资本金以外的资金大约4086.29亿元主要靠银行贷款解决。

  半数以上靠银行贷款

  国家发改委官网的信息显示,近日获批的25个项目,既有来自苏州、杭州、青岛、深圳、上海、广州等经济较发达的东部城市,也有来自西安、成都、兰州、太原等西部城市。

  近期投资比较大的是广州和上海。广州2012~2018年,将建设8号线北延段、13号线首期、14号线一期、21号线、4号线南延段、11号线、14号线支线等工程,总投资为1241亿元,其中资本金占总投资的45%,计558.45亿元,由广州市财政资金解决。资本金以外的资金采用国内银行贷款等融资方式解决。

  上海调整方案新增11号线迪士尼段、8号线三期、10号线二期、2号线西延伸段、3和4号线分线改造。调整后的规划线路总长为250.55公里,估算总投资1586.91亿元。与原规划相比,总里程和总投资分别增加30.35公里和167.91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除了内蒙古呼包鄂地区城际铁路和江苏省沿江城市群城际轨道交通网规划未公布总投资外,其他的23个项目共需要投资8418.15亿元。其中地方财政负担的资本金从25%~50%不等,资本金以外的资金缺口大约4086.29亿元。

  在发改委的批复中,明确表示“资本金以外的资金利用国内银行贷款解决”的项目就15个,其他的厦门市常州、深圳等地的8个项目“采用国内银行贷款等融资方式解决”。内蒙古呼包鄂地区城际铁路和江苏省沿江城市群城际轨道交通网则显示是:“以地方投资为主,通过市场化运作,积极吸引各类社会资本参与建设和运营。”

  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人士表示:“中央财政没什么配套资金,发改委点菜,地方政府埋单,银行也要跟着埋单。大多数指明了靠国内银行贷款解决,加了一个‘等’字可能还会借助债券和信托这些方式。”

  银行和信托热情不足

  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信贷部总经理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银行对城市轨道交通的贷款比较谨慎,因为轨道交通的特点是一次投资很大,仅凭车票收入的话又很难回收。银行更亲睐的是综合还款来源方式的贷款,因为地铁一建设,沿线的地价就要上升,综合还款来源就是把土地收益和广告收入这些其他派生收入也纳入还款来源。

  在他看来,一些国有大行的分支行和地方性银行是左右为难。银监会对存贷比和行业集中度的要求使得他们不能随意去放贷,但地方政府又逼着他们贷款。因此,他认为这些项目主要应该依赖债券融资而不是银行信贷。

  比如,常州市规划2030年城市轨道交通线网由4条线路组成,总长约129公里。至2018年,建成1号线一期和2号线一期工程,长约53.88公里,形成“十”字型的轨道交通基本骨架。近期建设项目总投资为336.5亿元。其中,资本金占总投资的40%,计134.6亿元,由常州市政府财政资金解决。资本金以外201.9亿元采用国内银行贷款等融资方式解决。

  常州市一家国有大行的负责人表示,这个作为当地的大项目,地方政府很重视,但才刚刚批复,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几家国有大行已经在接触,不排除使用银团贷款的方式。

  今年以来,基建信托开始走俏,也有人把城市轨道交通的融资寄托在信托。中信信托的相关人士认为,发改委批复的规划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城市化发展过程中的刚性需求,也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项目,该公司会积极响应和关注。同时轨道交通能通过信托来融资可能更好,因为这次批复的城市发展水平不同,施工难度也不一样,信托公司可以根据项目的需求来灵活地设计产品。

  资深信托业人士刘擎却认为,“市场需求多少,信托行业就能做多少,这种认识是不对的,信托的发行还是要看总量、风险、价格和净资本”。自实行《净资本管理办法》以来,要按每笔业务计提资本,而主流信托资本在10亿元左右,上20亿元很少见。按每笔业务计提的资本,能算出总量能做多少了。

  刘擎表示,对于“铁公基”项目,有的人认为这是公家项目,风险不高。有的人认为此类项目还款能力很差,修一条路往往需要30~50年把钱收回来,但是信托项目也就3~5年。对于地方政府的财力,兜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也有很多讨论和质疑。这个还是要采取市场化的作法,主要就看信托公司认不认,各家信托风控存在差异。

  在刘擎看来,信托公司选择轨道项目,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看收费,因为轨道基建类国有主体融资,信托报酬率可能也不高。信托公司会自己去核算做哪个更划算,所以这类业务未必有优势。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