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放缓但长期向好趋势不变

2012年09月14日 10:38:47
字号:T|T

  2012夏季达沃斯论坛昨日在天津圆满落幕。这是在中国举办的第六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也是规模最大的一届。11日至13日,80多个国家和地区2000多名新领军者云集天津,密集上演“头脑风暴”。多名与会论坛知名人士认为,看好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趋势。

  IMF副总裁朱民:

  中国经济发展必须坚持可持续、包容、绿色原则

  ● 增速下降是调控结果初步显现

  “上半年中国GDP达到7.8%的增速,这是一个不错的数字。”朱民认为,增速下降是对经济过热适度调控的结果,政策效果初步显现。但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为了防止增速过快下滑,中国仍需把“稳增长”作为首要目标。

  谈及如何“稳增长”,朱民强调,最难的不是推动GDP增长,因为中国财政赤字很少,还有很多政策空间。“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兼顾结构调整,才是最主要的。”

  他表示,当下投资在GDP中的占比达到15.8%,如此高速的增长是很难维持的。“全球经济下滑,对外需求下降,如果还维持高增长,必然出现产能过剩,导致企业利润萎缩,进而又会对经济增长产生影响。”

  那么,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应该寻找一个怎样的发展方向?

  朱民认为可持续性、包容性、绿色性三条原则必须坚持。第一,要坚持可持续的增长方式,既不能像欧洲一些国家那样,靠借钱消费推动增长,也不能过分依靠投资拉动。对新兴经济体来说,未来经济发展需要更可持续的动力,那就是消费。第二,增长的包容性很重要,增长的结果要让百姓共享,逐步缩小收入差距。第三,要注重增长的绿色性,不能以高能耗、高物耗、高污染为代价。

  对于基建投资,朱民认为,关键是看投到什么地方。比如,医疗方面的基建项目就是不错的选择。“通过改善老百姓的医疗状况,消减其后顾之忧,就可更多地拉动消费,这样的投资项目意义更大。”

  ● 新兴经济体GDP受外部影响高达60%

  在世界经济格局发生深度演变的今天,各国经济关联性大大加强,朱民对此印象深刻。

  “这对各国贸易增长起到良好作用,但也产生了风险。”他说,“我们发现,拉美的股票市场与亚洲新兴的股票市场关联度高达80%。这就是说,各国经济受外部影响很大,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的波动受外部影响高达60%。”

  他认为,欧债危机的进展,以及美国或将推出的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都应引起中国重视。

  他建议,中国首先要承担大国责任,通过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资,积极支持欧洲国家度过危机,为合作共赢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

  另一方面,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引起流动性过剩,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朱民认为,对中国而言,虽然目前经济增幅放缓,但因为农产品价格、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原材料高位震荡,通货膨胀的压力仍存,中国政府需要未雨绸缪。

  ● 中国决定增资IMF430亿美元

  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股权进行了改革,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都成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十位的股东。

  朱民表示,当前,新兴经济体经济快速增长,占全球GDP比重超过50%,已经成为世界发展的主导力量。

  “作为新兴经济体之一,中国的股权几乎翻了一番,达到6%左右。这表明了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朱民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一个以额度为基础的单位,它要反映世界经济结构发生的变化。因此,中国经济在全球份额中的增长,也反映在基金的治理结构和股权结构中。

  不久前在墨西哥召开的G20峰会上,中国宣布支持并决定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增资,出资数额为430亿美元。

  “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国际责任是相称的。”朱民说,“另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采取更开放的原则,希望越来越多的新兴经济体参与管理,更好地反映全球经济的声音,我觉得这是正确的方向。”

  制造业领军者把脉“中国制造

  ● 人口红利透支 “三低”模式长期存在

  汽车巨头福特从中国和墨西哥撤回1万多个工作岗位;建筑设备供应商卡特彼勒、美国通用撤回多家中国代工厂;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等一批新崛起的低成本制造业“追兵”来势汹汹。内外夹击,中国制造到了十字路口。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贸易进出口是自2009年以来增长速度最低的一个时期。

  中国制造业缘何遭遇“寒流”?美国塔夫斯大学高级副院长查克拉沃蒂认为,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一些撤离中国的企业,多属于玩具、服装、鞋帽等劳动密集型行业。

  雷诺-日产联盟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在论坛上表示,中国制造业30多年高速发展,透支了“人口红利”,当前外资制造企业向成本更低的新兴经济体转移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一些具有较高科技含量的国际企业,受到中国企业的挑战,竞争力下降,在本国激励政策的作用下,无奈选择“回流”。

  乐购中国公共事务部高级副总裁陆海清说:“外资撤退并非普遍现象,也不表明中国投资环境开始恶化。相反,面对具有巨大市场和深厚潜力的中国,任何一个跨国企业都不会轻言放弃。”

  就在2012夏季达沃斯论坛举办地天津,德国大众汽车9.27亿欧元的变速器项目、法国阿尔斯通全球最大的水电设备生产基地等一批项目近期纷纷落户。

  “中国制造轻松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表面看,这一轮危机是受全球经济环境影响,实际上中国制造业的低端制造、低成本竞争、低附加值出口的‘三低’模式长期存在,‘技术空心化’问题被掩盖。”北京汽车集团董事长徐和谊说。

  ● 找准比较优势拥有创新“核武器”

  商务部数据显示,全国今年1至7月份制造业吸收外资仍然占比45.2%,和往年基本持平。

  “每个国家都要找准自己的比较竞争优势,才能从全球化的发展中获得好处。”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说,过去的30多年,中国发展成为“世界工厂”,多年形成的庞大工业体系和配套体系,为制造业发展打下牢固基础,这是其他新兴经济体短时间无法撼动的。

  查克拉沃蒂认为,中国的优势在于创造了一个可复制的、能够迅速规模化的制造流程。

  记者在论坛期间了解到,全球顶级时装企业阿玛尼最近以全球平均最高毛料价格订购了中国纺织企业约300米的面料。这是阿玛尼“投石问路”,首次将高级面料交给欧洲以外国家生产。

  在很多光伏企业遭遇“寒流”时,北电能源(青岛)有限公司却受到三家风投公司“追捧”。拥有逆变器生产的关键技术和海外市场份额,今年利润有望比去年增长四倍。

  与会的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告诉记者,在不久前举行的德国柏林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会上,TCL研发的3D智能云电视、智能云手机等产品受到客户青睐。“在全球竞争的战场上,拥有含金量高的创新‘核武器’,才能立于不败。”

  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在论坛上说:“要提升品质必须加强精益管理,至少10%的效益可以通过精益管理创造出来。”

  波士顿咨询公司此间报告显示,一批崛起中的中国成长型企业,正在成功地从一些世界老牌企业手中抢占市场份额。在重型设备行业中尤为如此。如三一集团有限公司和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均位居全球十大建筑设备制造商行列。

  ● 投入创造力量制定全球化战略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制造业靠“三低”增长、规模扩张的时代即将结束,这些企业的销售增速在逐步放缓,利润率和盈利面临巨大压力。如何更上层楼?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论坛上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制造业必须建立成本领先之外的竞争力。

  如何做到这一点?报告认为,应重点从提高生产效率,增强研发水平,强化并购能力,制定全球化战略着手。

  徐和谊认为,应在创造上投入更多的力量,通过技术创新、品牌塑造、创意设计等打造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实现从世界产业分工链条中由“低端”向“高端”的上移。

  这一观点在达沃斯论坛引起了共鸣。卡洛斯·戈恩认为,中国制造要提高竞争力,应加快从“生产机器”向“创新中心”转型。

  另外,积极借助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成本优势,加快“走出去”,也被认为是突围的重要路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2012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指出,中国的制造业应该主动利用优势出击。

  但在不断加快海外布局步伐的同时,需要克服“水土不服”的问题。一方面,要习惯国际化的管理模式,积极打造备受尊重的全球性品牌。另一方面,增强跨文化整合的能力,为全球化战略顺利实施扫除障碍。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