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与中铁六局群殴事件揭开铁路招标潜规则

2012年09月19日 09:56:59
字号:T|T

  因近亿元“中介费”协商起分歧,京福高铁(安徽段)一工地发生国企与民企之间的恶性群殴事件。这一群殴事件背后,涉及的是过去多年铁路招投标过程中“中介费”的潜规则。

  昨日,《第一财经日报》致电铁道部政治新闻处,新闻处相关人士称,铁道部已第一时间对此事介入调查,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对于媒体报道事件原因的真实性,该人士未给予评价。

  37公里的高铁工程

  新华社昨日以“新华视点”名义刊发了对这一事件的详细调查。

  新华社的报道称,今年9月初,一位自称在合肥至福州铁路(安徽段)打工者在论坛发帖称,中铁六局工程结算时不想付钱,导致半年多时间他们都在讨薪,而在8月底,对方组织几百名暴徒,拿着棍棒、铁管对工地民工进行打、砸、抢。

  群殴双方分别为中铁六局集团有限公司和福建省信通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的相关人员。泾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介绍,中铁六局有百余人参与了这一事件,福建信通公司有27人住院治疗。目前,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了中铁六局6名人员。

  中铁六局合福铁路指挥部回应称,福建信通公司负责施工11座隧道工程,目前,中铁六局已向施工方支付了足额工程款。8月27日,中铁六局方面对笔架山隧道进口等施工点进行排险复工,80多名员工在隧道进口处受到福建信通公司员工的强行阻拦,双方发生冲突。

  事情起源于2010年初,为了帮助中铁六局获得全长约37公里的高铁工程,民营企业福建信通公司向有关部门支付了上亿元所谓的“中介费”。

  新华社援引中铁六局合福铁路指挥部负责人的话称,2010年2、3月份,工程中标以前,福建信通公司找到中铁六局,表示他们有“关系”中这个标,交换条件是,11座隧道工程由其施工。

  2010年4月,在福建信通公司的“关系”帮助下,中铁六局顺利中标,于是“兑现”承诺:隧道工程交由福建信通公司施工。

  建设初期双方合作还比较顺利,然而,随着有关部门开始对高铁工程清理整顿,以及福建信通公司今年2月表示退出施工现场,“中介费”问题浮出水面。

  最终双方成立清场小组开始谈判,但是,在最终补偿问题上,特别是如何分担当初为获取工程所花费的“中介费”方面产生分歧。

  招标代理“职业化”

  中铁六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采访中表示,按道理,中标是不需费用的,只要企业符合条件,就可以投标。而福建信通公司退场时提出的费用补偿,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是难以列支的。

  关于这笔“中介费”的具体金额和流向,两家企业相关负责人均语焉不详。宣城市铁路工作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表示,作为工程中标的行贿成本,“中介费”或曰“买标费”是上不了台面的。作为项目业主,京福铁路客运专线安徽有限责任公司是否觉察到这类问题?新华社记者致电该公司综合部一位陈姓负责人时,他先是以不便发表意见搪塞,之后以分管领导在外地出差为由,拒绝了采访请求。

  “‘中介费’不算什么秘密,是业内都知道的潜规则,但搞成如此暴力事件可以说是一个极端化的体现。”昨日,一位自称曾经是职业铁路招标“代理人”的人士对本报记者描述。

  该人士还透露,他们的主要客户是民营企业。由于大型国企制度相对完善,也不太可能直接借助他们获得工程,于是,民营企业便通过代理人的渠道与国企做“条件交换”,各获其利。“个人和公关公司主要获取好处费,而民企主要获得工程转包。”他介绍,部分民企甚至拥有自己的“公关团队”,专门靠帮助大型国企获取工程,之后分食获利。他说,这一切全靠钱铺路。

  “代理人”和预备投标企业在招投标前一般会签订一份“协议”,拿到工程后,“代理人”将按照协议获取好处费或转包工程。

  “‘代理人’通常和设计单位、铁路部门、招标专家有密切的关系,这是一条紧密的利益链。”上述人士表示,几年前,“代理人”曾是一个很成“气候”的行业。不仅是个人,甚至许多注册的公关公司私底下最主要的业务就是公关铁路招标。

  然而,2011年开始,有关部门加强了相关行业的整顿,许多职业“代理人”做不下去而纷纷转行。

  该人士称,京福高铁安徽段出现恶性群殴事件,主要是出现未曾预知的“外力”“破坏”了这一协议,否则这将是一份很难为人所知的“协议”。

  据媒体报道,山西女商人丁书苗通过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帮助相关企业赢得招投标获取好处费。具体操作方式是,刘志军帮助丁书苗指定的相关企业中标,丁书苗再按照工程额1.5%~3.8%的比例收取介绍费。丁书苗共得“好处费”逾20亿元。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曾对本报记者说,中介费已成为招标领域最大的腐败。而且某些中介拥有复杂的关系网,甚至部分央企也要通过他们的关系才能拿到项目。据他介绍,过去一段时间内,中介费根据工程大小收取。100亿元以上的工程往往收取1%~2%的中介费,稍小的工程是3%~4%,还有些工程收取6%的中介费。

  灰色招标曝光将继续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2年,铁道部就出台了《铁路建设工程招标投标实施办法》,其中特别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法限制或排斥本地区、本系统以外的具备相应资质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参加投标,不得以任何方式非法干涉招标投标活动。

  但多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证实,在实际操作中,铁路系统外的企业一般需要与铁道系统的企业组成联合体,方能承揽铁道业务。铁道部相关人士对这一说法并未否定。

  一位接近铁道部的人士称,随着国家审计署近年针对铁路系统的跟踪审计调查,中国铁路建设招投标制度形同虚设的情况会继续被曝光。

  今年8月,国资委相关部门曾下发一则通知要求,各主要参与铁路工程建设的央企自查工程领域违法情形,其中包括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5家企业。

  通知要求这5家央企先自查自报,主要查找经营中存在的“支付或变相支付好处费、违规转分包工程、违规转让出借资质证书”等非正常市场竞争问题,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整改。

  改革进行时

  事实上,自盛光祖接任铁道部部长后,相关部门和铁道部就启动了铁路工程招投标的改革。接近铁道部的人士称,自铁道部多名高官落马后,铁道部内部人事系统发生了一些松动,再不是谁能“独揽天下”的时代。

  前述自称铁路“代理人”的人士介绍,自铁道系统开始改革,不少关系链条都发生断裂,许多以前专门代理此类招投标的人员纷纷转业。

  2011年,铁道部曾下发《关于上报工程转包和违法分包清理情况的通知》等文件,要求做好工程转包和违规分包的清理工作。同年9月份,铁道部建管司出台了《关于铁道工程交易中心招标项目到北京市建设工程发包承包交易中心良乡隔夜评标区评标的通知》,要求将铁道工程交易中心开标的铁路工程建设项目的评标工作,移交到北京市建设工程发包承包交易中心良乡隔夜评标区进行。此举实际上已经是部管工程招投标移交地方平台的尝试。

  今年5月,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铁道部正式印发了《关于铁路工程项目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工作的指导意见》,称未来铁路建设招标都将进入“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市场”。该意见明确要求取消铁道部和18个铁路局(公司)原有的铁路工程交易中心;全国18个铁路局(公司)管理的工程项目,分两批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

  国家发改委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陈元龙曾对本报记者表示,将原本在铁路交易中心进行招投标的铁路工程项目放在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公开招投标,是将招投标放权给地方、放权给市场的一种体现。

  不过,也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认为,如果铁路工程不引入第三方监督,仍是由铁道部和地方铁路局主导,谁最终中标铁路系统仍有最大决定权,只不过在腐败链条上加入了地方招标平台的缓解。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