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金融监管机构换帅一周年 金融改革仍待突破

2012年10月08日 08:41:03
字号:T|T

  今年10月,证监会、银监会和保监会三大金融监管机构换帅已满一周年,在过去的一年里,郭树清、尚福林和项俊波带领的“三会”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取得了不少成就。不过,在金融改革的道路上,三位新帅仍须迈过多道坎儿,改革才能取得实质性的突破。

  证券

  A股市到底如何定位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或许很尴尬,在他继任证监会主席一年来,A股市场一路跌跌不休,直到不久前的9月下旬还盘中跌破2000点。不过股市的下跌终究是市场行为,糟糕的市场表现之外,郭树清上任一年来,在股票发行与退出机制上的改革成就有目共睹,其所一直倡导的价值投资上市公司分红制度重构也是郭树清上任一年来的重要亮点。

  尽管郭树清在股票发行与退出机制以及公司分红和价值投资构建中成果颇多,但不可回避的一个事实是:中国股市到底该如何定位?这个困扰证监会多年的问题仍然没能明确。

  中国股市存在的核心意义到底在哪里?它到底该是为企业融资服务的市场,还是为投资者服务的市场?这两者之间证监会更应侧重谁?这个问题在尚福林时代就一直是个模糊的概念,直到郭树清时代,这个问题依旧模糊。

  在很多市场人士看来,关于股市存在价值的选择,无论是尚福林还是郭树清,他们似乎更倾向于前者,当然这其中或许夹杂着不少的情绪因素,因为每每市场高呼停发IPO、暂停股市融资功能以救市的时候,A股市场的IPO发行仍然保持着高节奏,似有“IPO正常发行重于救市”之意,而在如今2000点再度跌破之际,这种呼声尤为强烈。

  分析人士认为,融资与投资功能是股市的两大关键功能,过分重视融资功能而忽视投资功能,往往会造成竭泽而渔的后果,如果投资者的利益得不到充分保证,那A股市场将失去大量的投资者而自断生路。其实,股市发行与退出制度改革,其核心应该在于投资者利益的保护和市场秩序的维护,不管哪种发行体制各有利弊,惟有投资者的利益保护才是永恒,证监会一切改革的核心应该以维护投资者利益、维护市场秩序作为指导。

  对于郭树清而言,一个有效的市场秩序的构建要远远重于各种形式上的改革。相对于形式改革,市场秩序的维护才是核心,未来的证监会需要在维护市场秩序和保护投资者利益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

  银行业

  何时能摆脱利差依赖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从“证监会”转战“银监会”一年,不仅回归了银行业这一老本行,同时其稳健、低调的作风也让现行政策保持了一定的连贯性和稳定性。

  在过去的一年中,银监会“有打有压”,既关注银行业本身的风险管理及内控机制,也关注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同时,一些此前备受关注的服务收费新规、资本监管新规,在这一年中陆续兑现,银监会也从年初开始整治银行业的不规范经营。

  不过,尽管尚福林主政的银监会在一些问题上取得不少成就,但在银行业盈利模式这一核心问题上,我国的银行业并未出现较大的改观,中间业务在银行盈利体系中的占比仍然很小,银行业靠政策性利差度日的局面几乎未见任何实质性改善。在未来利率市场化的大趋势下,银行业如何摆脱对传统业务的依赖,加强业务创新和中间业务拓展,仍将是摆在尚福林面前的最大难题。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直言,未来的挑战就是“三化”,利率市场化、汇率自由化和人民币国际化;而这三方面对整个银行业的发展都有所影响。利率市场化一旦正式到来,国内银行利差必定缩小,商业银行盈利能力也会急速缩水,所以帮助银行寻找新的盈利方式、融资模式是银监会的一大难题之一。

  当然,除了“最大难题”之外,尚福林还面临着其他一些问题的困扰。短期来看,在今年国内外经济形势不景气、银行业盈利增速明显放缓、不良贷款增加等因素下,如何维持银行业稳定、如何推进银行业深层机制改革、如何平稳应对下一个经济周期对银行资产质量的考验……这些恐怕都是尚福林在接下来任期内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需要指出的是,在我国金融界的各个角落,银行业是盈利能力最强的龙头,这一点已经得到外界的公认。因此,在分析人士看来,相对于保险业和证券期货业,银行业改革所面临的现实盈利压力要小很多,这是尚福林的优势。

  保险业

  多项制度仍待突破

  挂帅保监会主席后的48天内,项俊波一直对外三缄其口。去年12月7日,项俊波在一场消费者座谈会上打破静默,高调表态要干实事,建立一系列保险消费者利益保护机制,并在今年年初的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将解决车险理赔难和寿险销售误导列为今年监管的首要任务。

  事实也证明,项俊波执掌帅印一年来,不仅在车险问题上下功夫不少,还大力健全了保险消费者的投诉制度,提高了理赔效率。此外,项俊波还推动了批量险资投资新政的推出,为投资松绑,显示出监管机构在很大程度上将投资权限归还市场。

  不过,对于项俊波而言,保险业面临的三座大山依然压力不轻。

  首先是涉及面广的政策性保险制度。在今年年初的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项俊波曾提出今年的三大重点工作之一就是推进农业保险、巨灾保险、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发展。项俊波表态,加大政策协调力度,创造有利发展条件,争取国家税收政策支持,推动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试点工作的开展;要推动出台《农业保险条例》,从立法层面建立统一的农业保险制度框架;推动巨灾保险立法,将巨灾保险制度纳入国家综合灾害防范体系,争取国家在立法保障、财政税收政策、防灾减灾等方面给予支持。不过,由于多项政策性保险制度影响面较大,涉及部门较多,目前还没有新的进展。

  第二座大山仍然在于项俊波下了不少功夫的车险问题上。项俊波执掌帅印一年来,车险备受诟病的“高保低赔”、“无责不赔”等条款被提上修改日程,行业协会的示范条款已推出,曾经十多项免除责任实现“责任化”,车险费率市场化的条件也敲定,但由于后台需要庞大的数据和复杂的系统支持目前仍难产。

  第三座大山在于保险业的人事制度。保监会今年多次鼓励保险公司改善营销员待遇,试点将营销员转化为公司正式员工,但由于这将给保险公司带来很大的经营压力而难以推进。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