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份额洗盘:中国将跃升为第三大份额国

2012年10月10日 08:43:45
字号:T|T

  [ 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994%大幅上升至6.390%,跃身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IMF第三大份额国,标志着中国的综合实力和全球话语权的显著提升 ]

  世界经济版图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全球治理的格局也将作出相应改革。本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秋季年会将为2010年决定的IMF份额改革做最后冲刺。

  这项改革意义深远,尤其对中国而言:超过6%的份额将从代表性过高的成员国转移到代表性不足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而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994%大幅上升至6.390%,跃身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IMF第三大份额国,标志着中国的综合实力和全球话语权的显著提升。

  份额改革后中国将成第三大份额国

  份额认缴(quota subscriptions)是IMF资金的主要来源。IMF的每个成员国都会基于该成员国在世界经济中的相对地位被分配一定的份额(quota)。成员国的份额决定了其向IMF出资的最高限额和投票权,并关系到其可从IMF获得贷款的限额。

  2010年12月15日,IMF最高决策机构理事会批准了关于IMF份额和治理改革的方案,并完成了第14次份额总检查。改革方案将涉及修正IMF协定,并需要占总投票权85%的五分之三的成员国接受。

  一经成员国批准和实施,这项改革将带来前所未有的改变:不仅总份额将增加一倍,份额比重也将被大幅调整,以更好地反映IMF成员国在全球经济中相对权重的变化。

  IMF的上一次份额改革是2008年改革,2011年3月3日生效。2008年的改革通过特别增加54个国家的份额,提高了有活力经济体的代表权,并通过将基本票(basic votes)增加至原来的近3倍,提高了低收入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权。

  份额以IMF的记账单位特别提款权(SDR)计值。IMF最大的成员国是美国,目前其份额为421亿特别提款权(约合640亿美元),最小的成员国是图瓦卢,目前其份额为180万特别提款权(约合270万美元).

  而新一轮改革(即第14次份额总检查)将会带来意义深远的变化:一方面,IMF份额将翻番,从约2384亿SDR增加到约4768亿SDR(按目前汇率约合7200亿美元);另一方面,超过6%的份额将从代表性过高的成员国转移到代表性不足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

  份额比重的显著调整对中国的影响格外明显。改革后,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994%大幅上升至6.390%,跃身为IMF第三大份额国,比第二位的日本(6.461%)仅低0.071个百分点,而美国依然是第一位(17.398%)。金砖四国(巴西、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将全部跻身IMF份额最高的十大成员国之列。

  按照改革后的最新份额比重,IMF十大成员国将依次分别为美国、日本、中国、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印度、俄罗斯和巴西。

  此外,最贫穷国家的份额和投票权比重将被维持。这些国家是符合低收入“减贫与增长信托”(PRGT)资格的成员国,它们的人均收入在2008年低于1135美元——国际开发协会(IDA)设定的上限,或对于小国而言,低于该数额的两倍。

  不可小觑的份额公式

  根据IMF的计划,第14次份额总检查是基于现行份额公式不变为前提进行的改革。对这一公式的全面检查将于2013年1月结束,第15次份额总检查将于2014年1月之前结束。

  IMF的份额公式是该组织评估一个成员国相对地位的指导原则。因此,理解公式是理解IMF份额向新兴市场转移的基础。

  具体来说,现行的份额公式是包括以下变量的加权平均值:GDP(权重为50%)、开放度(主要是衡量经常项目收支总和)(30%)、经济波动性(经常项目收入和资本净流动的波动度)(15%),以及国际储备(5%)。这里的GDP是以市场汇率计算的GDP(权重为60%)和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的GDP(权重为40%)的混合变量。公式还包括一个“压缩因子”(0.95%),用来缩小成员国计算份额的离散程度。

  因此,尽管中国的GDP规模已经超过日本,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由于GDP权重仅占份额公式的一半,中国并不能立刻成为份额第二大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3月,IMF执行董事会对份额公式改革进行了首次正式讨论,强调需要就一个“更能反映成员国在全球经济中相对地位”的份额公式达成协议,并在今年4月的IMF春季年会上重申了在2013年1月前完成全面重估的承诺。

  IMF目前的份额公式改革讨论是基于其工作人员的研究报告进行的。根据IMF于10月9日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董事会重申,GDP应该继续在份额公式中拥有最大权重。其中,“很多”董事呼吁增加GDP权重,“几位”董事仍然偏好只有GDP变量的公式,但有“几位”董事不愿增加GDP权重,尤其是相对开放度这一变量。

  这份报告将几种目前最有可能的几种改革的潜在影响进行了量化:通过去掉一个或多个变量来简化公式(例如只用GDP)、增加GDP中PPP的相对权重(目前是40%)、设定金融开放度占GDP份额比重的上限、增加金融开放度的权重,以及纳入成员国的资金贡献。这些情景的计算能够促进讨论,但并不代表工作人员的建议。

  对于经济规模不断扩大的新兴市场国家而言,GDP的变化带来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研究结果显示,如果公式仅包含GDP一个变量,同时又维持基于市场汇率和PPP的GDP权重不变的话,美国和中国的份额将分别上升至20.1%和10.1%,尽管日本也会上升到7.2%,但将落后中国而位列第三。

  此外,资金贡献与份额挂钩也是新兴市场所期待的。中国在今年6月的G20洛斯卡沃斯峰会上表示,将向IMF注资430亿美元(授信额度),巴西、印度、俄罗斯和墨西哥也将分别注资100亿美元。如果上述提议得到考虑,那么新兴经济体本次增资既能突显其参与国际经济金融事务的实力与意愿,又能为未来份额公式技术性调整做好准备。

  为什么份额如此重要

  首先,份额认缴(份额比重)。成员国认缴的份额决定了其向IMF提供资金的最高限额。成员国在加入IMF时必须全额缴纳份额:25%必须以特别提款权或广泛接受的货币(如美元、欧元、日元或英镑)缴付,其余以成员国本币缴付。

  其次,投票权(投票权比重)。份额基本上决定了成员国在IMF决策中的投票权。IMF每个成员国的投票权由基本票加上每10万特别提款权的份额增加的一票构成。2008年的改革将基本票固定为占总投票的5.502%。目前的基本票数几乎是2008年改革生效之前基本票数的3倍。

  第三,获得贷款。成员国可从IMF获得的融资数额(贷款限额)以其份额为基础。例如,在备用和中期安排下,成员国每年可以借入份额200%以内的资金,累计最多为份额的600%。然而,特殊情况下的贷款限额可能更高。

  IMF理事会通常每隔五年会进行一次份额总检查。份额的任何变化必须经85%的总投票权批准,并需要113个成员签字认可,而一个成员国的份额未经本国同意不得改变。

  美国大选“拖累”改革进展

  尽管IMF董事会承诺将在2012年IMF秋季年会前落实2010年改革,但这项备受期待的改革至今迟迟未到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IMF最大股东美国未能将改革决议提交国会批准。

  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少新兴市场国家担心,由于IMF规定要求85%的总投票,而美国又独占超过17%的最大份额,今年11月将迎来大选的美国恐怕不会在新总统上任之前批准这项改革。

  IMF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此前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我们会竭尽所能争取到尽可能多的国家来投票批准这项治理改革。我们希望美国能够有所行动。美国已经表示,由于目前他们正在选举期,因此决定暂时不提交任何新的法案。但我们会敦促他们尽快通过,并尽快完成这项治理改革。”

  正如IMF总裁拉加德所说:“我们正在竭尽全力帮助成员国向终点线冲刺——即使不能在10月实现,也要在之后尽快完成。”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