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资产泡沫并非缘于流动性过剩

2008年04月23日 18:57:32 来源:大赢家财富网
字号:T|T

  “股市楼市泡沫并非由流动性过剩造成。”在日前招商地产举行的半山财富论坛上郎咸平教授语出惊人,“一些行业的经营形势变差迫使企业把钱投入到热门资产中才是实质。””

  用“温补”调理通胀

  郎咸平认为,现阶段的中国经济是二元结构,同时存在过热和过冷的情况。具体而言,在地方政府以GDP为纲的理念之下,与投资建设相关的部门是过热的,比如钢铁、水泥、房地产等,它们的增长率超过了GDP的增长率;但一些行业,尤其是处于制造业中的民营企业是过冷的。在宏观调控下,银行会抽回过冷部门的钱投入到过热部门中。另外,企业家自己也会抽出资金由过冷的部门转入过热部门,甚至进入股市楼市,从而推高了资产价格。举例来说,中国制造业的代表之一青岛海尔就直接投了巨资到房地产市场。

  因此,当只用提高利率、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等手段收回过剩的流动性时,效果不一定像只有一元结构的经济体那样理想。

  而当资金从过冷部门流向过热部门时,容易引起通胀。比如,一些农业生产者也炒楼炒股了,他们就从过去的产品提供者变成了消费者。加之美国次贷的影响,以及商品价格的上升,通胀数据很容易上涨。“现在一些国际炒家开始盯住中国,中国需要什么,他们就先炒高相应期货价格,然后高价把实物卖给中国。”郎咸平提醒说。

  对于控制通货膨胀以及经济过热,郎咸平开出了自己的药方。他认为,经济过热及通货膨胀就像“肝炎”,有两个火,太旺,但如果病人体质不好,就不能用大凉的方去治,而应用“温补”的方法,先把病人的体质调理好了,然后才去治疗。

  目前股改并不成功

  对于投资者最关心的股市问题,郎咸平直言不讳:“目前股改并不成功。”他将中国股改和英国的股改做了对比。英国在撒切尔夫人时代,按照罗斯柴尔德家族设计的方案进行了一次股改。英国这次股改,主要有三原则:第一,要负有信托责任的职业经理人经营的国有企业才能股改;第二,只有经营得好的国有企业才可以股改,经营坏的公司不可以股改;第三,英国政府对股改完成后的公司仍旧持有一股“黄金股”,当发现股改后的公司侵犯到中小股民利益的时候,就可行使一票否决权。英国政府的“黄金股”原则上是永久持有的,其间会根据每个公司的情况而决定时间长短,也就是说,政府永久性不退出以保护中小投资者。“我们如何呢?一些公司的管理层对流通股东缺乏负责任的信托精神,一有机会就会抛股票;不论业绩好坏的公司都能股改,增加了市场负担;管理层对公司的监管也不到位。”郎咸平评论说,“证监会监管的重点应是打击不法交易、内幕交易及操纵股价,而不是打击泡沫,因为股市泡沫本身是不可判断的。”

  此外,郎咸平认为,股市中的二八现象和二元经济结构直接挂钩。近年来股市中表现得较好的是一些和与拉动GDP相关的行业,如地产、银行、钢铁等行业。“但它们涨得太快了,过于高估。我在去年就提示了风险。”

  郎咸平直言,我们有着各种公司治理制度。比如有从美国而来的独立董事制,也有从欧洲而来的临事制度,但关键要看执行,关键是管理层要负起“信托责任”来。

  我们还不是制造业大国

  谈及国际分工,郎咸平深表忧虑。他认为,在制造业的产业链上,国际资本只是把整个制造业产业链里面价值最差的部分给中国人做。

  目前,中国大多数企业只是在加工,而产品设计、各级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销售、一直到最后的零售等环节都被国际大资本控制。以芭比娃娃为例,它在美国沃尔玛以9.99美元出售,而在中国的出厂价只有1美元。我们创造了多少价值呢?只有1美元。而这是在我们浪费了资源,破坏了环境,牺牲了劳动力的前提下取得的。那么剩下的9美元价值是谁创造的?其是由产品设计、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零售等大物流环节所创造。所以,我们越制造,别人越赚钱。

  而被定位在制造业的低端环节上,会导致一些问题,比如就业。因为,低端的制造业需要的是工人,而不是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他接触的一些厂家从守大门的到管理层没有一个是大学生。

  现在的问题在于,中国固定资产投资部分占到GDP的近50%,而消费只占到近35%,这个数据分别为发达国家的一倍和一半。因此,中国国内市场消费不了庞大的生产力,我们只能出口赚取不断贬值的外汇。所以我们看到近年来中国的外汇增长一直大于GDP的增长。但这给了别人口实,逼我们不断升值。{{page}}

  在人民币汇率节节走高的背景下,加之国际商品价格大幅上升,以及通胀等的影响,中国制造业的利润率开始下滑,一些民营企业所受打击尤为突出。

  “我们现在还不能被称为制造业大国。”郎咸平意味深长地说。

  记者手记

  经济学需要独立性

  在连台风都叫“熊”的时候,郎教授来了。他以独立、生动、真诚的演讲赢得了掌声。掌声的背后,是人们对独立研究精神的一种尊重。只要研究结果有着严密的逻辑与数据作支撑,就值得大家去关注。因为,多听听不同的声音,多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更利于我们接近真相。

  法国巴黎大学曾有一教授找出各种论据,得出法国大革命并未发生的结论。持有这样观点的教授竟然也被巴黎大学所包容,让他自由地讲课发表一家之言。近日,巴菲特、罗杰斯、索罗斯等纷纷发表看空美元的提法,美国人只是认真地听着,并没有人因此骂他们为“美奸”。

  然而,当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发表看空股市的看法时,网络上竟有人称之为“汉奸”。这种听不进不同声音的做法是易让人吃苦头的。现在的点位不正和一些经济学家提示风险时的点位相近吗?

  真理并不是靠数量的多少决定的,让我们以强者的心态,像海一样去聆听。

  对话

  在演讲开始前,郎咸平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快人快语,直面问题,并且毫不掩饰对自己观点的欣赏。

  记者:您如何看待房地产的走势?

  郎咸平:目前房地产价格出现了下跌的现象,在宏观调控下,房地产的交易量大幅萎缩,当房地产的交易量大幅萎缩之后,房价变动就很小。我看好北京、上海与深圳的房地产。从长期看,优质的房地产是好资产,我们注意到,很多香港人和台湾人正是通过房产积累财富的。

  记者:为何在罗杰斯等投资家非常看好中国的情况下,A股还是出现了大跌?

  郎咸平:中国A股只是他们资产配置的一部分,其投资重点是在热门商品上。

  记者:中国对美国次贷危机有免疫力吗?

  郎咸平:美国次贷危机对中国影响很大。商品价格的大涨、汇率的变化以及通胀都对于以制造业为主的中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记者:日本丰田在日元升值期间在美国设厂、采购、销售,我们能不能也在外国设厂以避开汇率问题呢?

  郎咸平:中国很多制造型企业处于产业链的低端,并不能像当年日本丰田等企业那样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因此较难。

  记者:制造业中的民营企业应如何转型?

  郎咸平:这很难,市场出的考题太大、太快。

  记者:在与国际资本的角力中,我们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郎咸平:美国商业银行从中国建行上赚取了1300亿。而我们投黑石却亏了很多钱。从这可见一斑。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