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银行博弈央行:曲线放贷一季度不减反增

2008年04月23日 18:57:32 来源:大赢家财富网
字号:T|T

  央行4月11日在其网站上发布了最新金融统计数据。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13326亿元,同比少增891亿元。

  央行就此表示,总体看,一季度货币信贷增幅明显回落,从紧货币政策成效显现。

  不过,中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程漫江就此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根据央行数据,一季度新增外汇贷款为488亿美元,如果加上外币贷款,2008年一季度的金融机构新增贷款实际上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00多亿元人民币。”另外,不排除部分商业银行通过期末暂时减少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等方式突击达到监管要求的可能。

  “商业银行与央行之间的这种游戏使从紧货币政策效果大打折扣,长期而言可能蕴含更大的风险。”程漫江说。

  “回收再贷”成为放贷“妙招”

  央行数据表明,从结构层面来看,今年一季度贷款同比少增主要是因为居民消费贷款同比少增了928亿元。而居民户贷款的收紧主要归因于央行第二套房贷政策。但今年一季度,非金融性公司及其他部门贷款增加10933亿元,同比多增3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同比多增309亿元,中长期贷款同比多增1391亿元,票据融资同比少增1614亿元。

  “这表明银行在紧缩压力下大幅收紧了票据融资资金投放,但继续加大企业中长期贷款投放力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此外,受央行救灾(指年初南方地区遭受的大面积雪灾)指导性政策的影响,短期贷款投放力度也有所加大。从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长仍然强劲的情况来看,固定资产投资需求仍然旺盛。

  业内人士分析,2004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节奏明显发生变化,一季度成为贷款集中投放的高峰。2006年和2007年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占全年新增人民币贷款的比重分别达到39.6%和39.1%。

  央行认为,和过去两年相比,一季度贷款投放过猛的问题已在今年得到有效控制。

  但是,在某商业银行工作的部门负责人金宁(化名)最近还是有些烦,因为行里一个多月前布置的任务让他压力倍增。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春节刚过完的一个上午,他们领导就专门开会布置新的任务,让信贷员们出去跑中间业务了。原因是,他们行全年的贷款任务2月底就已经完成,“大部分都是国家在建项目,固定资产投资。”

  “从企业层面看,企业对贷款需求旺盛,银行的贷款规模难以满足企业的需求,我们就主要通过回收再贷的形式来满足客户,以及通过竞价等方式配置信贷资源。”金宁还告诉记者,尽管贷款额度受到限制,行里还是有一些办法放出贷款,甚至被严控的第二套房贷都可以“经过操作”发放出去。

  紧缩效果被夸大?

  “额度控制有其不可替代的紧缩效应,但是它的效果肯定在一定程度上被夸大了。”程漫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新近发布的央行数据表明,今年一季度人民币新增贷款从去年同期的4417亿元下降为当季的2834亿元,约占2008年全年贷款目标的36%。“数据似乎显示央行不断强调的从紧货币政策正在收到预期的效果。

  “仔细分析今年一季度的贷款结构,我们就会发现一幅商业银行与中央银行之间有趣的博弈画面。”程漫江说,“按照我们的测算,今年一季度人民币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23.54%,高于2007年4季度和2007年同期增长的23.45%和22.60%。数字之后似乎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商业银行主要通过在期末暂时减少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的方法来迎合央行指标控制要求。其中一季度末票据融资减少795亿人民币,占到同比少增贷款891亿元的90%。”

  程漫江说:“今年一季度还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现象,那就是人民币加外币贷款总额增长和人民币贷款增长的差距出现了明显扩大,反映出外币贷款增速异常强劲。

  这一点在金宁那里也能部分得到印证,他表示,他所在的机构一季度对公贷款中的外币贷款比年初增加了近3000万美元。

  程漫江表示:“根据央行数据,一季度新增外汇贷款为488亿美元,同比增长56.92%。如果把一季度的外币贷款与本币贷款结合起来看的话,2008年一季度新增贷款实际比去年同期增加逾2000亿元人民币。”

  外币贷款超乎寻常的增长是一个值得高度重视和认真研究的新课题。“为防范外汇市场的利率风险,今年我们将适度控制外汇贷款规模及限制贷款期限,并按照市场价格逐笔确定外汇贷款价格。”金宁说。

  “需要指出的是,商业银行与央行之间的这种游戏使贷款不减反增,主要源自商业银行逐利本性,这种游戏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是不得已而为之,而对中央银行而言则多少有些无可奈何。”程漫江说。

  警惕从紧货币政策的金融风险

  纵观今年一季度的货币政策,央行在从严控制商业银行贷款的同时也加快了人民币升值的速度。

  “从年初至今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年化达到了接近20%的幅度,可以推测出央行正力图通过加速本币升值来对抗压力日增的国内通货膨胀。”程漫江说,“然而,这种快速升值相对于小幅升值来说,正如人们可以预期的一样,带来了更多的资本流入。相关的数据是: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外汇储备同比增长39.94%至16822亿美元。”

  “根据我们的统计,新增的外汇储备中只有不超过60%的部分可以从贸易顺差等项目中得到解释,余下部分中很大的比例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热钱。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中国与美国等主要发达国家的利率水平出现了倒挂,这些热钱进入中国之后有一部分就以存款的形式存在银行,使得商业银行的存贷比率进一步降低,也使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的总量进一步加大,成为央行控制贷款总量过程中又一个新的难题。”程漫江说。

  她还表示,在目前的经济和货币体制下,央行从紧的货币政策与人民币升值背景下的资本流入这一基本矛盾,使得国内货币政策在对抗通货膨胀过程中具有自身难以克服的局限性,这一局限性将使从紧货币政策的效果在短期内大打折扣,在长期内可能蕴含着更大的金融风险,决策者应该对此保持必要的警醒。

  “实行过于从紧的货币政策的确有待商榷。”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亦有类似担忧,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现有的信贷总量控制已经比较严厉。但对于成本推动型通胀,货币紧缩政策的作用非常有限:一方面紧缩政策不一定会使要素成本降下来,另一方面,中小企业可能会因此出现资金短缺,导致中小企业效益下滑。

  “国企由于有国家补贴,并且大部分是垄断企业,在消化通胀上的作用并不明显。而中小企业才是消化通胀的主要群体。当紧缩政策伤及企业劳动生产率时,成本上升的压力最终可能演化成恶性通货膨胀,最后以需求骤然下降、产能过剩而告终止,期间宏观经济则可能陷入‘滞胀’的泥潭,即通货膨胀上升和经济增长减速并存的局面。”刘煜辉说。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