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电力集团四家换帅:电企亏损考验新高层

2008年04月23日 18:57:32 来源:大赢家财富网
字号:T|T
  中国大唐集团旗下大唐发电(601991.SH)4月1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已通过董事会决议,同意曹景山担任公司总经理,张毅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据大唐发电方面人士称,现年60岁的张毅卸任总经理主要是由于已到退休年龄,管理层需要补充新鲜血液。   
   
  而此次接棒的曹景山原系大唐集团总经理工作部主任,现年46岁,拥有博士学历,并曾在内蒙古元宝山发电厂历练22年,至2003年1月才上调总部。 

  此外,据公开资料,大唐集团公司总经理翟若愚(翟若愚新闻,翟若愚说吧)也超过60岁,同样面临退休问题。 

  事实上,此次大唐集团的高层人事变动已是今年以来中国五大电力集团的第三起高层调整。 

  业内人士称,最近电力行业的人事变动都是正常的换届。除发电集团外,电网系统也将进行管理层调整。 

  而目前电力行业正面临全行业亏损的困局,如何带领电力企业顺利渡过危机,则成为考验电力新帅们的一道难题。 

  在此之前的2008年3月31日,中国国电集团召开领导干部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尔乘宣布了国电集团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任命朱永?为国电集团总经理,李庆奎为国电集团党组书记,免去周大兵国电集团总经理及党组书记职务。 

  事实上,1945年出生的周大兵已是超期服役,此次卸任国电集团总经理之后,根据国企惯例,将在合适的时候召开上市公司国电电力(600795.SH)董事会,就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做出安排。 

  资料显示,接任国电集团一把手的朱永?,1950年出生,拥有从部委到企业的任职经历,曾先后在原水电部,能源部担任处长,后又在龙源电力及国电发展公司担任总经理,及国电集团副总经理。而李庆奎则是1956年出生,从山东地方电力厂调到中纪委任驻电力企业监察官,其后再但任国电集团副总经理。 

  2008年1月1日起,中国电力投资集团(简称中电投)旗下中国电力(2380.HK)董事长也已由王炳华变更为45岁的李小琳。由此,继去年5月,王炳华辞去中电投总经理职务,改由原国家电网第一副总经理陆启洲接任后,王炳华彻底退出了中电投。目前,王炳华的职务是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而华电集团的换帅则在更早一步进行。2006年11月,时年63岁的中国华电集团公司总经理贺恭(贺恭新闻,贺恭说吧)离职,由当时51岁的曹培玺接任职位。 

  至此,五大电力集团有四家已经进行高管调整,而华能集团总经理李小鹏目前为49岁,离退休还有一大段距离。 

  对于发电集团相继更换管理层,能源专家韩晓平认为,在人事调整中新生力量的引入非常必要,对计划经济色彩相对较重的电力企业改革也有推动。目前电力改革的核心问题已经不在发电企业,也不是个别部门所能完全推动的,如果电力企业高层轮换只涉及发电企业,对电力改革的意义并不大,但如果涉及电网企业,可能对电力改革有积极意义。 

  直面亏损考验 

  事实上,目前国内电力行业正值多事之秋,由于煤炭价格上涨等因素,国内电力企业正面临出现大面积亏损的危机。对于这一批新上任的发电企业老总来说,这也许是他们面临的一个最大的挑战。 

  4月17日,华能国际(600011.SH)发布业绩预警公告称,一季度预亏50%。而造成公司业绩下滑的直接原因就是,发电用煤价格大幅上涨。与此同时,由于新投产和新收购的机组,一季度的发电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8.6%。 

  在此之前的4月12日,中电投旗下漳泽电力(000767.SZ)也公告称,预计2008年第一季度公司将首次发生亏损,亏损数额为7100万元左右,其给出的原因也是由于近年来煤炭价格持续大幅上涨,煤电价格联动未及时启动,以及设备利用小时的同比下降。 

  来自两大发电集团的业绩预警信息,似乎已经预示了整个行业的亏损风暴即将袭来。 

  煤炭交易市场的信息显示,2月下旬,山西混优平仓价达到600-610元/吨,山西大混平仓价达到545-550元/吨,与去年12月下旬相比,均上涨了20%以上,而电价并没有提高。 

  中电投人士称,根据电煤采购合同,2008年标准煤单价较2007年将涨40.12元/吨,据此估算,该集团将面临40多亿元的燃料成本增支压力。 

  而大唐集团有关人士也表示,“保守估计,大唐发电因为煤价上涨要多支出60多亿元成本。” 

  国家统计局和中电联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1-2月份,规模以上的4773家电力企业中,有1990家亏损,亏损面达41.69%。 

  而国资委业绩考核局副局长刘南昌近日在接受中国政府网访谈时则称,近年来煤炭价格持续上涨,尤其是电煤价格,涨幅相当大。按照目前的价格趋势,70%以上的国有发电企业将会亏损。 

  面对目前电力的行业状况,电力专家陈望祥对记者表示,“煤电联动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他认为,国家之前一直在全盘考虑提高电价对于宏观经济的影响,但目前在生产资料全面上涨的情况下,过于强调控制电价意义并不是很大。而对于电力企业来说,应该配合国家相关部门理顺发电、电网、煤炭等相关行业的关系,进一步推行电力体制改革,顺利渡过行业危机。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