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金率提升加本币升值 金融业千亿利润缩减

2008年06月04日 09:05:56 来源:上海证券报
字号:T|T

  一些机构正开始关注累计上调所带来的货币乘数的显著下降以及由此带来的问题:未来继续提升准备金率的空间究竟还有多大;货币供应的减速在当前这种复杂的国内外条件下,是否会通过影响实体经济进而给银行体系重新带来坏账压力

  “18%?可能会吧。我们可能会考虑压缩一下票据业务。”昨日,在问及对准备金率继续提高是否有所预计,山东一家城商行信贷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上月20日,央行再度挥起巨斧,把准备金率提高到了16.5%,市场正日益感受到这把斧头的威力。

  流动性相对收紧似乎是一个问题,但银行总还有对策。“削减债券投资比例补充超储率、降低久期,再不行就压缩信贷。”一家股份制银行资金部人士说。不过,资金被更多的强迫配置到低收益率资产上去,银行的赢利计划似乎正在被侵蚀。

  “据我推算,历次上调对银行业的预期利润损失累计已经达到2272亿,如果继续上调,损失还要大。”光大证券研究员李怀定说。在此次上调之后,他立即发表报告强调指出:“准备金率上调的累计效应已开始不容忽视。”

  担忧还不止于此。一些机构正开始关注累计上调所带来的货币乘数的显著下降以及由此带来的问题:未来继续提升准备金率的空间究竟还有多大;货币供应的减速在当前这种复杂的国内外条件下,是否会通过影响实体经济进而给银行体系重新带来坏账压力;外部资金一旦突然撤离是否会冲击银行业乃至金融体系的安全?

  千亿利润缩减

  来自央行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一季末,银行系统的超额准备金率为2%,创下了近三年来的新低。其中以贷存比最高的股份制银行类别为例,其超储率仅为1.3%。银行人士称,这意味着银行未来将不得不通过调减债券投资甚至压缩贷款规模的方式,来进行应对。

  由于当前的一年期贷款利率超过了7%,一年期央票到期收益率超过了4%,法定存款准备金利率为1.89%,超储利率仅为0.99%。如果从其他项下调整资资金放到法定存款准备金账户下,无疑会削减银行业的赢利预期。

  此次上调存款准备率后,多家机构发表报告对其对上市银行的利润影响进行了估计。申银万国强调,相比于去年,银行目前从收益率较低的同业拆借资金调拨至存款准备金的余地已经非常小,可能不得不调整债券或贷款计划。动态测算,存款准备金率从15%上升至18%,对今年的利润负面影响约为5%。

  光大证券李怀定特别强调指出,还必须重视汇兑损失。一位国有大型银行资金部人士昨日向记者证实,各主要全国性银行准备金自去年8月起已被要求用外汇上缴,因人民币升值所造成的汇兑损失也要记在商业银行头上。今年一季度,我国金融机构汇兑净损失为238亿元,亏损比去年同期增加246亿元。

  尽管有观点指出,上述损失只是跟无此调整的预期相比,并非银行业的真实亏损。由此增加的成本也不过是银行业在享有制度性利差的同时,所应尽的一种调控义务。但亦有相反看法认为,这不仅与银行的商业本性不符,更不利于金融市场的发展。

  另一方面,金融市场上尤其是债券市场上,中小金融机构则正在遭遇挤出效应,市场份额明显下降。一个数据是,银行业去年末的平均贷存比已经达到了69.3%,加上上述准备金比率,银行业整体被固化的资金比例超过了85%,用于投资和拆借的资金比例则已不到14%。

  短期流动性危机?

  不仅如此,有分析指出,持续的准备金率提高正在有效的降低货币乘数,并潜伏着流动性形势突然反转时的短期流动性危机。

  相关数据显示,自去年12月提高准备金率之后,货币乘数已由之前的4.32骤降0.35个点至3.97,之后便始终在4左右的低位徘徊。受此影响,M2增速最近已连续两个月低于17%而接近央行期望的16%的增速水平。

  对此,中信建投的一份报告暗示此中可能会蕴涵着风险。因为正是由于基础货币增速保持稳定(自2007年6月以来一直高于30%),货币供应才一直相对稳定。因此一旦今后基础货币增速减缓,货币供应可能会在短期内遭遇供应冲击。

  中国目前的基础货币增速动力主要来自于外汇占款,但后者恰正日益面临短期因素的影响。今年一季的数据显示,贸易顺差与FDI之和占外汇储备增量的比重仅为45%,贡献比重明显下降。由于该两项通常不会出现短期内的显著变化,上述比值变化意味着外汇储备的激增很大程度上源于短期结汇需求和热钱流入等不稳定因素。

  一旦当上述短期因素发生逆转,外汇储备增速便会出现显著下降,进而基础货币投放高速增长的局面也会改变。由于当前货币乘数已经很低,这将随之导致货币供应的下降,界时整个银行体系将会立即感到流动性的紧缩。

 中国银行(601988)一位人士向记者指出,热钱进入中国一为搏人民币升值,二为谋取权益市场的高收益。因此一旦美元反转走强,人民币升值预期改变,资本市场和宏观经济面发生不利变化,这些资金即可能迅速离场,风险值得重视。

  事实上,仅人民币升值因素目前即已出现变数。数据显示,4月底5月初,NDF市场上人民币兑美元一年期汇率报价曾连续下跌,5月7日更创出了自2003年10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从一个中期视角来看,人民币汇率走势逆转时热钱流出的风险显然已不容忽视。

  尽管如此,当下如此之高的准备金率似乎仍未到头。在本次提高之后,多家机构纷纷发表报告指出,准备金率还有进一步提高,而年内或将提至18%-19%。

  一个显见事实是,如果中国不能有效改变顺差、管制热钱的进入,或者将新增外汇储备转移至主权财富基金,由此造成的新增外汇占款投放就不会停止。

  “如果流动性这么一直增加,就很难厘定一个值。在非洲一些国家,法定准备金率甚至到了70%。”中行上述人士向记者指出。不过国泰君安研究员伍永刚并不这样认为,“不会一直提下去,人民币汇率在提高,顺差也在下降,会有一个平衡点。”他说。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