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电荒来袭 电价有望分三次上调

2008年06月14日 09:00:06 来源:华夏时报
字号:T|T

  产煤大省的山西一些电厂因为无力支撑电煤价格高压,正被迫出售。韩国电力已于近日表示,其参与合资的格盟能源拟以人民币11亿元收购山西的14家电厂,其中包括两家燃煤发电厂,此外9家燃煤电厂尚待中国政府审批。

  “低电价岿然不动,一些独立经营的电厂根本无力承担涨疯了的煤价,这些电厂的命运只能是被收购。”五大电力集团一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近日,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委召集电力企业主要负责人召开座谈会,商讨电价一事。根据电力企业的意见,目前电价差额已达5分钱,建议分3次上调电价。

  重点非重点合同煤价相差300余元

  虽然政府5月份出台了加快小煤矿复产的通知,但进入6月份,煤炭价格飙升的势头愈发猛烈,6月10日,秦皇岛煤炭(6000大卡/千克大同优混煤)再创新高,达820元/吨。

  与此同时,记者从电力系统了解到,年初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签署的重点电煤合同,受到市场煤炭价格飙升的影响,部分煤炭企业不断违约提高合同价格。

  “煤炭价格涨疯了,年初费尽千辛万苦签下的电煤供货合同,涨了又涨,许多合同形同作废。除了部分国企大矿的重点电煤合同价格未动外,很大一部分合同价都涨了又涨。”6月12日,五大电力集团一位负责人在山西接听记者电话时不断叹气,他告诉记者,就是在这样的高价下,电力企业还常常买不到煤,近期为找煤他只好不断地往返于山西和北京之间。

  但煤炭企业对此也颇有微辞。中国煤炭市场网市场观察员李朝林说,重点合同和非重点合同的煤炭价格悬殊太大,已经给煤炭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失。

  据记者了解,大同煤业集团公司在秦皇岛港发热量6000大卡以上/千克的优质电煤的重点合同电煤的平仓价是465元/吨左右,可6月1日非重点合同的市场价已经达到780-800元/吨,每吨相差330元左右,重点合同价比市场价低71%左右;河北开滦煤矿在京唐港的非重点合同的市场电煤价格已经达到590元/吨左右,重点煤炭合同的电煤价格只有不足300元/吨,重点与非重点合同的市场煤价格每吨相差达300多元。

  电企电煤成本已逼平现行电价

  尽管部分煤炭企业因合同煤价损失不少,但在市场高煤价下,煤炭企业仍是赚了个盆满钵满。电价受到管制的发电企业却成了直接受害者,因其对高煤价的承受能力几近极限,多家电厂被迫停产,大规模的电荒正步步逼近。

  瑞信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陶冬日前在接受一家财经类媒体记者采访时指出,油价和电价方面的确存在压力,“今年夏天会出现2005年以来最大的一场电荒”,电厂建设速度在明显放缓,为今后更大的电荒埋下隐患。

  “五大电力企业作为国企,在煤价疯涨、电价不动的背景下,不断挑战自我承受能力,但到了6月份,目前煤价造成的电力行业成本价已经和现行电价持平,电力企业的承受能力达到极限了。”五大电力集团一高层表示,目前电力行业已经有多个发电机组因煤炭问题停产。

  据电监会的统计显示,截至6月1日,全国10万千瓦及以上燃煤电厂煤炭库存4384万吨,可用约11天。其中,煤炭库存低于7天警戒线的地区为,河北4.6天、安徽3.1天、湖南3.3天、蒙东6.1天。缺煤停机34台,涉及发电容量652万千瓦。

  而据记者了解,到去年底,一些外资电厂基本上已经全线溃逃,目前一些独立运营的发电厂也面临被收购的命运。

  “在这样的高煤价下,电煤库存不断吃紧,电力企业已经傻了。不管价格如何,能买到煤还能发电就不错,等到企业的本钱吃光了,就是电荒大面积爆发的时候。”上述高层告诉记者,“这个爆发点应该就在6月下旬。”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5月底发布的数据即称,当前五大电力集团整体亏损人民币27亿元。中电联新闻发言人王永干日前更对媒体表示,今年夏季用电高峰期用电缺口或达1000万千瓦。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电力企业全线亏损之际,韩国电力将通过合资企业格盟能源以人民币11亿元收购山西的14家电厂又作何解释呢?

  据介绍,格盟能源是山西引进外资的最大项目,该公司将被建成一家集发电、煤炭、新能源等一体化的能源集团。其自去年12月挂牌成立,已以人民币52亿元收购过14家电厂。除了收购多家电厂,该公司还得到山西省支持,将在山西开发9座煤矿,以保证稳定的煤炭供应。

  “电荒在即,电力企业无力支撑之际,格盟能源可以更容易收购电力企业,而定位于一家综合性能源企业,背靠山西得天独厚的煤炭资源,足以支撑其稳定的煤炭供应。这也是山西省煤电一体化项目的尝试。”李朝林认为。

  低电价姑息高耗能产业结构

  6月12日,中央直属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国电集团宣布:正式成立“国电内蒙古能源有限公司”,以此实施内蒙古东部能源开发,也标志着国内能源企业“煤电一体化”战略实施全面加速,大型电力企业逐步迈向“综合性能源集团”。

  煤电一体化可以解决煤电的深层次矛盾吗?

  一位电力高管告诉记者,煤电矛盾一直被追究为计划电和市场煤的矛盾,认为是体制改革所致。

  “实际上,一个更深层次的因素一直被掩盖,那就是产业结构的问题,中国许多行业的高速发展正是建立在低电价、低煤价和高耗能的基础上。”该人士指出,基于这个原因,煤电一体化只是一个治标的办法,这样虽然回避了煤电矛盾,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产业结构的问题。

  记者从电力行业了解到,在与政府相关部门的座谈中,关于产业结构不合理带给电力企业的致命问题,已为政府熟知,但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政府在提电价的问题上踌躇再三,因为电价的上涨除了给CPI指数带来压力外,还必然严重打击许多靠低电价发展的行业,甚至会置这些行业于破产境地。

  电力专家朱成章也认为,因为用电结构重型化趋势没有改变,钢铁、有色、化工和建材耗电量大的四大行业仍呈快速发展态势,是带动全社会用电量快速增长的主导力量。

  “近年来为了节能减排,清理了耗电工业领域的不合理优惠电价,并实施差别电价,但政府并没有取消一切优惠电价。低电价仍在支撑着高耗能产业的高速发展。”朱成章说。

  上述电力高管表示,中国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并没有被改变,GDP的快速发展仍然靠低价能源、高耗能、高污染来支撑。市场化的煤炭价格不断上涨正反映着这些产业对能源的过度消耗,而这一矛盾积累的结果,最终要在电价受到管制的电力行业爆发。

  “目前电价至少要涨5分钱,才能使得电力企业得以存活,政府预计会分3次将电价逐步上调到位。”这位高管告诉记者。

  但他同时指出,调整电价仍然是治标的办法,理顺产业结构才能治本,但这可能需要中国经济付出不少代价。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