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经营压力骤增 民间资本开始惜贷

2008年06月23日 14:43:14 来源:中国证券网
字号:T|T

  6月初,记者走访浙江多家稍具规模的工厂时,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上百名工人在一眼望不到头的厂房里埋头劳作。精美的箱包、皮衣、打火机、皮鞋……在这样一双双巧手下诞生。这些工厂就像他们的工人一样,年轻、充满生机。

  在杭州,李老板就是拥有这样一个箱包生产工厂的企业主。尽管他认为在目前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增加、出口退税减少、人民币升值的大背景下,浙江两成左右的箱包生产厂已经或即将倒闭,但包括自己工厂在内的众多上规模的生产企业,还是能够依靠产品特色、成本优势等渡过难关。“人民币升值到6我都可以应付。”李老板很乐观。

  浙江民营经济的生命力看似依旧旺盛,但现在有一个现象引起了李老板的警觉。“去年下半年到现在,至少有9个人来问我借过钱,借款规模在一、两百万元左右,年息在15-20%之间,最高的甚至开到100%。”李老板介绍。

  借道民间、高成本融资的现象,究竟发出怎样的信号?企业为什么不去找银行,而是不顾越滚越高的利率,寻求民间借贷的解决之道?

  记者调查发现,资金链已经越绷越紧的大量浙江民营企业,不仅难以获得银行信贷的支持,连民间借贷的路也越走越窄。

  泰普森休闲用品公司是全国最大的户外用品生产商之一。该公司副总经理赖晓烜说,“浙江是民间资本充裕和集聚银行业金融机构数量最多的省份之一,而目前这里大量民营企业却苦于借不到钱。这一方面反映了人们对经济前景的看法,是市场信心发生变化的指标,同时也暴露了我国金融体制无法有效沟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资金需求的痼疾。”

  难解资金饥渴的银行信贷

  据央行温州中心支行介绍,今年一季度,温州市人民币贷款余额2855.9亿元,比年初增加134.73亿元,同比增长18.3%,比去年第四季度明显回升。贷款增速分别高于全省和全国平均水平1个和3.3个百分点。而且后三个季度的信贷增量也将好于去年。

  但在这一数字的背后,不同规模的企业体验到的是“两重天”。从记者走访的包括箱包、皮具、皮衣、打火机等行业在内的各类生产企业看,由于这些企业员工一般有600人以上,对成本的控制和议价能力都比较到位,加之良好的信用记录,这些企业均未明显感到资金紧张或者贷不到款。央行温州中心支行的报告印证了上述情况。该报告指出,在温州,大多数企业的正常生产资金需求能够满足,尤其是那些规模大、生产经营效益好、信用等级高的优质企业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最多只是心理层面预期资金偏紧。

  但是部分中小企业就没有这么幸运。它们普遍面临融资环境趋紧、资金较为紧张的局面,即使手中有地产、房产等抵押物,银行也提出了严格的要求。

  奔波寻求银行贷款的一位温州人感叹道:“现在银行对贷款抵押物的要求很挑剔,不但嫌我房子老,还嫌我房子地段不好。”在贷款政策收紧之前,各家银行对抵押物的要求并不算高,一般只要是具有合法产权的商业用房、写字楼、标准厂房、住宅,甚至是老一点的房子都能当作申请个人贷款的抵押物,但如今随着银行放贷政策越来越紧,能做抵押物的房产范围也越来越小了。比如,拿住宅作抵押,温州银行一般均要求住宅面积在60平方米以上、房龄在20年之内、评估价要在50万元以上。

  央行的报告曾指出,在民营经济发达的乐清、瑞安,贷款出现明显回落。3月末贷款余额比年初仅增加10.88亿元和17.04亿元,同比分别少增25.4亿元和11.65亿元,增量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

  此外,针对小个体户的“个人生产经营性贷款”,比年初净减少1.93亿元,而去年同期是增加39.34亿元。

  央行报告还表示,从贷款期限看,短期贷款压缩较多,一季度短期贷款同比少增98.36亿元,增量占比73.3%,同比下降21.4%。央行认为,短期贷款压缩的原因,在于温州短贷长用现象突出,短期贷款占比一向较高,在贷款紧缩、规模控制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在资金摆布上有意识向中长期贷款倾斜。

  民间融资风险逐步增加

  “没有民间金融就没有温州的民营企业。”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

  在浙江,熟识的企业主之间、亲朋好友之间拆借资金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种常见的情况有了不常见的迹象。

  泰普森休闲用品公司在为趴在账上的2亿现金犯愁。而同在杭州,与泰普森几十公里之隔的某皮衣生产企业,在为收不回的200万元资金与借款人打官司……

  来自义乌法院的数据显示,去年义乌民间借贷引发的涉讼金额为8亿元左右,而今年一个季度就已经达到了这个规模。

  与此同时,一向喜欢投资的温州人今年以来选择了“现金为王”。据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统计,截至3月末,温州居民储蓄存款余额1884.72亿元,比年初增加246.7亿元,占存款增量的73.8%。2007年温州居民储蓄增量仅占29%。随着股市和楼市低迷,居民投资意愿大幅下降,存款稳定性好转。以温州为例,一季度末,储蓄存款中的定期存款增量高达168.7亿元,占储蓄存款增量的68.4%,同比增加30.1个百分点。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介绍,温州的民间资本高达6000亿左右,但与此同时,今年以来很多温州民营生产企业苦于贷款无门。

  正是由于企业和个人的“惜贷”,民间利率飞涨,蕴藏着更高的民间信贷风险。一家典当行的负责人表示,这个时候,那些还敢以100%利率借钱的人,胆子实在太大了。在制造业企业面临诸多压力和内外调整而利润萎缩的情况下,那些承诺以这个利率借钱的人,靠正常的生产经营,什么时候能还得上呢?

  目前,无论是借贷者还是专业借贷公司,其选择的范围都更加缩小。

  在余杭从事皮具生产的刘老板告诉记者,甚至有上市公司来问他借钱。“是家房地产企业,说付给我的年息是36%。几百万的借款,又是上市公司,我觉得风险可控就借给他们了。”

  在杭州,典当行的利率也已经达到了月息20-30%。。记者走访的一家典当行明确表示,“在当前风险已经积累较高的情况下,不参与大规模融资。”

  据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监测,今年5月份反映社会资金供求关系的温州民间利率超过月息12%。,是2003年有监测数据以来的历史最高纪录。“我觉得这是个非常保守的数字。”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

  一位银行人士分析,民间信贷难以自发满足广大中小企业的融资,是由于其本身的特性决定的。由于民间信贷没有结算网络,当企业或个人的资金需要和外地交流的时候,民间信贷是无能为力的。其次,当多个企业需要大笔融资的时候,民间信贷也是无力承担的。此外,民间借贷得不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因此,民间借贷注定不能成为社会信贷的主流。

  不过在浙江,此前民间借贷至少能够部分代偿银行信贷收紧所造成的资金紧缺。而目前看来,民间借贷也逐步失效,难以满足企业的融资需求。与银行借贷相比,本来就是企业融资支流的民间信贷,现在要承担起主航道的责任,势必为其力所不能。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一些出租厂房、出让用地的广告。

  “出租:制鞋标准厂房1500平方米,可提供外贸生产订单(代品牌鞋加工者优先)

  转让:桐乡工业用地

  出让:杭州余杭区土地,本公司因业务方向改变,今出让杭州余杭区部分厂房2万平方米和80亩可建土地,位于上塘高架北到底……

  转让:德清县新市镇西侧标准厂房及生活用房1万平方米,土地27亩,三证齐全等急转让……”

  这是6月14日刊登在温州某媒体上的几则小广告。事实上,这样卖厂套现的信息在温州的媒体上屡见不鲜,还有大量房地产在售卖广告上标着大大的“急”字……

  浙江大虎打火机公司工人正在抽检产品。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