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两个纺织基地大部分纺织企业零利润

2008年06月30日 09:26:09 来源:中国证券网-上
字号:T|T
  在人民币升值、原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上升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下,长三角大部分纺织企业已处于“零利润”状态 资料图

 

  最近,做了20年纺织生意的沈玉林终于下定决心,卖掉位于江苏省吴江市桃源镇南和工业园区的纺织工厂,只留下贸易公司自己经营。“虽然贸易公司的利润也在下降,但是目前手上有单,有客户,利用积累的资源,似乎还可以维持生计。”沈玉林有些无奈。

  “我也想卖掉,行情不好谁要?一台机器买来七八万元,做了几年,卖七八千元也未必有人要,贷款都不够还,即使停产各项成本也都得付。” 吴江市平望镇一位小型纺织厂的陈姓老板则叹气道。

  在绍兴县平水镇,美琦提花纺织厂老板余美琦正在为这个月要不要接单犹豫。“进退两难,上个月了接了一笔3.5万米的生产订单,这个月原料涨价,加上房租税收等,等于白忙活,甚至亏本,但不接单子就只能放假了。”她说,镇上有40多家纺织企业,绝大部分情况都差不多,有的已经放假2个月了,工人领300元的生活费,而大部分都只开一部分的机器,勉强维持着。

  吴江市与绍兴县年产纺织面料均达100余亿米,都是中国最大的纺织基地之一。记者在两地调查发现,在人民币升值、原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上升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下,大部分纺织企业已经处于“零利润”状态,甚至已经有一些企业以卖掉工厂或者机器等方式求得生存。

  ⊙本报记者 陈刚 吴芳兰

  部分企业断臂求生

  “现在是被逼着要停产,没有办法了,但是停产也不行,银行要来找我,工人工资也得发,每天都在亏!”平望镇的陈老板一个劲地对记者唠叨,他说,他这个拥有200多台机器、年产值3000多万的工厂每天都在减少开工的数量,而每天还都要亏损四五千元。“主要是银行利息和税收。这些是固定的!”

  “库存多,贷款生产出来的东西要么便宜给人家,要么欠出去,最后能不能收到钱也没有数。已经有好多应收款收不回来,银行一边催款,一边还说要掐掉贷款,如果那样,肯定要死掉了。现在没有办法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撑一天算一天!”他说。

  面对这样的情况,一些当地的私营企业主开始寻求脱身的渠道。

  卖掉工厂的沈玉林算了一笔账:贸易公司去掉税金、工资、银行利息,大约有3%-4%的利润。而生产工厂则几乎没有利润,并且已经开始要亏了!因为哪怕是出现一点点质量问题,造成损耗,他就得贴钱。

  这仅是计算能否盈利的问题,生产能否延续也是个大问题。“资金都变成了库存,最后肯定是还不起银行的贷款。撑不下去了!“沈玉林说,由于没钱买原料、没钱付应付款,他认识的一些小老板,“已经跑掉了”。

  在有“中国稠都”之称的吴江市盛泽镇的南环路上,“江苏世佳纺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的门卫师傅告诉记者,这里已经不再是织造工厂,老板在另一处新建的厂房也暂时闲置下来,不再投入织造生产。该公司副总经理汪勇说,因为生产环节已经赚不到钱,他只好忍痛割爱,把机器给卖了。与沈玉林一样,他们现在也主要做外贸。“说白了,做贸易可以占用工厂的货款,卖出去以后再付钱。”汪勇说,这也说明织造工厂的压力是最大的。

  “3年前投入700万元买了96台织机,加上400万元的流动资金,总计投入是1100万元,总体算下来,每年赚个150万元,3年就是450万元,看上去还不错,但是卖掉时,织机只卖了300万元,全部算下来,三年投入1100万元只赚了50万元,还不如存在银行吃利息呢!” 汪勇告诉记者。

  “很多人是以不合理的方式计算利润的,都只算直接成本,厂房、机器这些一次性的投入都没算,平均下来,以前毛利有15%,感觉还不错,现在毛利只有10%了,如果算上折旧,几乎没有人赚钱。”汪勇的公司每年的销售额约5000万元,他说在盛泽的3000多家纺织企业中,有1/3左右处于这一规模。

  而对于那位陈姓老板来说,汪勇能够以半价把机器卖出去,已经相当幸运了。该陈姓老板甚至悲观地表示,按照目前的情况,象他这样类型的工厂,起码要停掉一半。

  “从未见过的冷清”

  位于浙江绍兴柯桥镇万商路的中国轻纺城,是亚洲乃至世界最大的纺织品集散中心,2007年市场成交额达300多亿元。

  如今,新老市场都很冷清,等待活儿的板车师傅一排排地躺在车上睡觉,一些铺面的老板们聚在一起打扑克,还有一些铺面干脆留下联系方式,关上大门。

  临街一家拥有40余平方米铺面的陈姓商户说,自己还是在一周前接了一笔2000米的蕾丝布料生意,客户选中的布料价格只肯出4.5元/米,而几年前还可以卖到13元/米左右。“现在每米差不多只能赚一两毛钱,最多三四毛,更可怕的是现在没有客人,连这样的单子都很难接。”另一位布料商则说,用“跳水价”、“跳楼价”来形容几年以来的布料价格走向一点都不为过。

  一位市场内人士透露,现在每匹布都会少个三两米,赚头就在这里,这已经是市场里的公开秘密了,“最近染化料每吨上涨1300元,此外人工、电油等都在涨,但布料根本提不了价,因此大家也都能理解。”这位人士说。

  来自上海黄浦区路清布行的负责人林小勇是为数不多的客户之一,从1994年就开始做布料生意的他说,现在是自己遇到的最坏行情。他需要采购一批职业装所需的毛料布,最后选择了自己的老客户,谈定每米采购价19元,“我也知道,他基本上也没什么赚头了,但我们也很难”。

  “以前开厂跟开印钞机差不多,现在原料采购价以及每一个生产环节所需的费用,大家都一清二楚,因为布料的价格基本上是透明的,而且工厂很多,你不做自然有人做。”林小勇说,“不仅工厂和市场经营户的日子难过,做服装的日子也难过。”

  市场旁,一位来自河南信阳的人力三轮车师傅也抱怨说:“现在客人都不来了,害得我们也没生意。”他说,自己在市场附近拉车已经近十年了,还从未见到市场这么冷清,“以前人都走不通”。

  在全国著名的盛泽东方丝绸市场 ,依然可以看到车水马龙的景象,但已经可以看到一些铺面关门转让,记者拨通一家转让店铺的店主的电话,他说由于生意不多,应收款又收不回来,只好将门面给转让了,现有的生意完全靠老关系。在众多纺织品小店,光顾的人并不多,而不论中小企业还是规模型企业,几乎都存在积压库存的情况,大多商户都表示,现在生意难做多了。

  大多数企业苦苦支撑

  记者见到40多岁的姚玉平时,他正在电话里跟要钱的供应商打招呼:“家里面货都放不下了,外面的应收款又收不回来!等到8月份吧!”。他苦笑着对记者说:“如果你下个月再来,很多中小企业可能都关门了!我们几个朋友聊一聊,可能到这个月底就得部分停产!”

  用姚玉平自己的话说,他家从老祖宗开始就在盛泽做纺织,他小时候就看到老奶奶用手摇织机织布,后来,他在盛泽镇北拥有了一家自己的织造工厂,每年产值有三四千万元,在他所在的小村里,有好几十家这样的小型纺织企业。

  “100%的流动资金,甚至还有一些企业连部分固定资产都是靠银行,纺织业收益逐年降低,银行利息和税收两部分几乎占了一半的毛利!”姚玉平说,他的工厂正面临销量下降、成本上升的两难境地,“生产出来的产品,与同期的销售相比,只能卖出去两到三成,积压了大批库存。”

  绍兴美琦提花纺织厂的老板余美琦,也不愿意放弃自己辛苦经营了近十年的生意,她已经拥有32台纺织机器,30多名工人,每月产能为五六万米,“只能尽量压缩产能,开一部分机器,养一部分工人,有时候亏本也要做。”但她同样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我们本来是想,现在亏一点,让工厂维持着,以后行情好了还能找到工人来做,如果停下来,以后就找不到人了!”余美琦说,接下订单,先期投入需要自己承担,布织好了以后两个月才能收回货款,如果有一点问题还将被退回,压力越来越大。

  “目前,大多织造企业的毛利不超过10%,算上现金成本,净利只有5%不到。”汪勇介绍,最严重的还有人民币升值的影响,“上半年我们测算过,做信用证三个月后付款,而在这3个月生产过程中,人民币升值幅度就达到了2%,这就意味着,我们的财务成本平均增加2%左右!”汪勇说。

  吴江市纺织协会秘书长蔡艳华说,现在大多数企业都在苦苦支撑。“长单是大企业的命脉,现在好企业也是不敢接长单,在电价、染化料价格猛涨,以及人民币升值的过程中,接长单子就意味着亏本!而短单子利润也很薄!企业压力很大!” 她说。

  在盛泽和绍兴,最终做成品的纺织企业很少,大多是化纤类的织造企业,这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