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增长机制怀胎八月 涨薪推高CPI成隐忧

2008年07月10日 14:32:29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王新磊 杨卓卿
字号:T|T

  河北企业主宋明亮常常自言自语:“把人民币换成黄金保值。”自2007年下半年CPI连续高企之后,生意人的精明劲儿把宋明亮折磨得直说梦话,日甚一日。

  通货膨胀的压力把人们变成了惊弓之鸟。一切与之相关的字眼,都会让人们变得异常敏感。

  最近,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牵头,国家发改委、国资委、统计局和全国总工会共同参与制定,目前还在讨论阶段的《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的建议》(以下简称《工资增长机制》),因为主张通过集体协商涨工资,并将工资增长和物价挂钩,从而引起了通货膨胀语境下的争议。

  这一文件从去年10月开始讨论。

  支持涨工资者认为,这是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反对者认为,工资普涨,将会进一步推高物价,并使工资和物价螺旋式上升,造成更大的通货膨胀。

  工资涨还是不涨?这是一个被CPI搞得越来越复杂的问题。

  河北涨薪样板

  大规模涨工资潜力最大的是河北。

  “目前,已有50%的企业建立了工资集体协商制度。”7月3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河北省总工会集体合同部副部长刘明伟感觉责任重大。CPI高企之下,“企业发展,不能以降低工人工资来维持企业的增长”。

  2007年9月21日,《河北省企业职工工资集体协商条例》获得通过,河北省成为全国首个为工资集体协商立法的省份。

  2008年开始,河北金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员工通过工资集体协商方式,实现了工资的增长。河北私营企业保定华月胶带有限公司的员工也通过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实现了工资的普涨。

  “金源化工每人每月平均增长270元。这其中,130元是基本工资,人人有份;另外的140元为浮动,与员工绩效挂钩。”石家庄市总工会集体合同部副部长王彦伟说,这也成为河北推行工资集体协商的样本。

  目前,河北省绝大多数行业工资水平低于全国同行业平均水平。推进集体协商涨工资,也成为一件重大的民生问题。河北省政府部门也通过强有力的行政手段推动企业员工工资的增长。

  强调民生问题的河北,似乎并没有考虑大规模涨工资会带来什么影响,所以,他们通过各种方式保障“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的推进。

  5月初,河北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研究起草了进一步提高企业职工工资的具体措施,包括将企业职工工资增长率纳入各级政府责任目标考核体系,提高工资指导线等内容。并且明确提出,将工资指导线下线由4.5%提高到8%,中线由14.5%提高到20%,上线适当放开,同时增加工资指导线的刚性约束。

  河北领先,其他省市也不甘落后。天津、北京、山西、江苏、吉林等省市都在快步跟进。

  据了解,山西柳林县开展工资集体协商,职工工资增长22%,天津工资集体协商制度覆盖14.7万农民工。仅杭州市,就已签订10925份“工资集体协商的要约”。

  除此之外,工资指导线普涨已是不争的事实。

  6月10日,北京市劳动保障局发布了该市2008年企业工资指导线,首次把往年企业工资指导线的下线从“零增长或负增长”,改为“增长3.5%”,即建议在京企业至少为员工涨工资3.5%。

  与此同时,河北、上海、河南公布的工资指导线都不同程度地增长,大幅度提高下线就是为了应对物价水平的攀升。

  大规模的涨薪潮蓄势待发。即将出台的《工资增长机制》会推进物价上涨、加剧通货膨胀吗?

  被CPI挟持的工资

  “这个文件并非针对CPI上涨。”

  7月3日,中国劳动关系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解释说,《工资增长机制》在CPI上涨之前就已经提出,主要是解决“一般职工的工资增长速度,比企业效益的增长速度有些偏低偏慢的问题”,目的就是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工资增长机制》也考虑到了物价上涨,但主要考虑理顺工资关系等因素来建立这样一个机制。”苏海南强调,《工资增长机制》并不包括工资增长与物价“硬性挂钩”的机制。

  苏海南认为,“我们的通货膨胀是由于食品价格上涨、石油燃油价格上涨等原因,属于外部输入型,主要影响的是低收入者的生活。我们是要保证和解决的是劳动者的实际收入不下降,而且在这个基础上,要逐步提高低端岗位劳动者劳动报酬在投资报酬中的比重”。

  但是,自2007年下半年至今,CPI持续高企,并连创新高,此情此景之下,《工资增长机制》的风吹草动,都极有可能形成“蝴蝶效应”,最终使工资和物价追逐走高。

  《华夏时报》记者在石家庄了解到,当地菜价随行就市反应很快,就连双休日的菜价都能适时地涨上两三毛。在北京,这种效应就更加明显,双休日的菜价甚至可以涨上五毛钱。

  这些现象,并非偶然。苏海南认为,《工资增长机制》并非针对CPI的文件,却不能忽视其对CPI的影响。

  民企两头受罪

  “资金链紧张、竞争激烈、煤电油原材料都在涨,不把成本向产品传递,怎么活啊!”石家庄市某生产型企业主宋明亮搔着头说,“这年月老板是给员工打工。”

  恰如宋明亮所说,目前企业生存的环境已经步入“严冬”。这并不仅是一个人的情绪,企业都面临同样的大环境。

  “由于市场竞争压力巨大,部门人员调整已经出台,原来有13个人,调整后只剩下5个人。”中兴电子子公司某部门经理于斌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企业通过变更工作人员工作岗位,迫使员工主动离职,实现裁员。

  “私营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竞争性领域的企业将是工资增长机制推广的重点,主要针对解决一般行业职工,一线生产工人的问题。”苏海南说。

  现实却不容乐观。7月2日,银监会有关人士透露,银监会近期正组织五六个工作组奔赴江苏、浙江、山东三地调研小企业的生存状态。调研的主要内容包括小企业在信贷紧缩、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的发展情况,以及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和融资难度。

  3月22日,国家统计局局长谢伏瞻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08年会”发言中就指出,要调整理顺务工和务农收入的比价关系,加大对农业的补贴力度,防止务工收入的过快上涨,导致价格与工资的螺旋式上升加剧劳动力成本所推动的通胀压力。

  在一片骂声中,也有理性的观点看到谢伏瞻的良苦用心:为追求“工资跑赢CPI”而过分增长工资,可能导致适得其反的效果,导致收入与物价螺旋式上升。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